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不符「神聖想像」的荒唐教宗們——兼談電影《教宗的承繼》

本篤九世是史上最年輕教宗,卻也被後世稱為最荒唐教宗。左:本篤九世;右:額我略六世。 圖/維基共享
本篤九世是史上最年輕教宗,卻也被後世稱為最荒唐教宗。左:本篤九世;右:額我略六世。 圖/維基共享

說到現在對教宗的認知,不外乎是德高望重的賢者、年紀起碼超過60歲以上等印象。但在9世紀,羅馬教廷卻出了一個本篤九世(Pope Benedict IX),他出身堪稱「教宗世家」的圖斯庫盧姆(Tusculum)家族,是若望十九世(Pope John XIX)與本篤八世(Benedict VIII)的姪子,他在約莫11歲或12歲時(一說是20歲,但史學家認為12歲較為精確)因父親的賄賂當上教宗。

據說他起先對這個職位一點興趣也沒有,上位只是為了滿足父親的虛榮。但回顧過去兩千年歷史,本篤九世不僅是史上最年輕的教宗,也是史上唯一有三次任期的教宗。

史上最荒唐教宗

初上任時,本篤九世沉迷權力與女色/男色(他是史上第一位被傳出有同性戀傾向的教宗),加上種種野蠻行徑,導致他在1044年被羅馬人驅逐。但在6個月內,他就在神聖羅馬帝國國王康拉德二世(Konrad II)的支持下帶兵回來,把新即位的教宗思維三世(Sylvester III)趕跑,重新就職。

沒想到才復任第一個月,他又決定迎娶自己的表妹,眾人紛紛勸阻,因為神職人員不能結婚,何況身分還是教宗。為了抱得美人歸,受到壓力的本篤九世再次出走,但一想到自己當初的職位是爸爸花錢買來的,於是他也決定把教宗職位出售,最終賣給他的教父——後來即位的額我略六世(Gregory VI)。

不料才過兩年,本篤九世再度反悔,向他的教父要回神權,結果遭到拒絕。一氣之下,他帶兵再打回羅馬,宣稱再次復位,而原本被趕跑的思維三世也趁亂宣稱自己是教宗,導致同時出現了三個教宗。

神聖羅馬帝國的國王亨利三世(Heinrich III)發現這樣混亂下去不是辦法,就出來主持公道,稱這三人都是非法教宗,並另立了克萊孟二世(Clement II)。本篤九世不認帳,在克萊孟二世於1047年過世時佔領了拉特朗宮,最終又在亨利三世主導之下,被達瑪穌二世(Damasus II)取代,不過這位新任教宗在上任短短23天後就被毒死(這在早期混亂的天主教歷史而言並非新鮮事)。

1056年,本篤九世與世長辭,被後世普遍認為是天主教史上最荒唐教宗,CNN也在2018年將之列為「八個史上最糟教宗」之一。而在他過世前幾年,紅衣主教達彌央(Peter Damian)出版Liber Gomorrhianus(1051)一書,揭發了本篤九世種種於當時所不容的行徑,甚至言之鑿鑿地指控他有過人獸交行徑。

此外,他也在書中檢視了風行於天主教世界的「雞姦文化」,指控許多神父與青春期男孩的性關係敗壞教會風氣,主張嚴懲從事同性性行為的神父。九百多年後,教會再次深陷神父性侵兒童的性醜聞,對於梵蒂岡而言,等同是一個千年傳統再次被揭發而已。

天主教會於2019年2月針對教會兒童性侵問題召開高峰會,研擬應對措施。 圖/法新社
天主教會於2019年2月針對教會兒童性侵問題召開高峰會,研擬應對措施。 圖/法新社

有誤差的神聖想像

現在大家對教宗這個職位有很多「神聖的想像」,尤其許多朋友在看完巴西名導佛南多.密雷亞里斯(Fernando Meirelles)所執導的《教宗的承繼》(The Two Popes, 2019) 之後,對力求改革的教宗方濟各(Franciscus)難免產生不少好感,認為他是帶領教會進步的希望。

