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扯習近平後腿?一帶一路國企爆雷,歐盟商會高度警惕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出訪緬甸,圖為習近平與翁山蘇姬合影。 圖/路透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日前出訪緬甸,圖為習近平與翁山蘇姬合影。 圖/路透社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1月17日出訪緬甸,試圖重啟兩國「一帶一路」基礎建設合作計畫,並藉此強化中國在西部的地緣政治戰略地位。

緬甸因為涉及滅絕穆斯林少數民族羅興亞人,遭受西方國家抨擊與孤立;中共當前則困於棘手的內憂外患,此刻習近平訪問緬甸,頗有相互取暖意味。此行也意味著習近平再度加強宣傳一帶一路計畫,試圖緩和國際輿論的疑慮與警惕。

一帶一路計畫重要國企違約

然而在此同時,中國卻連續發生一帶一路相關大型企業爆雷事件,加上位於北京的中國歐盟商會(European Unio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China)發布報告,抨擊一帶一路獨厚中國企業,這些事件彷彿在習近平為一帶一路出差之際,猛扯後腿。

深度涉足一帶一路計畫的國企「安徽省外經建設集團」(簡稱:安徽外經建設)近期爆雷,發生5億元(人民幣,下同)中期票據利息違約,這是安徽外經建設自從2019年7月份以來第五次違約,累計違約本金約達60億元。

安徽外經建設業務包括營建工程、礦產開發、房地產、連鎖酒店、連鎖超市,設有14家海外子公司,橫跨歐亞非各洲、加勒比海以及太平洋區域,2011年營業額曾經名列全球前225名承包商。然而從其高調的官網可以發現,其企業要聞停留在2019年3月,已經快一年沒有更新。

1月16日,上海當局發布通知,指稱未收到安徽外經建設的中期票據「18皖經建MTN001」的付息資金。該票據發行總額為5億元,票面利率為7.3%。對此,安徽外經建設公開表示,發生債務違約主要來自「資金問題」。

成立於1992年的安徽外經建設,長期參與中共「援助」非洲計畫。2013年中共啟動一帶一路計畫,安徽外經建設順勢成為中共投資開發非洲的最主要企業。過去20多年來,安徽外經建設每年向海外輸出價值數十億元的物資設備。

從2019年7月開始,安徽外經建設陸續有五件中期票據與公司債違約,本金超過62億元。安徽外經建設最近一次違約為去年12月24日,距今僅不到一個月,違約金額近4億元。

中國2019年大量企業違約,約有九成來自民企,但是國企違約數量創下歷史新高,至少十家國企發生債券違約,其中有八家國企違約集中爆發於2019下半年。

除了安徽外經建設,另一家大量投資一帶一路,並已深陷鉅額債務的企業是「中國民生投資集團」(簡稱:中民投)。中民投成立於2014年,當初成立主要目的就是響應習近平倡議的一帶一路計畫,屢被官媒吹捧為「中國版摩根士丹利」,以期媲美國際知名的投資銀行,風光一時。

然而,今日的中民投有如過街巨鼠,債務違約連環爆,中民投迅速隕落的原因之一,為中共當局借給非洲、亞洲、拉丁美洲國家等一帶一路沿線基礎建設約達3千億美元鉅款,高達37%無法收回本金,導致負債3千億人民幣,並有高達5億美元的境外債券違約,中民投當不成「中國版摩根士丹利」,反而衝擊國際金融市場。

據悉,安徽外經建設與中民投兩家大型企業,對外都刻意模糊中共國企背景,其中中民投係由中共「全國工商聯」邀集59家民企出資成立。

而在安徽外經建設背後,安徽省國資委旗下的國有資本運營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持有9.72%股權,最大股東曾任安徽省建設廳副廳長和對外經濟聯絡處副廳長,現任中國國際經濟合作協會常務理事、安徽省國際商會副會長。

圖為2009年,中國安徽外經建設集團公司承建的哥斯達黎加國家體育場。 圖/中新社
圖為2009年,中國安徽外經建設集團公司承建的哥斯達黎加國家體育場。 圖/中新社

中國歐盟商會再度示警

1月16日,代表1700家歐洲企業的中國歐盟商會則指出,歐洲企業想參與中共一帶一路計畫相當不易,兩大阻礙來自於「資訊不足」以及「不透明」。歐企在一帶一路商機上,只能「撿麵包屑」。

《法新社》曾經報導,一帶一路計畫橫跨全球多國,串連各地的港口、鐵路、公路、工業區、貿易區、基礎建設,架構全球網路系統,有如中共式的全球化計畫。但是政策不透明,而且讓貧窮國家背負巨債,多國危機浮現,已經招致國際社會高度警惕。

中國歐盟商會發布研究報告指出,接受調查的132家企業中,只有20家曾經投標一帶一路計畫,而這些公司中,只有10%是從公開資訊中取得投標消息,等於只有兩三家。中國歐盟商會報告指出,基本上大多數企業是「經過篩選」才得以參與投標。

中國歐盟商會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強調,從調查結果可見,一帶一路所帶來的收益微不足道,歐洲企業往往只能扮演小部分利基角色,意即這些商機剛好沒有中國企業可以提供。

中國歐盟商會對於中共當局的因應措施似乎欠缺信心,建議歐盟應該優先考慮改善歐亞之間更有效率的聯繫管道,包括交通、網路、基礎建設等等,並且提升環境與勞工待遇標準,以做為一帶一路計畫的替代方案。

多年以來,中共一帶一路計畫不僅對國際市場針對公開透明與公平競爭的呼籲置若罔聞,加上頻傳參與國深陷債務陷阱,導致國際信心危機,如今連積極參與一帶一路的中國大型國企都自身難保,連續爆發債務違約,一帶一路若是淪為金融風險黑洞,恐怕不足為奇。

圖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媒體代表,在上海臨港自貿試驗區參觀黑燈工廠。 圖/中新社
圖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媒體代表,在上海臨港自貿試驗區參觀黑燈工廠。 圖/中新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