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無人機主宰未來戰場: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衝突給台灣的警示

高加索地區的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近日因長期的領土紛爭,再度爆發武裝衝突。 圖/亞美尼亞國防部
高加索地區的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近日因長期的領土紛爭,再度爆發武裝衝突。 圖/亞美尼亞國防部

位於高加索地區的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近日因長期的領土紛爭,再度爆發武裝衝突,戰事越演越烈。兩國都宣稱擊毀對方的戰車、軍機、無人機與防空飛彈系統,死傷數字節節上升。

不過這場戰爭令外界關注的另外一個原因,卻是雙方都大量運用無人機來執行偵察、攻擊與戰果評估的工作,讓外界首度見到無人機主宰未來戰場的情況。

無人機展現空中獵殺與輿論戰能力

從衝突一開始,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就各自公布了一系列影片,展示他們的無人機成功摧毀對方的防空系統。無論是由無人機自身所掛載的空對地飛彈進行獵殺,或是引導友軍單位發動攻擊,都可以看到地面防空系統幾乎毫無招架之力。隨後雙方釋出更多無人機摧毀對方主力戰車、裝甲運兵車,或引導炮兵與武裝攻擊直升機進行空襲的畫面,也讓人見識到無人機監控戰場,主動出擊的優異能力。

特別是亞塞拜然軍方所使用的,還是之前在戰場上表現差強人意的土耳其製無人機。成功證明了只要運用得當,即使是性能不突出的無人機,也能造成敵方的重大損失。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都不是傳統的軍事強國,兩國部隊的裝備也談不上先進,但無人機卻讓這兩國擁有令人訝異的精確打擊能力,使傳統地面作戰武器居於絕對的弱勢,展現了發展不對稱戰力的成果。

疑似多管火箭發射車遭到飛彈擊毀。 圖/亞塞拜然國防部
疑似多管火箭發射車遭到飛彈擊毀。 圖/亞塞拜然國防部

同時,更另人感到意外的一點,是無人機在發動攻擊時,機上偵蒐系統所錄下並傳回的影像,成為了雙方進行媒體戰、輿論戰的重要利器。

亞美尼亞一開始宣稱擊毀亞塞拜然的軍機與戰車時,亞塞拜然立刻釋出多段無人機摧毀亞美尼亞機動式野戰防空系統的畫面,證明亞塞拜然成功壓制亞美尼亞的攻勢。雙方利用這些影片進行媒體宣傳、輿論攻防的過程,也讓人見識到資訊時代,戰爭早已從真實戰場擴展到網路虛擬世界。

這種情況特別值得台灣密切注意。因為利用假新聞與亦真亦假的網路消息來打擊台灣的民心士氣,配合文攻武嚇的手段來操弄輿論,一直是中國最為擅長的事。未來如果兩岸爆發衝突,中國公布偽造的影片,宣稱已摧毀台灣大批戰機與船艦,並謊稱解放軍已經成功登陸,突破國軍防禦,佔領首都,要求各級部隊放下武器,後備軍人不要接受徵召,那政府要如何因應?

而且相比之下,目前中國在無人機的發展上,的確已經大幅領先台灣。翼龍系列與彩虹系列等無人機,都同時具備偵察與攻擊的能力,並已外銷多國。解放軍利用無人機監控戰場的技術也更為成熟。台灣目前所擁有的紅雀與銳鳶無人機都只有偵察能力,被寄與厚望的騰雲無人機,發展過程也一波三折。國軍直到目前為止,以無人機進行攻擊的能力依然非常有限,同時利用無人機來監控戰場,引導友軍作戰,傳回戰果的訓練,都還遠遠不足。

台灣現在較為成熟的是劍翔無人機系統,但這款武器主要是用來壓制敵方的地對空飛彈,進行反輻射任務,不會用於一般的對地攻擊,而且具體的性能仍是最高機密,外界無從得知。預計向美方採購的MQ-9B海洋衛士,還需要一段時間才能交機,第一批只有4架,可能也不會採購機上的武器,主要將用於海洋監視與偵察任務。整體來說,國軍雖然從很久以前就宣誓要投資無人機,發展不對稱戰力,但成果並不令人滿意。

圖為MQ-9無人機。 圖/美國空軍
圖為MQ-9無人機。 圖/美國空軍

地面部隊偽裝威脅遽增

另外從雙方公布的影片中,可以見到躲在防禦工事中的地對空飛彈系統,或野戰防空裝甲車,都缺少偽裝與掩護。周邊的土堡只能保護這些武器抵禦地面的攻擊,當無人機或戰機居高臨下俯瞰時,完全是一覽無遺。

