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全國大停課,前線醫護的新挑戰——托育及照顧問題

對於醫護人員來說,現在各急救責任醫院、設置專責病房之醫療機構的人力緊繃,醫護一旦選擇「請假」回家照顧小孩,便會面臨「沒有醫德」的指控。示意圖。 圖/路透社
對於醫護人員來說,現在各急救責任醫院、設置專責病房之醫療機構的人力緊繃,醫護一旦選擇「請假」回家照顧小孩,便會面臨「沒有醫德」的指控。示意圖。 圖/路透社

近日新冠肺炎疫情之本土病例遽增,雙北地區於5月14日升級第三級疫情警戒,昨日(18日)也傳出台北市長柯文哲、新北市長侯友宜預備將警戒提升至第四級。於此同時,同日下午的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記者會,教育部長潘文忠也宣布全國大停課,全面改採線上教學模式因應,至於補習班、幼兒園、托育中心也全面停止學生到校,許多托嬰中心也陸續停止收托。

家裡有孩子的一般勞工,即將面對的挑戰是「照顧、工作二選一」,可以冒著被扣年終獎金或績效獎金的風險,向雇主申請防疫照顧假來照顧孩童,不過,對於醫護人員來說,現在各急救責任醫院、設置專責病房之醫療機構的人力緊繃,醫護一旦選擇「請假」回家照顧小孩,便會面臨「沒有醫德」的指控。

三級警戒全面大停課帶來新問題

蔡英文總統在官方臉書上指出,因應全面大停課措施,家中如有12歲以下孩童,其家長可以申請「防疫照顧假」。

筆者必須明白指出,這裡的防疫照顧假「完全沒有給付薪資」,再者,一般勞工或有些許選擇權,願意為了孩子放下生計、冒著被主管討厭的風險而請假,然而,基層醫護近日工作量爆增、大醫院擠滿了恐慌的篩檢人潮,所有的醫護必須上戰場共同維護民眾的安全,這個時間極少有醫護同仁會勇敢請假來照顧小孩,一旦請了假就是讓有限的醫療人力更加過勞。

甚至最近工會觀察到,因為停課、家中無長輩代為照顧、不敢請防疫照顧假的部分醫護,無可奈何之下將孩童帶到醫院裡面上班,此舉反而提升了醫院內部感染控制及孩童的染病風險。

疫情前後,醫護養育孩童的辛酸

去年3月肺炎疫情緊張時期,有許多報導(連結一連結二)指出醫護的小孩到校上課被歧視、被要求自行隔離14天。害怕病毒是人之常情,但過度恐懼不僅造成社會恐慌,更對在前線奮戰的醫護心理造成一大打擊。

今年5月,病毒再次捲土重來,侵入社區造成感染,不幸的事件一再重演,日前臺北市立聯合醫院工會理事長郭蕢瑩護理師投書媒體,反應有和平院區護理師的小孩,在校園中被不當對待,校方人員把孩童的桌椅搬到教室最後方,經過護理師家長反彈後,校方竟然表示「如家長表示不服就自行把小孩帶回自修」。

在COVID-19病毒尚未全球大流行以前,台灣醫療界對於醫護生養小孩的相關鼓勵措施與配套就十分缺乏,依據勞動部統計全台共19種行業類別之《育嬰留職停薪期滿復職關懷調查》報告書,其中有關「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的勞工,在「申請育嬰留停過程遭遇事業單位或上級長官阻撓或刁難情形」比率,在2019年4月資料顯示排名第三;在2020年4月的最新數據中更奪下冠軍!「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的主管,這兩年刁難勞工請育嬰留停的方式,都以「威脅降職」或「無法回復原職」為最大宗,其次則為減薪及扣發獎金。

依據勞動部統計,「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的勞工,在「申請育嬰留停過程遭遇事業單位或上級長官阻撓或刁難情形」比率,在2020年4月的最新數據中奪下冠軍。 圖/路透社
依據勞動部統計,「醫療保健及社會工作服務業」的勞工,在「申請育嬰留停過程遭遇事業單位或上級長官阻撓或刁難情形」比率,在2020年4月的最新數據中奪下冠軍。 圖/路透社

醫師及護理人員孕產育兒的挑戰

《性別工作平等法》第15條規範,女性受僱者分娩後可請產假八週,薪資照領。但根據醫師勞動條件改革小組2018年5月發布的《醫師孕產育兒權益調查報告》顯示,有高達四成曾經懷孕的女醫師,其產假根本不會請滿八週,更遑論只能領六成月薪的育嬰假(2021年7月1日起預計調整為八成薪資。);另外在伴侶有懷孕經驗的男醫師中,有45%表示,自己根本不會請育嬰假或陪產假。

無論醫師的性別,大家共同的擔憂就是害怕造成院內單位或科別人力不足,甚至影響到住院醫師完訓時程。此外,醫療機構常有些具感染性或放射線風險的場域——例如化療藥物或放射線相關儀器設備——對於懷孕及哺乳中的女性勞工具有傷害性或危險性,但調查卻指出,有高達78%的懷孕女醫師不曾接受《職業安全衛生法》第31條規範的「母性健康保護評估」,沒有進行風險管控、評估比率偏低,也造成女醫師在懷孕時暴露危害風險的機會增加。

今年4月,正當社會大眾熱烈討論美國中情局(CIA)發布台灣生育率全球倒數第一的新聞,台大醫院企業工會就有護理師反應,自己曾向護理部長官報告得知自己懷孕、無法輪值夜班,卻馬上遭到主管回應「你不會避孕嗎?」而今年5月母親節剛過,台北市立聯合醫院企業工會旋即召開記者會,指控台北市政府因護理師請育嬰假、產假而苛扣績效獎金與年終獎金。雖然醫管高層以獎金發放必須考量實際貢獻為由一再否認,但不平等的考核機制至今仍然無解。

依據北市聯醫工會表示,現行規範還導致「請同樣長度育嬰假、被扣錢年數不同」的不公平狀況。舉例來說:A護理師於2016年12月至2017年11月申請育嬰假,因此完全領不到2016年、2017年整整兩年的年終獎金,但B護理師於2017年1月至12月申請育嬰假,則是被扣2017年的年終獎金。在護理人員的薪資結構當中,獎金是佔比很高的一個項目,如果規範不調整,那等同請育嬰假、產假的護理師,正遭遇到變相扣薪的狀況。

總結

無論是醫學中心、區域醫院或地區醫院,歷年來種種不友善懷孕、生產、育兒的制度與現象,都讓基層醫護備感心寒,再加上突如其來全國大停課的措施,更是增添了基層醫護所必須面臨的挑戰。疫情當前,有許多政令臨時公布尚可諒解,但如果要準備長期抗疫,政府必須立即正視短缺的醫療人力,參照OECD各國提供醫護全額薪資的照顧假及在宅托育服務,並核發補助,或強制醫療機構的盈餘必須拿來妥善安置醫護人員尚須照護的孩童。

有句諺語道:「兵精糧足,將士用命!」在狀態緊繃的時刻,唯有讓醫護完全放心、不必擔憂照顧小孩的問題,才有可能全心打好這場長期防疫戰。

在狀態緊繃的時刻,唯有讓醫護完全放心、不必擔憂照顧小孩的問題,才有可能全心打好這場長期防疫戰。 圖/路透社
在狀態緊繃的時刻,唯有讓醫護完全放心、不必擔憂照顧小孩的問題,才有可能全心打好這場長期防疫戰。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