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非對稱建軍下,如何理解對美採購「智慧型水雷」的弦外之音?

駐美代表蕭美琴日前披露,我國正向美洽購智慧型水雷。圖為美軍機掛載智慧型水雷。 圖/取自DVIDS網站
駐美代表蕭美琴日前披露,我國正向美洽購智慧型水雷。圖為美軍機掛載智慧型水雷。 圖/取自DVIDS網站

駐美代表蕭美琴日前披露我國正與美國磋商籌建「岸防巡航飛彈」(CDCM)以及「智慧型水雷」等非對稱防禦能力。

據瞭解,該「智慧型水雷」,應是美軍所使用的「迅擊」(Quickstrike/QS)系列空投水雷。該雷可以各型飛機投放,包括P-3C反潛機或F-16等快速戰機。傳統型QS又分為Mk 62-64 與Mk 65 兩系列,前者直接以各型不同重量級的空用炸彈加裝水中目標感應器/引信(磁性,音響,水壓等) 改製而成。

譬如說,Mk 62就是以500磅的Mk 82、Mk 64就是以2000磅 的Mk 84的炸彈改裝而成。Mk 65則針對水雷作戰需要而重新設計厚度較薄的外殼,裝藥量較多,所裝填炸藥威力也較大,因而對艦船破壞效果較佳。Mk 65的安全/備炸裝置也有更新,精進型並可程式設定,以因應更複雜的環境與目標。

Quickstrike水雷

QS系列屬於沉底雷,早期型號可布放在300英呎(91公尺)深的水裡,Mk 65理論上可用於600英呎(182公尺)深度,但實際上有效布放水深都不超過5、60公尺。這對於台灣近岸防禦性布雷,甚至在大陸沿岸或軍港附近攻勢布雷,都應綽綽有餘,蓋台灣海峽絕大部分水深均在50公尺以內,大陸東海與南海沿岸主要海軍基地附近的水深基本上也都還不到100公尺。故若戰術運用得當,QS水雷對共軍犯台水面艦艇、乃至於潛艦都可構成一定威脅,至少也可限制、牽制其活動範圍與運動自由度。而像Mk 65這種2000磅級的水雷,裝藥威力接近2000磅之TNT,對中大型艦船在爆炸半徑90公尺範圍內均具可觀破壞力。

不過,無論Mk 62-64或Mk 65,都已是4、50年前的概念與核心技術了。美軍近年來已在研發部署以JDAM衛星導引炸彈為基礎的新一代空投水雷。目前已成功展示的有以JDAM改裝,可藉由GPS導引精準布放的Quickstrike-J(QS-J),以及加裝滑翔翼套件的增程型Quickstrike-ER(QS-ER)。從3萬5千英呎高度投放時,後者最大滑翔射程達40海浬(74公里),可延展作戰空間,大幅增進雷區精度,並提升布雷機之存活性。500磅級的QS-ER甚至可由類似空軍正計劃採購的MQ-9B大型無人機攜載布放。

事實上,兩、三年前就曾有學者專家建議台灣軍方高層研究籌獲這類新型空投水雷,並指出,由於美國早在2011年就已同意出售JDAM衛星導引炸彈給台灣,故獲得美方釋出QS-J等新型水雷的門欄應較低。參謀本部也確實於2018年開始推動爭取以JDAM為基礎的空投水雷,明顯著眼可快速投射、精準布放、前進部署,並可由低成本彈械(炸彈)彈性改裝等特性。而這應該就是此次「智慧型水雷」案的緣起。

「迅擊」系列空投水雷可以各型飛機投放,包括P-3C反潛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迅擊」系列空投水雷可以各型飛機投放,包括P-3C反潛機。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本位阻力

根據國防部2015年1月向立法院的報告,軍方顯然至少在2014下半年就已向美國提出申購空投水雷的要求。然而,過去五、六年來確都沒有顯著進展,這箇中原因很多。

十餘年來,在台灣無法(或不願)顯著提高國防支出的僵持下,美軍方與國安體系已認定唯一可行之道,就是讓台灣改採所謂「創新、非對稱」以求不首戰即敗的防衛戰略。

然而,台灣近年來的國防建軍主導者卻對契合美方意見而衍生出來的「整體防衛構想」(ODC)所主張之非對稱防禦能力泰半陽奉陰違、意興闌珊。再加上其他主要傳統建軍案(如潛艦、戰機、自製飛彈等)耗資巨大,在排擠效應下,諸如水雷等案的投資優先順序始終偏低。

當然也不乏美方因素。今年初跟一位美國政府涉台政策官員談起此事,其看法就相當有趣。他說,美國是一個海權國家,主張全球自由航行,必須仰賴制海(sea control)來確保航行自由,故美國海軍很自然地對輸出可能妨礙其行使海權任務之能力或技術興趣缺缺,甚至低調掣肘阻滯。這也是美國迄今甚少對外國出售先進水雷技術的根本原因。

這些美台軍方的本位考慮,不僅解釋了台灣方面對爭取先進水雷的力道為何遠不如採購戰機、戰車或火炮來的積極,也說明了美方雖然自2008年以來就不斷強調台灣應更重視包括水雷等非對稱防禦能力,卻遲遲未提供我先進水雷的弔詭現象 。

