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國民阿嬤陳淑芳的藝界人生:台語片時代的最佳女主角

「欽定」的中國金融副省長,是老虎還是羔羊?

近期中共當局增派「金融副省長」,是為了強化金融管理效率,還是官場面子工程? 圖/路透社
近期中共當局增派「金融副省長」,是為了強化金融管理效率,還是官場面子工程? 圖/路透社

中國經濟下行,形勢嚴峻,許多棘手問題來自地方債務以及地方治理失衡,為強化金融管理效率、防杜風險,近期中共當局增派「金融副省長」,累計約達全國半數省份。雖然中國許多官式分析樂觀其成,咸認將是省級「標準配備」,然而此職務迄今流動性高,歷練功能高於實質成效,恐將淪為官場面子工程。

中國媒體《21世紀經濟報導》指出,中國31個省級行政區,目前有15位金融副省長。包括北京、上海、天津、重慶4個直轄市,也都擁有金融副市長。

增強黨領導金融工作能力?

所謂金融副省長並非新鮮事,早在2012至2017年,中國已有過三位金融副省長。2017年7月,中國第5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大會主旨為「增強黨領導金融工作能力」,習近平並且指示要「大力培養、選拔、使用政治過硬、作風優良、業務精通的金融人才,特別是要注意培養金融高端人才。」這是習近平對中國金融人事主題罕見的明確指示。

此後,金融副省長彷彿成了一場習近平「欽定」的政治動員秀,比方現任15位金融副省長,有13位是在2017年這次中國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之後調任的,2018年1月派任了3位「金融副省長」,2019年至第3季派任了6位金融副省長,其中9月最後一週更像在衝業績,派任了4位。

這群金融副省長的普遍樣貌是專業青壯派高管,年約四、五十歲,學經歷漂亮,多專攻經濟、金融、財務、管理等領域,在大型銀行、證監會系統等金融專業工作二、三十年,雖然欠缺地方行政資歷與人脈,卻被期盼能挹注金融資源與專業。

中共當局為什麼此時此刻擴編金融副省長?又是為了解決什麼問題?

縱然中國經濟下行由來已久,然而美中貿易戰以及中國本身政經因素,導致近兩年經濟跌勢加劇,已經是中共當局公開承認並且急於對付的重大問題,因此以欽定金融副省長空降地方,期以發揮政治宣示,以及安定金融秩序、統籌金融政務之效。

但是,經濟問題原本就是地方政務重中之重,難道說既有的省級幹部都在喝茶睡覺?金融副省長到底是不是疊床架屋?能不能融入地方政務?因執行時程尚短,並無改革之效,加上目前15個金融副省長職務,之前有13位人事異動,多已回鍋金融市場,令人質疑這幾年來所謂金融副省長到底做了些什麼事?更令人質疑所謂金融副省長是不是另一種迎合「習思想」的面子工程?

至於金融副省長應該要解決的天大問題,可謂鋪天蓋地,管理與預防地方金融風險,自是金融副省長的執政要務,可是這種結構性問題何其沈重,豈是隨時過水的金融副省長能夠解決?

中國目前面臨龐大的金融危機。 圖/路透社
中國目前面臨龐大的金融危機。 圖/路透社

無能解決結構性問題

中國目前的龐大金融危機,盤根錯節,治絲益棼,原因相當複雜。簡而言之,主要原因之一,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中共當局以4兆人民幣刺激經濟,加上放貸草率而高額的地方融資平台,像財神爺受到暴發戶般的官商群起歡迎,導致各種公私營融資平台隨之劇增,五花八門的影子銀行也如蔓草叢生。

此外,欠缺新聞媒體、獨立司法與公民監督制衡的地方政府,以及國企巨獸甚至大學院校,還熱衷成為股東,P2P等欠缺信用管制的雜牌金融科技風起雲湧,金融亂象紛呈,全民競相拜金,迅速捲入淘金的狂歡、盲目的發達,甚至勃發的民族自豪亂流當中,卻是深陷金融流沙而不自知。

再則,中共當局追趕GDP以符合各級KPI之錯誤政策,以及欠缺制衡的極權政治文化,掌握了地方政府福利與官員升遷發達之命脈,於是地方官商團伙汲汲於圈地、圈錢、炒房、搞基建,無數鬼城與白象工程如龐然巨獸從地平線昂然崛起,卻毫無用武之地,近年中共當局面臨龐大債務危機,了解到嚴重性,不斷強調要「去槓桿」,卻發現問題已經大到危及政黨與政權之存續,深陷兩難困境。

中國目前表面上是遭遇經濟難關,實際上是政治難關。把政治問題當作經濟問題來治理,是中共當局目前因應空前危機最大的盲點,而「千錯萬錯絕對不會是黨的錯,更不會是習近平的錯」,迅速成為不容挑戰的定律,恐怕更是致命的未爆彈。

中國面臨自上而下的結構崩解與系統危機,在這種政經體系下,改革開放不如30年前,國進民退越大越強,全面封殺新聞自由與獨立司法,對維權律師與公民團體毫不留情。

縱使全中國任命了31個高富帥白富美、又專業又體面、又忠誠又閃亮的「金融副省長」,就好像在墮落樂園裏頭裝設了31隻華麗的旋轉木馬,圍繞著黨軸心原地轉圈圈,隨時來來去去,除了逗趣,發揮不了什麼作用。萬一搞得習與黨不愉快,也難保不會淪為代罪羔羊。

把政治問題當作經濟問題來治理,是中共當局目前因應空前危機最大的盲點。 圖/法新社
把政治問題當作經濟問題來治理,是中共當局目前因應空前危機最大的盲點。 圖/法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