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高利貸帝國:一帶一路野心現形,窮國深陷北京債務陷阱

寮國國有企業寮國電力在9月1日於首都永珍和中國南方電網簽署協議,被疑為誤陷中共「債務陷阱」之最新受害國家。 圖/新華社
寮國國有企業寮國電力在9月1日於首都永珍和中國南方電網簽署協議,被疑為誤陷中共「債務陷阱」之最新受害國家。 圖/新華社

近年積極參與中國一帶一路計畫的寮國,9月初因為無法如期還款,被迫將大部分國家電網控制權交給總部位於廣州的中國南方電網公司,被疑為誤陷中共「債務陷阱」之最新受害國家,震驚國際。

根據《亞洲時報》(The Asia Times報導,寮國向中國舉債投資多項湄公河水電工程,以及貫通中國雲南省與中南半島,耗資高達60億美元的高鐵計畫。

寮國失去國家電網控制權

據悉,寮國人口只有七百多萬,高鐵沿線多為人跡罕至的村落,在寮國的開發效益備受爭議,被輿論批評為獨厚中國的「白象工程」,但是寮國人民對政府親共決策沒有能力制衡。此項高鐵工程費用約六成是寮國向中國進出口銀行貸款支付,其餘四成則由某家中寮兩國合資公司支付,然而該公司有七成股份是中資,寮國資金僅佔三成。

8月初《日經新聞》曾經報導,截至2018年底,短短四年來中國當局對68個開發中國家放貸倍增,規模相當於世界銀行貸款給這些國家的總額。中共藉此擴大國際影響力,也讓貸款國家深受中共政策以及合約所控制,難以自拔。

根據世界銀行所掌握數據顯示,上述68個國家中,有26國對中國債務超過其GDP的5%,有14國對中國債務超過GDP 10%。人口數僅約92萬,位居非洲東北部亞丁灣西岸戰略要地的吉布地共和國(Republic of Djibouti),對中國債務則高達該國GDP的39%,。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提供的貸款利率平均高達3.5%,遠高於世界銀行(World Bank)的1%,以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0.6%,顯然是放高利貸。

這些開發中國家之政要為什麼甘冒風險、付出數倍的利率成本,選擇昂貴的中國貸款?主要原因之一是因為中國貸款較為鬆散,比較不會強制要求貸款國家之財政紀律以及條件。然而檯面下的現實是,如果無法如期連本帶利還錢給中國,這些貸款國家常要付出國土、港口或天然資源等昂貴代價。

許多國際金融資本操作經驗豐富的西方國家政要與專家警告,中國以鬆散的條件放高利貸,等於是利誘「窮國」政要讓國家深陷「債務陷阱」,這些高利貸大多與一帶一路基礎建設有關,恐將損及國本、傷害公義,相當值得擔憂。

最常被舉證的惡例,便是斯里蘭卡為償還建港債務,2017年將具有軍事與商業價值的深水港漢班托塔(Hambantota)租借給中國99年,經調查建港過程恐有大量資金流向斯里蘭卡前總統口袋。另有許多國家多方借貸,表面上是減少受制於北京,卻也讓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與世界銀行警告,這些國家很可能以債養債,將低利率的IMF與世界銀行融資先拿來償補中國債務黑洞。

此外,今年初美國華盛頓特區智庫「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發表研究報告,顯示中國為發展中國家所提供的貸款與世界銀行貸款相比較,還款期與寬限期較短,利息卻高得多。隨著新冠疫情爆發,中國的高利貸正使貸款國家的債務風險劇增。

寮國向中國舉債投資多項湄公河水電工程,以及貫通中國雲南省與中南半島,耗資高達60億美元的高鐵計畫。圖為位於寮國北方的工程段上,掛有「一帶一路建精品,中老(寮國另譯為「老撾」)友誼永長存」旗幟。 圖/新華社
寮國向中國舉債投資多項湄公河水電工程,以及貫通中國雲南省與中南半島,耗資高達60億美元的高鐵計畫。圖為位於寮國北方的工程段上,掛有「一帶一路建精品,中老(寮國另譯為「老撾」)友誼永長存」旗幟。 圖/新華社

全球最大高利貸帝國

中共利用一帶一路輸出巨債,恐成為全球最大高利貸帝國,此現象近年逐漸引起專家與輿論注意。例如去年7月《彭博社》專欄作家夏瑪(Mihir Sharma)發表文章指出:中國不僅是全球最大的商品出口國,也成為最大的發債帝國;「一帶一路」表面上似乎要協助歐亞非發展中國家發展經濟,但是暗藏輸出巨債的野心。

夏瑪警告,「一帶一路」不像一般基礎建設融資專案,其貸款額度和貸款條件都相當不透明,對窮國可能是債務噩夢。文章並指出許多分析師以及美國高級官員擔心,中國初期協助發展中國家修建基礎設施,但是修建設施的貸款利息特別高,貸款國家往往陷入資不抵債的困境——這是中共別具野心的戰略設計。

早在2017年,時任北京大學商學院副教授包定(Christopher Balding)已經警告一帶一路的高利貸現象,強調一帶一路計畫與一般低利或者無息的「國際開發援助計畫」截然不同,中共當局所設定的融資利息甚至高於市場行情。目前任教於越南,專長為美中貿易關係的包定教授提醒,一帶一路計畫中鐵路、港口等基礎建設的承包商幾乎都是中國企業,原料資材都來自中國,就連勞工也都是中國人。

其實在推動一帶一路計畫之前,北京已向國際大放高利貸。有德國最具影響力智庫之稱的「基爾世界經濟研究院」(Kiel Institute for the World Economy)曾經指出,2000至2017年中國對其他國家放貸飆升10倍,從不到5,000億美元飛漲至超過5兆美元,而且發展中國家向中國貸款約達半數為隱藏債務。此外,北京大多透過國企向海外放貸,收款人也多為國企,貸款國家對於他們向中國貸款的數字與詳情往往不明——數十低收入國家的債務惡化高於預期,中國貸款是主要推動因素之一。

如今北京發放全球的高利貸似乎已經成為收買全球戰略物資、佈局戰略要地的利器,世界正為此付出沈重代價。

位於寮國首都永珍的馬豪索綜合醫院,也是獲得中國援助興建的計畫之一。 圖/新華社
位於寮國首都永珍的馬豪索綜合醫院,也是獲得中國援助興建的計畫之一。 圖/新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