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平台驅逐、中共滲透危機:彼得提爾抨擊「科技巨頭傾中」的啟示

川普贏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後,彼得.提爾曾經為川普邀請矽谷各家巨頭促進「和諧」關係。攝於2016年。 圖/美聯社
川普贏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後,彼得.提爾曾經為川普邀請矽谷各家巨頭促進「和諧」關係。攝於2016年。 圖/美聯社

美國網路科技領域重要人士彼得.提爾(Peter Thiel)上月出席尼克森論壇(The Nixon Seminar),會中批評網路平台巨頭過度傾中,以及對前總統川普的「平台驅逐」(Deplatforming)文化,強調社會應持續對網路平台施壓,阻止中共滲透,並關注其對台灣的威脅。

在網路商業化初期,提爾與伊隆.馬斯克(Elon Musk)共同創辦PayPal有成,後成為臉書(facebook)首位外部投資人,二十年來積極參與創投以及社會議題,另曾投資LinkedIn、Yelp等數十家新創公司,也曾以矽谷創投公司Founders Fund合夥人身份資助Airbnb和馬斯克的火箭計畫SpaceX。

網路界少見的川普支持者

提爾是網路科技重要人士中少見的川普支持者,他在2016年總統大選捐款力挺川普,這在矽谷顯得相當「反常」。川普贏得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之後,提爾曾經為川普邀請矽谷各家巨頭促進「和諧」關係。現在提爾忙著擔任提爾資本(Thiel Capital)董事長、大數據科技公司Palantir共同創辦人暨董事長,並且自2005年以來,長期擔任臉書董事。

提爾於4月6日應邀出席這場由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前國家安全顧問歐布萊恩聯合主持的尼克森論壇「保守現實主義與國家安全」研討會,主題為「大科技公司與中國:我們對矽谷的需求?」(Big Tech and China: What do we need from Silicon Valley?)。當中有十五位專家參與討論,過程冗長而略顯隨性,像是從科技界角度探討時局,而非嚴謹的國際局勢論壇,但從產業實務來看,仍有許多可觀之處。

提爾認為,綜觀五大科技公司,除了蘋果之外,實際上Google、臉書、亞馬遜、微軟在中國的業務很少,「從結構上看,蘋果可能才是個真正的問題,因為整個iPhone供應鏈都來自中國,蘋果是真正與中國具備綜效(synergy)的合作者」。他並指出,這些公司的政治氣氛都改變了,他們不認為自己是真正的美國公司,對於他們而言,想在任何方面表現明顯的反中國之作為,相當困難。

提爾認為,「從結構上看,蘋果可能才是個真正的問題,因為整個iPhone供應鏈都來自中國,蘋果是真正與中國具備綜效(synergy)的合作者」。圖為北京一處Apple Store。 圖/美聯社
提爾認為,「從結構上看,蘋果可能才是個真正的問題,因為整個iPhone供應鏈都來自中國,蘋果是真正與中國具備綜效(synergy)的合作者」。圖為北京一處Apple Store。 圖/美聯社

網路科技巨頭深陷民主困境

身為臉書董事,提爾以去年「香港民主抗爭」議題之現實困境為例,香港員工都贊成抗議活動和言論自由,但是臉書內部的中國員工比香港員工要多,中國員工會反駁「這事只是因為西方的自大,不應站在香港這邊」而臉書其餘員工對此沈默遠離,內部辯論結果因此傾向反對香港抗爭立場。可見以員工組成基礎而言,臉書對中共政策採取強硬立場有其困難。

提爾曾經公開批評Google母公司Alphabet協助中國發展人工智慧(AI),以及蘋果過度依賴中國供應鏈。在論壇中,提爾重申幾年前曾經批評Google拒絕與美軍在Project Maven合作開發AI技術,卻與中國的大學以及研究人員合作,由於中共是「軍民融合」體制,所以Google等於是與中共解放軍合作,卻不與美軍合作。提爾表示,他曾質疑Google為何這麼做,一些內部人士竟告訴他,「如果不合作,這些技術還是會被中共偷走」。