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攜帶「迅擊」(Quickstrike)水雷。 圖/取自DVIDS網站
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攜帶「迅擊」(Quickstrike)水雷。 圖/取自DVIDS網站

美方主導非對稱建軍

美國防部主管印太事務的代理助理部長海大衛,去年10月在美台國防工業會議演說時表示,美國願意配合台灣的防衛需求,而去年同意出售的M1A2戰車,F-16戰機等傳統兵力即為實證。但他強調,台灣也亟需其他相對成本較低、效益較高、獲得期程較短、存活性較佳的非對稱防禦能力,而美方今後會更優先考慮這些需求。

從最近幾個「彎道超車」優先排上明年度預算的軍購案來看,似乎都是美方主導的需求,誠如海大衛所預示。無論是優先籌建與美軍共通ISR(情報,監控,偵查)能力的MQ-9B大型無人機,還是魚叉CDCM岸防飛彈系統,或是現在商議的智慧型水雷,都是美方強力建議、積極支持的案子。且都是在盡可能短期內獲得並建立可恃戰力的方案,而不是繼續等待我們已經搞了多年的研發或自製方案。可見,美國對中共近期軍事威脅的嚴峻已至感急迫,不得不出重手直接指導台灣建軍。

同時,由於軍方體系的長期消極阻力,對於非對稱建軍牛步,甚至排斥主張此類防衛構想的聲音,自去年起美方就似有直接訴諸我方高層的跡象。從最近蔡政府由駐美代表主動證實正與美國磋商岸防飛彈、智慧水雷等非對稱防禦軍購,不難窺見一斑。蔡英文總統顯然希望藉此機會初步兌現她在520就職演說中對加速發展著重機動、反制、非傳統等不對稱戰力之承諾,或至少以具體作為來對美方展現她在此議題上的誠意。

我國向美採購108輛M1A2戰車。 圖/美國陸軍
我國向美採購108輛M1A2戰車。 圖/美國陸軍

高層共識

事實上,正是因為在雙方政府高層取得默契共識下,才會出現部分建軍採購火速建案,編入2021年預算,並預計在未來三、四年內便可獲得裝備的破天荒建軍效率。除了藉直接提供美軍制式系統以大幅縮短成軍建立戰力時間,並減低研發自製的技術風險與性能不確定性外,美方所建議支持的這些建軍案也各有其著眼點。

譬如說,美方堅持要求我採購魚叉CDCM岸防飛彈,主要基於美軍前幾年評估結果,對台灣現有之岸置反艦飛彈系統在複雜、高強度電子干擾環境下能否充分發揮性能難以確認。而重新測試驗證、甚至進行改良則曠日費時,恐緩不濟急。故美台雙方以台灣產能不足的理由,同時藉美方同意釋出軍規GPS並將與自製的雄二、雄三搭配作戰以增加共軍干擾困難之說,體面圓釋了此難言的尷尬。

美國希望台灣先採購部分MQ-9B無人機,而不是等待自行研發成果,則是為了盡快構建能與美軍在戰時可共通的ISR直接(情監偵)能量,以為(無正式協防條約下)「臨時特設」(ad hoc)性質的美台聯盟作戰,在目前的政治侷限下盡可能預做準備。

水雷則是防禦型武器,但空投型智慧水雷遠程快速布放的能力,針對兩棲進犯的水面艦艇尤具阻滯共軍進犯艦隊行動自由,甚至擾斷某些特定基地,港灣或航道,均甚具價值。美國此次願意跟台灣認真討論提供智慧水雷,表示高層政策考量終將克服前述的雙邊軍方本位阻力,落實此非對稱建軍案。

美希望台先採購部分MQ-9B無人機,是為盡快構建能與美軍在戰時可共通的ISR直接能量。圖為MQ-9無人機。 圖/路透社
美希望台先採購部分MQ-9B無人機,是為盡快構建能與美軍在戰時可共通的ISR直接能量。圖為MQ-9無人機。 圖/路透社

範式升級

在美中大國競爭的格局快速成形,且在台灣基本上並未踩踏中方紅線、中共對我軍事威脅卻日益銳進的情況下,美國顯已認定須立即加強台灣自衛能力,尤其強調所謂的「非對稱」防衛能力,並旨在未來數年內就能收立竿見影之效。

事實上,這已是美方過去至少近五年來不斷催促台灣的方針,筆者之前也不止一次的撰文提示過,然台灣軍方暨其主導高層仍舊依循其傳統思維,甚至還排斥支持美方主張者。這令美方對台海局勢倍感焦急,終於發展至藉提升(到政治領導)層級向我方表達其關切與建議。

這些新軍事投資案凸顯美國政府高層——不再只限於美軍或五角大廈層級——正視台灣迫在眉睫的軍事威脅,已對美方戰略利益構成重大挑戰,從而直接參與推動協助台灣加速軍事現代化與短期應急措施的新趨勢。就國家戰略安全而言,這提升決策層級的美台軍事合作新範式,遠比出售任何新武器更具指標意義。

美軍B-52轟炸機投放QS智慧型水雷。 圖/取自DVIDS網站
美軍B-52轟炸機投放QS智慧型水雷。 圖/取自DVIDS網站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