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北京加速拉攏美企巨頭?美前副國安顧問博明的警惕

近日,《華爾街日報》刊登了一篇投書,警惕中共正加速拉攏美企影響華府決策,作者是前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左)。 圖/美聯社
近日,《華爾街日報》刊登了一篇投書,警惕中共正加速拉攏美企影響華府決策,作者是前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左)。 圖/美聯社

3月26日美國《華爾街日報》有篇投書,以「北京鎖定美國企業」(Beijing Targets American Business)為題,警惕中共正加速拉攏美企影響華府決策。由於作者為川普政府的「中國通」、前白宮副國家安全顧問博明(Matt Pottinger),該文特別受到關注。

據悉,該文來自博明3月10日在史丹佛大學智庫「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關於美中關係的演說,經《華爾街日報》編輯整理之後刊登。博明卸任公職之後已轉任胡佛研究所高級訪問學者,曾經在2月3日卸任後首次演說強調,如果台海局勢緊張,是北京野心所致,期望拜登政府切莫誤入中共長期談判陷阱。

中共對美國企業發動資訊戰

博明開宗明義指出,拜登上任前後數週,中共對美國發動資訊戰,包括大量演講、投書與聲明,值得注意的是,攻擊目標並非拜登政府部門,而是美國企業界。

例如,中共外交領導人楊潔篪在2月初,透過網路對多位美國企業領袖以及前政府官員講話,頗有「恩威並施」之指導意味。除了描繪投資中國的美好遠景,並且警告聽眾,西藏、新疆、香港以及台灣是「紅線」,美國人最好安靜。楊潔篪譴責川普政府的對中政策,直接要這些權貴聽眾去遊說拜登政府「擱置分歧、擴大共同利益」,以推翻川普對中政策。這些貪圖中國市場利益的聽眾,顯然已經成了中共毫不掩飾的重要統戰目標。

由於北京不久前宣布「制裁」近30名歷任美國官員(包括博明),顯然中共是向聽眾恐嚇不聽「建議」的後果,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博明認為北京用意很清楚——必須選邊站——若想要賺取「中國生意」,就必須犧牲「美國價值」,必須對壓迫少數民族與宗教之行為裝聾作啞,必須忽視北京推翻重要承諾,例如保證香港高度自治的國際條約。此外,絕對不能跟美國有國安意識的官員交往,除非是向他們遊說中國的好處。

博明強調,中共重要的政治手段是「讓世界依賴中國」。例如習近平近期在兩會表明,正在建構一種中國不依賴高端進口,反而可以驅使世界依賴中國高端產品與原料的「大戰略」。此外,習近平去年曾在中共領導理論雜誌《求是》刊登演說文章,宣稱中國要「拉緊國際產業鏈對我國的依存關係」,藉以「形成對外方人為斷供的強有力反制和威懾能力」。

博明舉澳洲的遭遇為例,多年來澳洲已與中國建立高額貿易互惠關係,然而去年中共突然以政治因素限制澳洲酒品、牛肉、大麥進口,並且對澳洲控訴14項「爭議」,包括要求澳洲政府撤銷防範中共對澳洲進行統戰的法律、壓制輿論界對中共的批評等等。

中共彷彿刻意將澳洲吊打示眾,以警告世界各國不聽中共的後果。博明認為美國企業界長期以來為追求簡單有利的商務成果,總忽視美中關係之意識型態鬥爭,但是情勢很清楚,兩國意識型態競爭無法避免,甚至是兩國競爭的核心。

圖為今年3月18日美國拜登政府與中國的第一次外交高級會談,說話者為中共外交領導人楊潔篪。 圖/法新社
圖為今年3月18日美國拜登政府與中國的第一次外交高級會談,說話者為中共外交領導人楊潔篪。 圖/法新社

習近平對美鬥爭態度昭然若揭

尤其習近平對美國的鬥爭態度早在上台之初已經昭然。博明指出,習近平上台以來多次在內部講話中強調美中意識型態鬥爭,例如2013年1月5日在中共中央委員會的講話指出,「歷史事實重複告訴我們,馬克斯和恩格斯對資本主義社會基本矛盾的分析並不過時,歷史唯物論指出資本主義終將滅亡,社會主義會贏得最後勝利,也是一樣不過時。這是社會與歷史發展的必然趨勢。」「但是道路充滿荊棘。資本主義的滅亡以及社會主義的勝利,需要漫長歷史進程。」博明表示習近平這段話被保密了六年。

博明奉勸美國企業領袖,要了解過去幾年國際局勢已然變化,不可能回頭。關於明智的步驟,首先要檢視最新地緣政治現實以及影響,在中國經商已面臨信任風險,中共非法逮捕Michael Kovrig與Michael Spavor兩名加拿大公民作為人質就是明證;其次,要分散供應鏈營運風險,把生產製造集中押注在「獨裁國家的東海岸」,絕非永續之道。

就在博明示警不久,重度依賴中國市場的美國企業果然應和中共立場。美國波音公司(Boeing)呼籲拜登政府別將「知識產權、人權等爭議話題」和「對中貿易關係」混為一談。波音執行長卡爾霍恩(Dave Calhoun)近期在美國商會航空峰會警告「我們仍然必須要和這個全球最大貿易夥伴做生意」,如果波音因為美中關係惡化被排除在中國市場之外「我們無法承擔代價」「歐洲競爭對手Airbus將坐收漁利」。據悉波音和Airbus皆約有四分之一客機產量銷往中國。

另據美國《CNBC》報導,科技巨頭思科公司(CISCO)總裁羅賓斯(Chuck Robbins)表示,美中兩國應可找到「在世界有效合作」的「共處之道」,這對兩國都有利,並認為拜登政府也已經體認到了,相信相較於川普時期,拜登政府會嘗試與北京進行更多互動。

事實上許多輿論忽略的是,在今年1月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附加條件批准之下,3月初思科公司才剛「如願」完成對供應商深圳阿卡夏通信公司(Acacia)交易總額高達45億美元的收購案。

美國航空與科技兩大巨頭波音以及思科的親中案例,只是中共鎖定美企影響華府決策的冰山一角,長期以來最顯著並為人詬病的相關案例發生在華爾街金融圈,連與川普私交不差的美國電動車大廠特斯拉(Tesla)執行長馬斯克(Elon Musk),多年來盡享中國市場以及特權甜頭,近期卻也被中共刻意影射的數位間諜疑雲搞得焦頭爛額,急著自清並向中共示好。

美企巨頭在中國市場之利益糾葛盤根錯節,博明的提醒亦非創舉,然而在中共加速統戰以商逼政的關鍵時刻,前朝「中國通」博明對中共加速「統戰」對付西方的警惕更如暮鼓晨鐘,也更不容包括台灣等民主國家掉以輕心。

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近期被中共刻意影射的數位間諜疑雲搞得焦頭爛額,急著自清並向中共示好。圖攝於2021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3月20日。 圖/新華社
特斯拉執行長馬斯克近期被中共刻意影射的數位間諜疑雲搞得焦頭爛額,急著自清並向中共示好。圖攝於2021年中國發展高層論壇,3月20日。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