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人類不再是戰場第一防線:淺談「無人載具母艦」概念的成形

TRX機械戰鬥載具。 圖/取自Twitter AeroVironment
TRX機械戰鬥載具。 圖/取自Twitter AeroVironment

無人載具已是當今最熱門的軍事領域與趨勢,世界各國莫不加緊腳步研發無人機或無人船艦,甚至是無人潛艇與自動駕駛車輛。而美國日前所進行的一項空中無人機回收實驗,更讓人看到無人載具未來的最新發展方向。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DARPA)與Dynetics公司,成功利用一架改裝過的C-130A運輸機,在空中回收一架X-61A小精靈(Gremlins)無人機。讓空中母艦在飛行中發射無人機執行作戰任務,並直接回收的新概念,向前跨出了一大步。

無獨有偶地,通用動力陸地系統(GDLS)公司也剛剛展出一款TRX機器人戰鬥載具(Robotic combat vehicle),除了採用油電動力,擁有人工智慧系統,上面還配備彈簧刀-300(Switchblade-300)與彈簧刀-600(Switchblade-600)兩款繞行式械彈系統(Loitering munition)。簡單來說,就是一輛可以發射大批自殺無人機的半自動履帶型戰鬥裝甲車,可以自行跟隨機械化部隊移動,在有時需要時立即提供空中偵察或火力支援。

美國海軍陸戰隊則評估,將彈簧刀系列或別款繞行式械彈系統安裝在小型無人艇上,做為兩棲登陸時的第一線支援武器。無人艇能在部隊搶灘前,就先釋放大批無人機偵察灘頭的情況,協助進行火力壓制。當部隊上岸時,這些在空中盤旋待命的無人機,也能隨時剷除有威脅性的目標。不論是地面上的機器人戰鬥載具,或是配備繞行式械彈系統的水上無人艇,其實都是一種「無人載具母艦」的概念,利用更大型的運輸工具攜帶大批無人載具進入戰區。

無人載具母艦的幾個特色

這種「無人載具母艦」的優點,非常顯而易見。首先是可消耗型的繞行式械彈系統造價不能太貴,因此這種自殺式無人機的大小與航程受到很大限制。在滯空能力不佳的情況下,不太可能讓這種繞行式械彈系統自行飛入戰區。最理想的狀態是在有作戰需求時才升空,但若由前線步兵來攜帶,方便在接戰時立刻使用,重量將更為受限,只能設計微型無人機,除了彈頭威力不足,更難以酬載較大型的偵蒐系統。因此設計一款可以施放繞行式械彈系統的載具,跟隨前線部隊推進,是最好的解決方案。

其次是「無人載具母艦」可以在戰區外的安全地帶,就先施放繞行式械彈系統或是更大型的無人機,避免陷入戰火之中。這讓造價相對較為昂價的「無人載具母艦」,可以不斷重複使用,大幅節省成本。釋放完無人載具的母艦,還能在外圍待命,等待回收,或是做為訊號中繼站,將無人載具所傳回的第一手作戰資訊,傳遞給指揮中心。甚至利用資料鏈即時分享給戰區裡的友軍單位,或反過來將遙控無人載具的指令,回傳給各個無人載具。

更進一步來說,以運輸機或水面艦艇做為「無人載具母艦」,還擁有長距離運輸的優勢。不只可以快速將支援火力投射到戰區,無人載具還能預先儲放在可能爆發衝突的地區,在有需要時,立刻派遣改裝過的軍機、船艦趕到當地,裝載後馬上出發執行任務。如美國正在發展的X-58A女武神(Valkyrie)無人機,就計劃以貨櫃來儲放,這無疑暗示了大型貨輪未來可以輕易改裝,擔任「無人載具母艦」,以滑軌彈射或無人旋翼機垂直起飛的方式,讓無人機升空作戰。

這樣的想法其實已經開始成真,近來中國新下水一艘雙體船,擁有大型的後飛行甲板。與眾不同的是這艘已命名為「搏鯊一號」的特殊船艇,後飛行甲板將專供無人旋翼機起降。目前外界對這艘無人機母艦所知不多,但在之前的珠海航空展上,曾經展出過極為相似的模型。說明文字形容這艘無人機母艦可以發射無人機群,來模擬敵軍的電子訊號,蜂群攻擊與反艦飛彈威脅等,以後將用於解放軍的演習中,擔任假想敵的工作。