雖然近幾年國軍積極強化地面部隊的偽裝訓練,且在漢光演習中,可以見到裝甲車或防空飛彈系統使用多頻譜偽裝網,不止能隱蔽部隊位置,也能抗紅外線與雷達波。還放置充氣式戰車或飛彈發射車模型,在一定程度上也能消耗敵方的飛彈,這都比過去要進步許多,不過仍有一些不足的地方。

中科院研發的多頻譜偽裝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中科院研發的多頻譜偽裝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比如說,在近期的國軍演習,可以見到戰車或裝甲車,習慣直接將偽裝網纏繞在車身的上半部,以避免影響到車輛的機動性。這種做法雖然也常在國外的部隊演習訓練中見到,但其實不是很正確的作法。

偽裝最重要的是消除車輛的輪廓與線條,若直接將偽裝網纏繞在車身上,戰車或裝甲車的外型仍然會非常明顯。或許國軍應該思考如何在偽裝與機動性之間取得平衡,在不妨礙機動性的情況下,讓戰車與裝甲車在暫時靜止不動時,能立刻展開偽裝網,並利用地型地物來取得掩護,以提升在敵方戰機或無人機獵殺下的存活率。

暫時停留在路旁的主力戰車,遭到飛彈擊毀。 圖/亞塞拜然國防部
暫時停留在路旁的主力戰車,遭到飛彈擊毀。 圖/亞塞拜然國防部

反制無人機的再思考

面對越來越嚴重的空中威脅,陸軍除了向美國採購更具機動力的肩射型刺針防空飛彈外,也將引進中科院所研發的陸射型天劍二型飛彈。只是從之前伊朗使用慢速無人機成功偷襲沙烏地阿拉伯的煉油廠,到這次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之間的戰事,都可以看到傳統防空系統難以對付這種以極慢速、超低空飛行的無人機。即使這些防空飛彈可以成功攔截到無人機,用一枚動輒數十萬、上百萬美元的先進飛彈,來交換敵方的一架便宜無人機,仍是非常不划算。

亞塞拜然甚至還改裝舊型的An-2運輸機,成為簡易無人機,故意飛到衝突地點的上空,以誘引亞美尼亞的地面部隊開火。一方面消耗對方的飛彈,一方面讓亞美尼亞的防空飛彈系統曝露位置。中國過去也曾傳出改裝大批舊型殲-6戰機成簡易無人機,其目的可能也與亞塞拜然一樣。

圖為美軍艦上部署刺針飛彈小組,增強防空能力。 圖/美國海軍
圖為美軍艦上部署刺針飛彈小組,增強防空能力。 圖/美國海軍

近來中國不斷侵擾台灣的防空識別區,讓國軍開始警覺中國的消耗戰,而這種在戰時利用舊型簡易無人機來誘使對手開火,消耗飛彈的方式,亞塞拜然已證明的確可行。台灣的確必需開始思考,如何以更便宜有效的武器,來反制這種攻勢。

目前政府與國軍的一些單位,已開始嘗試購入反無人機系統,以保護政府重要機關與基地。但一來這種「軟殺」系統是否適合一般部隊,還有待驗證,大批的地面野戰部隊,也難以全面配備這種昂貴系統。反而是過去逐漸被淘汰的機動型防空快炮,重新受到很多國家的重視。

這種將搜索雷達、防空快炮、甚至是短程防空飛彈,一起安裝在機動式裝甲車輛上的傳統武器,由於能快速隨地面部隊移動,又能立即提供低空域的防空保護,以極便宜的高射火炮殺傷慢速目標,而成為反制無人機的新利器,國軍或許也可以朝這方面來思考。

解放軍彩虹-5無人機。 圖/新華社
解放軍彩虹-5無人機。 圖/新華社

高加索戰爭給台灣的警示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高加索地區的這場戰爭,讓我們看到了無人機在戰場上的新威脅與新型態運用方式。國軍必需積極思考因應方式,並將這些情況列入平日的訓練中。過去演習裡的反無人機科目,曾讓士兵一起舉槍對空進行防護射擊,這只是緊急情況下的權宜之計,絕對不是一個有效的戰術。而國軍在進行漢光演習時,有沒有辦法利用無人機或其他偵蒐系統,拍下各種戰果畫面供政戰單位運用,也考驗國軍掌握戰況、管理戰場的能力。

未來如果兩岸爆發衝突,中國絕對會大量運用無人機,做為渡海攻台的第一線武器。亞美尼亞與亞塞拜然在此次衝突中所使用的戰術,中國都非常有可能會使用,甚至發展出更進一步的招式。

因此,台灣有必要提前就這些新威脅、非傳統式攻擊手段,進行沙盤推演,尋求可行的反制之道。而政府過去宣誓將投資無人載具、人工智慧的發展,卻難以真正落實,更遑論要應用於軍事領域,結果不斷錯失良機,讓發展不對稱戰力流於口號,也有很大的檢討空間。

解放軍翼龍無人機。 圖/新華社
解放軍翼龍無人機。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