然而,近日方濟各透過「宗座勸諭」,表態反對已婚男子被祝聖為司鐸或讓女性擔任執事的建議,讓許多人一瞬間清醒,發現原來電影所演的都是假的。

這倒不能證明方濟各肯定是一個偽善的教宗,而是天主教會盤根錯節的勢力(有組織就有政治,更何況是一個有上千年歷史的機構)本來就難以被一個人的決定給動搖。為了安撫教會的保守派,並且穩固權位,哪怕是思想再前衛的方濟各都不可能帶來劇烈的改變。

過去在同性戀議題上,方濟各已經是號稱歷年來態度最寬容的教宗,但他還是在2018年的愛爾蘭之行說出了「如果是在童年時期發現孩子的同性戀傾向,請去尋求精神科治療」這樣的言論。

現在天主教堅決反對已婚神父、反對同性戀等等舉措,對許多信徒而言,這是完全理所當然的,他們或許會說「我們要守護傳統的價值」。但回顧天主教將近兩千年的教會歷史,便可發現許多價值本身都早已被教宗本人打破。

其實已婚神職人員被排除在教會之外的規矩也不是一開始便訂定,教廷在1139年召開的第二次拉特朗大公會議,才正式而嚴謹地要求神父、修女必須遵循獨身主義。

《教宗的承繼》劇照。 圖/取自IMDb
《教宗的承繼》劇照。 圖/取自IMDb

歷史上「破戒」的神職人員

早期的天主教歷史中,神父與修女擁有婚姻生活並非禁忌,初代教會的創辦人、耶穌十二門徒之一的聖彼得(Saint Peter)也有結婚生子。在第二次拉特朗大公會議之前,已知有至少五位神父是已婚狀態,其中哈德良二世(Adrian II)的夫人,甚至得以與教宗同住在拉特朗宮。即便是在第二次拉特朗大公會議之後,也出了兩個已婚教宗,分別是克萊孟四世(Clement IV)和和諾理四世(Honorius IV)。而上述教宗也都有子嗣。

有非婚生子女的教宗也大有人在,庇護二世(Pope Pius II)、依諾增爵八世(Pope Innocent VIII)、克勉七世(Clement VII)和保祿三世(Paul III)皆然。但第一位公開承認自己有情婦與子嗣的教宗,是15世紀末就任的亞歷山大六世(Pope Alexander VI),他有十個左右的非婚生子女,甚至在高齡60時都有女兒出世,可見性活動相當活躍。

曾傳出同志疑雲的教宗一樣不計其數,可惜筆者在此列舉不出什麼美好的羅曼史。除了上述提到的本篤九世,被判定為吃甜瓜時噎死的保祿二世(Paul II)後來被史學家發現,他死時疑似正在跟男侍從享受魚水之歡,可能死於「馬上風」。

最惡名昭彰的莫過於出資建造西斯汀禮拜堂的思道四世(Sixtus IV),史學家斐蘇拉(Stefano Infessura)曾在著作當中揭發他以權位來換取年輕神職人員的肉體,許多受害者/受益者最後當上樞機主教,甚至有人高居紅衣主教職位。其爆料內容太引人矚目,堪稱是文藝復興時期的#MeToo運動。

改革的可能?

天主教會歷經千百年變遷,也許教宗本人不再荒淫無道,政治力介入教宗選舉的傳聞也不像過去如此嚴重,但內部的腐化卻依然沒有止息。唯一的解方或許是讓天主教真正面對人性的限制,而非以不切實際的禁慾主義、獨身主義去綑綁神職人員。但目前方濟各的態度顯然不能滿足改革派的期望。

一部像是《教宗的承繼》這樣的電影,將改革希望賦予在教宗方濟各身上,略過不談教會內部的政治鬥爭,把問題簡化成他與前任教宗本篤十六世(Benedictus XVI)的閒話家常,以披薩與足球帶過保守與進步派的路線之爭,但事情絕非這麼簡單。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