提爾表示,他曾與部分Google員工進行深層AI技術對話,直問「你們的AI是否被用來經營新疆集中營?」對方的回答卻是「嗯,我們不知道,也不會去問任何問題。」——提爾強調:「幾乎不可思議的是,大家假裝一切都很好。而你知道,這就是有用的白痴(useful idiots),是中共第五縱隊(fifth columnist)的合作對象。」

曾任前國務院資深顧問的「國家利益中心」(The Center for the National Interest)高級研究員惠頓(Christian Whiton),則詢問提爾對於網路平台監管言論的看法,包括這些平台能否審查媒體與川普總統的政治態度,並且取消川普總統帳號。

今年一月美國國會大廈被群眾闖入之後,推特認為川普涉嫌煽動暴力,永久關閉川普帳號,臉書等主流網路平台也隨後跟進。

對此,提爾坦言臉書是做這種事的佼佼者,並表示「我擔任臉書董事,所以我所說的話必須謹慎,但是網路平台數月前關閉川普總統帳號確實非常異常。」「連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Andres Manuel Lopez Obrador)和德國總理梅克爾都對此表示意見,表示此事確實太過份了。」

提爾曾經公開批評Google母公司Alphabet協助中國發展人工智慧(AI),以及蘋果過度依賴中國供應鏈。 圖/路透社
提爾曾經公開批評Google母公司Alphabet協助中國發展人工智慧(AI),以及蘋果過度依賴中國供應鏈。 圖/路透社

特別關注中共威脅台灣

中共對台灣的威脅在此論壇也引起不少關注。例如提爾直問,「如果中國入侵台灣,實際上會如何?我們會轟炸荷姆茲海峽(The strait of Hormuz)嗎?我們會削減石油儲備嗎?我們會輸嗎?我們使用戰術核武嗎?」

蓬佩奧對此回應,總統長久以來不回答這種問題是有原因的。從未有總統說過「如果發生這種情況,我會回應A,我會進行B」,這概念在戰略上存在歧義,只能嘗試避免發生。

蓬佩奧認為,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兩件事:其一,事件發生時的領導者和所設條件,領導者思考後果、風險,並且迅速應變的能力;其二,領導者要能夠號召世界這不僅是美中問題,而是影響更為深廣的問題,至少要讓中國知道,無論如何將迅速遭遇威懾。若非如此,情勢將迅速升級而混亂。

歐布萊恩則補充,「我們必須牢記,如果中國接管台灣,這不僅是因為台灣,不僅因為晶片、工廠與晶圓廠,這將是場戰略政變(strategic coup)。台灣作為太平洋中部樞紐,被中國奪取之後,整個太平洋地區將全面開放......變成一條高速公路,延伸到阿留申群島和夏威夷。」

歐布萊恩認為美國必須藉由強化力量實現和平,如果有足夠的威懾力,並繼續對盟友進行投資——包括台灣——中國將很難消化。然而如果美國向中國示弱,或者中國認為洞悉了美國的弱點,可能會刺激中國侵犯台灣。歐布萊恩並強調,在看到西藏、新疆、香港等問題發生之後,「台灣人自願將自由民主交給中共的想法,已經是過去式了。」

在此論壇中,提爾也討論到中國數位貨幣、社會信用體系、數位監控、濫用AI技術、華為與抖音問題、中共對美國教育與科技等領域之滲透等種種危機,似乎言猶未盡,將在五月份之活動持續闡述。

在此論壇中,提爾也討論到中國數位貨幣、社會信用體系、數位監控、濫用AI技術、華為與抖音問題、中共對美國教育與科技等領域之滲透等種種危機。 圖/截取自The Nixon Seminar
在此論壇中,提爾也討論到中國數位貨幣、社會信用體系、數位監控、濫用AI技術、華為與抖音問題、中共對美國教育與科技等領域之滲透等種種危機。 圖/截取自The Nixon Seminar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