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算法已成中共當局的甕中之鱉?世界網路生態將遭受全面衝擊 | 吳介聲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中國禁台灣農漁產:可以用國際法制裁中共的經濟脅迫嗎?

演算法已成中共當局的甕中之鱉?世界網路生態將遭受全面衝擊

中國政府日前公布演算法註冊系統,要求抖音、阿里巴巴等中國主要網路公司提供各自獨家演算法機制。 圖/路透社
中國政府日前公布演算法註冊系統,要求抖音、阿里巴巴等中國主要網路公司提供各自獨家演算法機制。 圖/路透社

中國政府日前公布演算法註冊系統,要求抖音、阿里巴巴等中國主要網路公司提供各自獨家演算法機制。中共此舉相當於將管控黑手伸入網路公司靈魂,雖是醞釀已久,如今落實執行仍然甚受國際輿論關注,並且警告恐將衝擊國際網路營運生態。

演算法(algorithm)在資訊科學領域意指定義決策項目、推理、步驟、順序、指令的方法,藉以解決特定問題,能夠決定用戶所見所用內容以及順序,通常涉及大量數據資料。

對於許多網路公司而言,由於目標、策略以及需要解決的問題各不相同,演算法自然不同,並且攸關營運發展策略,而被視為獨門武器、商業機密,甚至企業的靈魂,理應受到嚴密保護。

中共要求交出演算法

8月12日,中國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網信辦)公告「境內互聯網資訊服務演算法備案清單」,此清單羅列中國主要網路公司,包括抖音(字節跳動)、阿里巴巴、騰訊、百度、網易、新浪等等,此空前措施顯見中共加速嚴管中國網路科技行業。根據《路透社》8月15日報導,這是中共當局於3月公布新規定以來的第一份清單。

今年3月中國《互聯網資訊服務演算法推薦管理規定》正式上路,當局以防範網路公司濫用數據、侵犯用戶隱私權為由,強制網路公司交出演算法,中共試圖管控的數種演算法類型,大約包括檢索過濾與個人化推播、工作平台之調度服務、新聞與遊戲等合成資訊管控、精選排序等等。

此《規定》第24條和27條指出,具有輿論屬性或者社會動員能力的演算法推薦服務提供者需要「及時彙報和評估」,顯示中共從嚴管控網路。在嚴管演算法之後,中共將可針對傳播受眾大幅提高網路造假宣傳效率。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中共企圖掌控演算法早有跡象可循。根據《美聯社》去年8月27日報導,中國網信辦發布《互聯網信息服務演算法推薦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以管制演算法,要求演算法必須「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加強管理數據隱私和消費者權益、遏制壟斷行為,此舉已經衝擊中國網路行業,甚至可能波及長期依賴演算法的外國企業。

根據當時網信辦的公告指出,該草案設立許多演算法規定,包括演算法提供方必須自審自查,負起主要審核責任,建立安全事件處理、個資保護、加強內容管理方式,以及識別違法和不良訊息的資料庫,要求「積極呈現符合主流價值導向的內容」。

《美聯社》則指出,該草案包括必須公開演算法和運作機制,不可誘導用戶上癮與過度消費,並且應讓用戶可以選擇是否開啟推薦服務,當時雖尚不知執行細節,但預料將會衝擊抖音、阿里巴巴等深度依賴演算法推薦服務的公司,外企如蘋果、臉書、Google等也可能會受影響。

中共對於演算法的嚴管,可見其刻意模糊的威權執法典型,例如何謂「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演算法」以及「積極呈現符合主流價值導向的內容演算法」,令人難以捉摸。

中國網信辦發布《互聯網信息服務演算法推薦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以管制演算法,要求演算法必須「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加強管理數據隱私和消費者權益、遏制壟斷行為,此舉已經衝擊中國網路行業,甚至可能波及長期依賴演算法的外國企業。示意圖。 圖/美聯社
中國網信辦發布《互聯網信息服務演算法推薦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以管制演算法,要求演算法必須「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加強管理數據隱私和消費者權益、遏制壟斷行為,此舉已經衝擊中國網路行業,甚至可能波及長期依賴演算法的外國企業。示意圖。 圖/美聯社

鑽營國際網路平台之演算法漏洞

中共不僅掌控中國國內網路公司演算法,也善於鑽營國際網路平台的演算法漏洞,將掌控演算法的黑手也伸到國外。

不久之前,美國知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 Institution)於5月底公布研究指出,在美國人最常使用的搜尋引擎的搜尋結果排名,中國官方媒體內容通常位居前列。

布魯金斯研究院經過三個月分析,以新疆維吾爾族與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十多個關鍵字,在YouTube、Google、Google News、Bing、Bing News等五個平台反覆搜尋,結果中國官方資訊出現頻率相當高。

以原意中性的關鍵字「新疆」為例,布魯金斯學會測試前十個搜尋結果,發現有88%的機率至少有一個來自中國官媒新聞,在YouTube則有高達98%機率會出現中國官方影片——國際主要網路搜尋之演算法被中國官方利用的跡象相當明顯。

中共管控演算法的企圖不僅早已昭然,如今運用多種手法雷厲風行,並且操縱國際網路平台演算法遊戲規則。在《互聯網信息服務演算法推薦管理規定》以及2017年《國家情報法》所謂「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桎梏之下,中國網路公司不論規模大小,只要當局要求,自然得將演算法與個資數據雙手奉上。

然而另一方面,國際社會、資安當局與各國網路平台倘若再不提高警覺嚴加防堵,恐怕將任由中共系統性赤化滲透,有朝一日網路世界充斥中共大外宣、劣質中國商品廣告業配、低端網紅吹噓中國好故事等「中國夢」,恐將淪為真正的惡夢,要想再甦醒恐怕為時已晚。

中共不僅掌控中國國內網路公司演算法,也善於鑽營國際網路平台的演算法漏洞,將掌控演算法的黑手也伸到國外。示意圖。 圖/美聯社
中共不僅掌控中國國內網路公司演算法,也善於鑽營國際網路平台的演算法漏洞,將掌控演算法的黑手也伸到國外。示意圖。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