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邂逅在六號車廂》鏡頭下的「真實俄國」,兼談俄國影業參與國際合製

《邂逅在六號車廂》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邂逅在六號車廂》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跨國合製」是現代電影業趨勢,雖然台灣電影仍多屬本地製作,但在地理距離相近的歐陸國家則已行之有年。近年俄國開始鼓勵跨國合製,吸取他國經驗的同時,也盼以「國片」的定位打進合作國市場。

今年坎城影展主競賽選入兩部以俄羅斯為主要故事背景的作品:《邂逅在六號車廂》(Купе номер 6)、《夢流感》(Петровы в гриппе),皆屬跨國合製佳作,前者由芬蘭導演尤侯・郭斯曼寧(Juho Kuosmanen)執導,芬蘭、俄羅斯、德國和愛沙尼亞參與製作,後者為俄國導演基里爾・賽勒布倫尼科夫新作,俄羅斯、法國、德國與瑞士聯合製作。

賽勒布倫尼科夫至今仍被政府限制出境,因多次創作同志題材作品,以及第七工作室案緩刑期未滿的情況下,近期不太可能再獲得政府補助,而導演也更傾向尋求國內的私人投資與國外資金。因此,以獲俄國文化部支持的《邂逅在六號車廂》來看俄羅斯電影業參與國際合製的情況,將更符合現今俄國政府與電影產業意向。

「外國視角」下的俄羅斯

歐美電影中偶有俄國角色,但臉孔十分單一,多是惡棍、間諜,且經常由歐美演員操著厚重腔調演出,有時則找來俄國演員,使其發展受到局限(這同時也是東歐演員參演歐美電影時面臨的問題)。

《邂逅在六號車廂》是一部精準描繪俄國人樣貌的作品,透過郭斯曼寧的「外國視角」,細膩捕捉俄國人的日常與心理。本片敘述在莫斯科讀書的芬蘭女孩勞拉想與女友到莫曼斯克探訪古老岩刻,最後卻因女友以工作為由拒絕而獨自前往。在到莫曼斯克的長途臥鋪火車中,勞拉遇上了狂放難搞的俄國礦工里奧哈,兩人從最初互相厭棄,到最後成為了彼此心裡的某道風景。

許多人傾心鐵道風光,在國土浩大的國家中,搭乘耗時需好幾個日夜的長程火車相當常見。旅程中會遇到形形色色的旅客、房友,而因為在諾大國家中能相遇即是緣分,且「僅止於」這趟旅程的交會,許多人都願意向陌生人敞開心房。他們長期生活在地廣人稀的國家,明白「相遇」、明白「人」的可貴,因此一旦遇上了,把酒言歡、訴衷情都是被允許的任性。如同找到樹洞一般,旅人彼此傾吐,而不將這段感情帶下火車。

《邂逅在六號車廂》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邂逅在六號車廂》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俄式悲傷與浪漫

本片不僅透過勞拉與里奧哈的互動呈現俄羅斯式的情誼,在全片的詩詞、對白中,也深刻描繪了俄國人的靈魂深境,例如片頭聚會、車廂內部的細緻重現、片尾曲選用風靡90年代俄羅斯的〈Voyage, voyage〉、勞拉與里奧哈的對話等,而其中最為重要的一句便是:「唯有了解過去,才能更加理解現在。」

雖然是由勞拉說出,但這句話非常貼合俄國社會長期以來對於「正統性」的堅持,歷史必要求其主幹之正確,而其他枝微末節才有能夠討論的空間。「正統」、「正確」來自知識份子的激烈爭辯,不論宗教、國體、哲學概念,都追求溯源,尋求過去、現在與未來的連貫性。在藝術作品上,訴求批判,而非推翻,因此可以看到許多導演在面對過往時,雖帶著批判的視角,但絕不會否認自己也曾經身在那樣的年代,甚至不否定自己對於該年代的情感認同。

除了時間上的連結之外,片中也可以看到人們對於「當下」的珍惜,里奧哈的朋友對勞拉敬酒,敬「現在她在這裡」,不求健康、功名,只因此時此刻、此人此地。人們對每個當下十足珍視,所以這段感情能否延續並不是那麼重要,甚至因為知道他們不會有以後,在當下才能如此投入、自在地相處,在皚皚白雪之中,萍水相逢的緣分已然足夠。

本片透過對話揭露角色的性格與背後故事,沒有太多哲學性的談話,而是與一個隨機房友的簡單、瑣碎的談天。導演抹去對火車旅行的過度浪漫幻想,揭開旅途中所有的不便和尷尬,如此真誠和真實,卻反過來使得兩人的相遇如此浪漫。