而除了以母艦發射無人機外,這樣的概念也被用到別的無人載具上,如俄羅斯就發展出可由大型潛艦搭載的無人潛艇。這款被命名為波塞頓(Posedon)的無人潛艇能配備核彈頭,由大型潛艦運送以跨越大洋,釋出後悄悄潛入敵方的沿海地區引爆核彈,製造出人工海嘯,摧毀整個沿岸城市。目前外界對這款謎樣的無人潛艦一樣所知不多,但過去美國的大型核動力潛艦,就曾在帆罩後方的甲板上掛載類似小型潛艇的海豹部隊運輸載具(SEAL Delivery Vehicle),因此技術上應該不是難事。

搏鯊一號無人機母艦。 圖/取自The Drive
搏鯊一號無人機母艦。 圖/取自The Drive

AI的軍備發展已成未來趨勢,台灣應多留意

未來這種「無人載具母艦」的概念,勢必會擴展到陸、海、空三軍,甚至是太空領域。大型潛艦不止可以作為無人潛艇的母艦,甚至還能發射無人機。像美國海軍就訂購了黑翼(Blackwing)無人機,以作為反潛工具。黑翼無人機裝在一個特製的圓柱形罐子裡,由潛艦利用垂直飛彈發射器射出,當罐子上浮到水面時會自動打開,讓黑翼無人機彈射升空。黑翼無人機能偵蒐廣大海域,並使潛艦在安全距離外就能展開反潛作戰,大幅減少被敵方發現的風險。

至於從太空軌道上發射無人機,雖然還是非常新穎的想法,卻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美國的太空飛行器試驗機X-37B,本身就是一款無人機,已多次發射到太空軌道上執行秘密測試任務,並成功返航,極可能具備變軌能力,能部署更小型的軌道無人機。而從太空中發射無人機的優點是作戰範圍無遠弗屆、居高臨下的動能驚人,可投擲高超音速滑翔載具(HGV)甚至發展出攻擊敵方衛星的能力。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運送物體到太空中非常昂貴,但美國民間太空公司正蓬勃發展,可重複回收使用的火箭已越來越成熟,在不久的將來勢必會逐漸克服這個問題。

更為重要的一點,隨著人工智慧的快速發展,採用具備人工智慧的「無人載具母艦」,發射以人工智慧操控的無人載具,勢必成為下階段的關鍵方向。甚至隨著軍用無人地面載具的進步,接下來出現能自行接戰的機器人,這些都應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美國空軍日前才剛剛測試機械狗,而該公司還發展出配備自動機槍的機械狗。未來無人裝甲車搭載大批機械狗,自行駛入戰區,放出機械狗進行偵察或作戰,將不再只是電影情節,而是這種「無人載具母艦」概念的真實應用。

「以機械取代人力」這句話,即將逐漸成真。人類會在戰場上退居第二線,而將最危險的工作,交給無人機、無人船艦、戰鬥機器人,與搭載這些軍用戰鬥載具的智慧化母艦。這代表工業實力,將徹底決定戰場上的勝負,部隊規模的大小已不再重要。台灣在這場競賽中,原本擁有極為有利的位置,因為具備一定規模的自動化機械基礎,也有極強的軟硬體人材,更是世界首屈一指的高階晶片代工大國。無奈因為各種因素,錯過了搶先發展的關鍵期,非常可惜。

台灣政府必須思考,無人載具的發展一定會影響航運、工程、機械、汽車與物流等各行各業,並配合人工智慧,形成下一波的革命,絕不會只侷限在軍事領域而已。中國非常擅長利用軍民融合(Military Civil Fusion)的方式發展自己的軍工產業。目前他們早已利用大舉投資民間的方式帶動發展,使解放軍在這方面取得部份領先地位。相反的,台灣在這方面的努力還有待加強,這不止是軍事競爭,更是攸關產業升級的重要關鍵,值得主事者慎思。

上空為黑翼無人機。 圖/取自AeroVironment
上空為黑翼無人機。 圖/取自AeroVironment

美國空軍機械狗。 圖/U.S. Air Force
美國空軍機械狗。 圖/U.S. Air Force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