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USCC警告「小心灰色地帶」:投資在美上市中企的風險

USCC警告投資人,投資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必須當心多種風險。 圖/美聯社
USCC警告投資人,投資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必須當心多種風險。 圖/美聯社

美國國會所屬「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10月2日警告投資人,投資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企業,必須當心多種風險,其中特別要注意中企財報透明度不足,恐隱藏企業弊端、危及投資效益,並且可能威脅美國國家安全。

本次USCC發布的報告主題為「在美國主要證券市場上市的中國企業」,內容指出至10月2日為止,在美國上市的中企至少有217家,總市值達2.2兆美元,其中有13家為中國國企。

報告提醒投資人警惕長期被中企鑽漏洞的灰色地帶,由於許多中企利用海外註冊公司在美國上市,其總部或重要辦公室的主要國籍不明,因此在美上市的中企應該不只217家。

中共阻撓美方審查上市中企

報告指出,雖然2013年美中兩國簽署合作備忘錄,可讓美國負責監管上市公司的「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向中國稽核當局取閱中企的財會資料以便審查,然而七年來,這備忘錄等於是擺著好看、備而不用,中共當局百般阻撓美方審查之要求,奇怪的是美方多年來卻也視而不見、消極以對。

USCC報告強調,中企財報透明度不足,存在僥倖空間,造假案件頻傳。此外,PCAOB發現全球有260家在美上市公司無法審查,其中有238家總公司位於中國以及香港,這些企業由於不遵守國際審計規範,財報存疑,其估值與投資之可信度也受影響。

另外值得投資人注意的是,如果在美上市的中企涉及詐欺,中共當局可以關閉或控制該企業,美國投資人要想通過中國法律體系,向出事的中國母公司求償,難如登天。

報告指出,在美國上市的許多中企流行運用境外公司進行VIE架構(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可變利益實體),以協議控股結構規避中國資本流動之嚴格管控,在中國有非法風險。

所謂VIE架構,是針對中國法律限制外資投資重要產業所提出的變通方式,原則上將中國境外上市企業與境內業務分離,境外上市企業透過協議控制境內業務實體,並將利潤轉移到境外公司。

事實上,此法也正是改革開放以來,許多中共特權階級據以在海外資本市場牟取暴利的灰色地帶,所謂「非法」風險,不如說是中共專制下獨特的「人治」風險。

報告舉例指出,去年北京大學管理學院教授吉利斯(Paul Gillis)調查發現,182家在美上市中企中,有125家運用VIE規避中共管控。另有報導指出,大多數在海外上市的知名中企,多以VIE規避中國法規、募集海外資金,包括新浪、百度、騰訊、阿里巴巴等龍頭企業,其中新浪便是第一家以VIE架構在美國成功上市的企業。

此外,由於在美上市中企有多家國企,直接聽命於中共黨中央甚至解放軍,中共多年前也「立法」要求中企不得抗拒上繳中共要求的所有情報資料,因此USCC的報告再度強調,投資中企可能會支持或資助違背美國國家利益之行動,例如發展惡意監控技術、資助中共軍事科技等等。

於2000年10月經過美國國會授權設立的USCC,主要負責監督和調查美國與中國之間的國家安全和貿易問題,從共和與民主兩黨國會議員中任命成員,每年定期或依時局不定期發布報告,為美國國會以及行政當局,研究與決定美中政策的重要機構,成立迄今屆滿20年。

不久之前,USCC曾於7月初發布報告指出,從2000年以來,美國跨國企業在中國市場積極擴張20年,不僅在中國創造的就業機會成長六倍、在中國的商業資產增加15倍,並且已經從製造業領域快速發展到高產值研發領域。

USCC在7月份的報告顯示,目前美國企業在中國僱用約170萬名員工,在中國的大型美國企業很可能在利益驅使以及欠缺警覺意識下,力助中國實現有如「中國製造2025」等國策目標。USCC提醒,許多跡象顯示美方在促進中國發展之餘,已經威脅美國產業競爭力以及高科技地位,敦促國會與行政當局務必重視、積極保護美國之領先地位。

新浪是第一家以VIE架構在美國成功上市的企業。 圖/歐新社
新浪是第一家以VIE架構在美國成功上市的企業。 圖/歐新社

中共一直視美國為最大對手

除了經貿問題,USCC也特別關注中共威脅美國國家安全問題。在今年6月24日主辦的公聽會中,USCC強調早在美國近期承認中國是競爭對手之前,從毛澤東時代疾呼「超英趕美」開始,中共就一直把美國視為最大戰略競爭「對手」(adversary),從來沒有停過。

正如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教授諾頓(Barry J. Naughton)在這場名為「中國如何看待與美國的戰略競爭」的公聽會所言,中共從建政之始,就把美國視為最大敵手,「中國領導人當然認為自己正在與美國進行經濟、技術和戰略的競爭。自1949年以來,超越發達國家的動力,在中共決策中幾乎不變。」

早在去年5月6日,USCC發表《中國企業如何從美國促進技術轉移》(How Chinese Companies Facilitate Tech Transfer from the US報告,揭露中共竊取美國尖端科技與智慧產權的六大招數,包括直接投資、創投、合資、徵才、爭取審批許可、網路間諜,這些招數大多獲得中共當局支持與資助。

去年底USCC在2019年度報告中,向美國國會提出38項對中政策建議,2018年的年度報告則提出26項建議。USCC的建議雖然沒有行政強制力,但能夠影響決策、聚焦議題、形成輿論壓力,近年許多建議也已經成為美國國會對中關係的重要立法基礎,至於2020年度報告重點為何?在新冠病毒肆虐、美國大選方殷之際,將更值得各方關注。

USCC的報告指出,中共竊取美國尖端科技與智慧產權的六大招數,包括直接投資、創投、合資、徵才、爭取審批許可、網路間諜等。 圖/美聯社
USCC的報告指出,中共竊取美國尖端科技與智慧產權的六大招數,包括直接投資、創投、合資、徵才、爭取審批許可、網路間諜等。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