《邂逅在六號車廂》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邂逅在六號車廂》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俄羅斯參與跨國合製的拉力與目標

《邂逅在六號車廂》代表芬蘭角逐2022奧斯卡最佳國際影片,這也是首度同時有兩部俄國製作的電影進入最佳國際影片長名單。更難能可貴的是,本片是一部非常俄羅斯的外國電影,不同於多數以刻板印象解讀俄羅斯的作品,俄國媒體普遍給予很高的讚譽,但本片因為俄國疫情嚴峻的關係而延檔,暫無法得知大眾觀感。

本片拍攝地點橫跨莫斯科、莫曼斯克……等地,盡顯雪國之美,而吸引外國電影人到俄國拍攝,正是俄國政府近來推廣跨國合製的其中一個目標。每年有超過兩百部電影在莫斯科拍攝,但莫斯科必須面對與布拉格、柏林等地的競爭,尚未成為跨國取景的第一首選。

目前俄國以能夠在莫斯科拍攝出莫斯科、柏林、底特律等城市,以及許多自然保護區的天然景緻為主打,配合電影權力下放、推廣區域電影的政策,吸引外國導演到俄國拍攝,同時給予相關補貼支持,並訓練精通英語的人才,以盼與國際接軌。

今年許多國際影展盛大開幕,俄國也以「與俄羅斯聯合製作」作為今年參與影展、市場展的主軸,而其主辦的「Key Buyers Event」邀請多國電影工作者分享購買、發行、聯合製作俄國影視作品的經驗,欲將俄羅斯電影推往國際的意味濃厚。

對俄國電影來說,參與國際合製或許是打開國際市場的其中一個方法,因為不論是傳統的俄國大片、藝術片在市場上都難以與他國電影抗衡。這也造成一個問題:「俄羅斯的形象是由他國塑造」,由於外國觀眾不習慣俄式敘事,且俄國電影習於以自身文化、經典作為隱喻、符碼,甚至整體故事背景,造成觀眾經常無法接收到電影透露的訊息。「跨國合製」是個突破困境的方式,改變俄國電影敘事上過於「高冷」的問題,但又能呈現俄國創作者想傳達的俄國、俄國人形象,雖然可能會犧牲掉部分思想、文化的置入,但不失為一個折衷辦法。

除了導演、編劇之外,越來越多俄羅斯演員進軍國際。Roskino今年6月與美國《綜藝報》(Varitety)合作刊出〈12位崛起的俄羅斯人才準備登上國際舞台〉,介紹受到國際矚目的演員、編劇及導演,本片男主角尤拉.鮑里索夫1(Юра Борисов)也在其中。

說他是今年最耀眼的俄國男演員一點也不為過,他出現在各大國際影展紅毯上,除參演上述兩部坎城主競賽片外,還有入圍威尼斯影展主競賽的Captain Volkonogov Escaped(Капитан Волконогов бежал)、地平線競賽的Mama, I'm Home(Мама, я дома),入圍盧卡諾影展主競賽的Gerda(Герда),在國內最大的本土影展「索契電影節」則有六部他參演的作品放映。2010年代是俄國演員開始參與國際的時刻,Roskino也曾為演員支付差旅費到國外參與演出,而現今國際VOD崛起,它們企圖開發更多元的作品,也提升了俄國演員國際參與的機會。

尤拉.鮑里索夫(Юра Борисов)。 圖/取自IMDb
尤拉.鮑里索夫(Юра Борисов)。 圖/取自IMDb

小結

《邂逅在六號車廂》可說是俄國電影跨國合製的一次成功嘗試,能否持續在跨國合製電影取得成功,拉近俄國電影業與世界的關係,就端看俄國政府的持續行動,以及對於外資、外國公司限制的鬆綁程度。

郭斯曼寧打破公路電影的公式,將俄國的粗暴與溫暖都濃縮在一趟鐵道旅程,它是浪漫的,也可以是悲傷的。本片給予世界一個更加容易凝視俄羅斯的方式,之於俄羅斯,鏡頭內的他們是如此似曾相似,勞拉與里奧哈的相互理解,或許正如同本片為俄國開闢一條通往世界的秘徑。

《邂逅在六號車廂》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邂逅在六號車廂》劇照。 圖/台北金馬影展提供

  • 尤拉.鮑里索夫曾於受訪時表示,更傾向於使用這個名字,而非本名尤里.鮑里索夫(Юрий Борисов),目前俄國媒體幾乎已全面使用「尤拉.鮑里索夫」,他希望未來國際也能這樣稱呼他。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