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工程延宕、債務陷阱夾擊,疫情下「一帶一路」參與國的雙重危機

疫情衝擊之下,「一帶一路」許多重要計畫受阻。圖為連接中國與德國、途經諸多一帶一路...
疫情衝擊之下,「一帶一路」許多重要計畫受阻。圖為連接中國與德國、途經諸多一帶一路參與國的「中歐班列」達州站。 圖/路透社

肺炎大流行衝擊全球經濟,在爆發疫情的中國,情況更如雪上加霜。大規模停工、復工不穩定、暫停人員交通等現實,使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高調推動的「一帶一路」許多重要計畫受阻,參與國面對趕工與還債雙重壓力,苦不堪言。

2月中旬《美國之音》曾經報導,巴基斯坦造價約達620億美元的「中巴經濟走廊」工程,因疫情延誤;孟加拉造價11億美元的博多河大橋工程停滯;造價60億美元的印尼雅加達至萬隆140公里高鐵、斯里蘭卡可倫坡港都因為中國員工無法返工等因素停滯。此外,柬埔寨的西港經濟特區,以及緬甸、馬來西亞的多項一帶一路相關工程皆受阻。

工程受疫情影響延宕

當時美國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的「重繫亞洲專案」(Reconnecting Asia Project)研究員希爾曼(Jonathan Hillman)向《美國之音》表示,中國工人因疫情無法返工,凸顯一帶一路參與國對中國公司與勞工的過度依賴。CSIS在2018年初便曾經報告,中國在亞洲與歐洲34個國家投資的一帶一路交通基礎建設專案,承包商約有九成是中國公司,使用的原料則有超過五成來自中國。

一帶一路工程受疫情影響而延宕的情況在東南亞相當嚴重,大型基礎建設基本上已經停擺,完工遙遙無期。《日本經濟新聞》5月5日報導,除了印尼雅加達的高鐵工程停頓,無法如期於2021年啟用,在緬甸、柬埔寨的發電廠進度也無法如期運轉,而泰國已主動要求延後一項通往中國的高鐵建設協商期限,然而泰國國家鐵路當局表示中方對此要求「已讀不回」。這些重大基礎工程都由中國國企所主導,包括國營銀行與國營工程公司。

在非洲,坦尚尼亞總統馬古富利(John Magufuli)警惕到疫情的衝擊,4月底重申要求中國重新談判由前總統基奎特(Jakaya Kikwete)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並且直言「只有醉漢才會接受這種條款」。

根據《國際財經時報》(IBT)報導,中國計畫提供坦尚尼亞100億美元貸款,在該國姆貝尼加河(Mbegani Creek)下游建港,然而中共要求必須讓中國取得長達99年的港口租賃權,而且租約期間,坦尚尼亞總統不能對中方提出任何意見。坦尚尼亞公民團體警告該協議的荒謬與可怕後果,抨擊為「殺手級中國貸款」,要求當時總統拒絕協議,然而前總統基奎特依然與中共簽署協議。

坦尚尼亞此例深陷典型的中共一帶一路「債務陷阱外交」(Debt Trap Diplomacy)困境。此種困境最著名的案例,是斯里蘭卡因為無法負擔一帶一路協議的巨額債務,於2017年底將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經營權租給中國99年,被許多斯里蘭卡人引為國恥。

事實上,坦尚尼亞甚至比斯里蘭卡還早陷入中共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2015年坦尚尼亞現任總統馬古富利上任,要求中國重談協議,將租賃期限從99年降至33年,而且中國必須經過坦尚尼亞政府核准,才可以在港口進行業務,然而中方始終未與馬古富利對話,最後坦尚尼亞在今年4月底宣布廢除協議。

斯里蘭卡因為無法負擔一帶一路協議的巨額債務,於2017年底將漢班托塔港經營權租給...
斯里蘭卡因為無法負擔一帶一路協議的巨額債務,於2017年底將漢班托塔港經營權租給中國。 圖/路透社

債務陷阱危機可能加劇

疫情除了導致一帶一路工程延宕,另一方面,很可能加劇參與國的債務陷阱危機。《美國之音》3月底即提醒,中國在一帶一路參與國大舉投資基礎建設,然而因為大部份原料與勞工來自中國,工期與商機受到拖累,讓許多弱小國家還債壓力激增,而這些國家若未能如期還債,國家政經、資源與主權將遭到中共嚴重威脅。

在中共推動一帶一路之前,許多發展中國家原本會向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等國際組織借貸,但是同時也必須遵守許多財務風險控管限制,例如要提出結構改革計畫,以期輔助借貸國達到財務自主目標。然而許多借貸國政府覺得太麻煩,貪腐或短視的政客也難以從中撈到好處。

而中共的一帶一路與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 AIIB ),在國家借貸的灰色地帶精心設計了「彈性」,近年在國際取得生存空間。只不過漸受各國警惕的是,許多國家與政客發現在欠下巨額貸款、深陷泥淖之後,要準備付出「割地賠款」的代價,從這個角度來看,形容一帶一路是中共企圖利用金權滲透各國、拓展中國勢力的另類侵略模式,恐不為過。

早在疫情爆發之前,中國經濟已經重挫,例如中國統計局曾在今年1月間發布,2019年中國經濟增速降到6.1%,為近30年來最低紀錄,而在肺炎大流行之後,3月底世界銀行預測中國今年經濟成長僅為2.3%,創下1970年代後期改革開放以來最糟紀錄,甚至可能只有0.1%。

全球疫情蔓延,經濟前景不安,短期間難以緩和,一帶一路參與國的公共衛生與經濟能力難以因應變局,如何維持一帶一路工程,以及如何從債務陷阱掙脫,恐將成為多處地緣政治的不定時炸彈。

巴基斯坦造價約達620億美元的「中巴經濟走廊」工程,因疫情延誤。 圖/新華社
巴基斯坦造價約達620億美元的「中巴經濟走廊」工程,因疫情延誤。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