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拜登政府首度對台軍售:M109A6自走砲「好事多磨」的省思

美國於美東時間8月4日終於正式通知國會對台灣出售40輛M109A6 155公厘自走榴彈炮車。 圖/美國陸軍
美國於美東時間8月4日終於正式通知國會對台灣出售40輛M109A6 155公厘自走榴彈炮車。 圖/美國陸軍

美國於美東時間8月4日終於正式通知國會對台灣出售40輛M109A6 155公厘自走榴彈炮車、20輛M992A2彈藥車、五輛M88A2救濟車、一套先進野戰砲兵戰術資料系統(AFATDS)以及1,698個精準導引砲彈套件(PGK)等,總共價值約七億五千萬美元。

這是拜登政府上任以來頭一樁的對台軍售,在台海軍事風雲日緊、國際趨於關注這個「地球上最危險」的美中對抗熱點之際,自然也被賦予了一定的指標意義。

好事多磨的「銳霆專案」

一般印象中,這個名為「銳霆專案」軍購案似乎拖了很久。雖然實際上並未嚴重延宕,但至少勘稱是「好事多磨」。

川普雖原本有意在其任內就將所有美台雙方都已達成共識的軍售案「清倉」(即完成通告國會),但此案卻因我陸軍所規劃採購的M982A1「神劍」(Excalibur)精準導引砲彈,礙於含有瑞典技術無法對台灣出口,必須另覓合適的替代方案。後來改選定這次一併通告出售的M1156/PGK精準導引套件,終能滿足陸軍需求,但也增加了作業時間,故無法在川普任期結束前完成審查程序。

此外,M109A6的軍售案其實早已於今年春季便已完成所有審查程序,隨時可以通知國會,但卻因紐約州出身的一位眾議院外交委員會重量級議員,對美政府的某些中東軍售案有意見,所以將所有的軍售通告卡住一段時間。台灣的M109A6案被殃及池魚,於是又被耽誤了幾個月。

事實上,美國上一次通告對我軍售,才不過是去年12月7日(FICS陸軍野戰通信系統)的事,迄今還不到八個月。這跟多年來歷任美國政府對台灣軍售時間間隔相比,絕對遠低於平均值。而即便以從新總統上任到首次通告對台軍售的時距,拜登政府此次(上任後的六個半月)也並未比川普(上任後五個月零九天)差太多,更遑論歐巴馬時代了——他的第一任其是上任後的一年零九天才首次軍售,第二任則是開始後將近三年才首度對台軍售。

瞭解了前述的背景脈絡,我們或可看出,拜登政府這次其實可以算是上台後,在相當短時間內就首度宣布對台軍售。其用意明顯是在與中共的激烈博弈中,欲透過實質的軍事協助來凸顯對台灣安全上的支持。

至於此次出售的武器是否最能有效嚇阻中共在台海的冒進,或拜登政府是否認同這種防禦能力?那倒是次要的。一來,這是前任(川普政府)來不及處理的案子,同時也是唯一程序妥善,便於用來加持動作的案子。

這個名為「銳霆專案」軍購案似乎拖了很久。雖然實際上並未嚴重延宕,但至少勘稱是「好事多磨」。圖為M109A6。 圖/維基共享
這個名為「銳霆專案」軍購案似乎拖了很久。雖然實際上並未嚴重延宕,但至少勘稱是「好事多磨」。圖為M109A6。 圖/維基共享
我們或可看出,拜登政府這次其實可以算是上台後,在相當短時間內就首度宣布對台軍售。圖為M109A6,攝於2011年。 圖/法新社
我們或可看出,拜登政府這次其實可以算是上台後,在相當短時間內就首度宣布對台軍售。圖為M109A6,攝於2011年。 圖/法新社

本次軍售的系統性能

從美國安全合作署(DSCA)的軍售公告中,提到「M109A6/M992A2車輛翻新、改裝與整修」一節或可看出,本次出售的M109A6砲車、M992A2彈藥車似為徹底翻修更新後的美軍中古車。由於M109A6早已停產,這其實不足為奇,也應該不會對裝備的性能或有效壽限有負面影響。

國軍現役各型火砲相比,M109A6具有整合式射控系統,可透過數位通信系統接收外來射擊任務指令、自動解算砲令並調整方位射角等各種能力,並能於停車後60秒內就射擊第一發。射擊完成後並可自動恢復至機動狀態,讓組員迅速轉移陣地,以避免敵軍反砲擊。在射擊性能方面,該砲使用傳統砲彈時射程為22公里。但由於這次未能獲得M982A1增程導引彈,故恐怕無法發揮40公里的最大射程。

陸軍此次也有引進美軍的「先進野戰砲兵戰術資料系統」(AFATDS),該系統可整合戰場火力支援所需之共同作戰圖像(COP),能有效綜合指管砲兵火力,並協調包括戰術飛彈與空中支援等其他火力。AFATDS可對從各感測系統偵測到的目標進行優先排序,並使用戰情資料結合指揮官的指令進行攻擊分析與火力安排,除了處理傳統的預定計劃目標外,亦可應付高時效性目標。

AFATDS曾於實戰中讓基層部隊於發現目標後四分半鐘內便可對目標實施打擊,遠遠快於之前的反應時間。美國去年便已隨HIMARS火箭系統出售了國際版的AFATDS給我國,可見陸軍正有計劃地引進該系統,做為提升砲兵射擊指揮能力的新標凖。

美國去年便已隨HIMARS火箭系統出售了國際版的AFATDS給我國,可見陸軍正有計劃地引進該系統,做為提升砲兵射擊指揮能力的新標凖。圖為HIMARS火箭系統。 圖/取自Lockheed Martin
美國去年便已隨HIMARS火箭系統出售了國際版的AFATDS給我國,可見陸軍正有計劃地引進該系統,做為提升砲兵射擊指揮能力的新標凖。圖為HIMARS火箭系統。 圖/取自Lockheed Martin

M109A6的配套:精準導引砲彈

本次隨「銳霆專案」M109A6自走榴彈砲的核心作戰需求也包括精準導引砲彈,以對泊地/換乘區之敵方兩棲載臺以及灘頭等目標區之目標實施有效精準攻擊。至於所規劃採購的精準導引砲彈,陸軍也是將美軍制式的M982A1「神劍」 彈視為首選。

然而,該彈因為是美國與瑞典合作發展,使用了一定含量的瑞典技術(彈體、彈底、彈道設計、酬載/裝藥),因瑞典法律禁止對「非國家」出口軍事裝備,故無法取得對台灣的輸出許可。

因此後來必須改採普通砲彈上加裝GPS-M導引/控制翼面套件(M1156 Precision-Guidance Kit,或稱PGK)做為替代方案。PGK的打擊精度(CEP,圓形公算誤差)可達10公尺,雖然遜於M982A1「神劍」的6公尺,但卻遠優於傳統的M549A1 155公厘砲彈在最大射程時的圓形公算誤差267公尺,更在該彈的有效殺傷半徑(約50公尺人員致命、150公尺致傷)之內。

同時,PGK套件的成本只需三、四萬美元,也遠低於M982這樣的精準導引砲彈,更是M982A1「神劍」彈成本20萬美元的六分之一。不過,由於PGK是以傳統砲彈為基礎,所以最大射程應該也僅限於無增程型傳統砲彈的檔次(M109A6射擊M549A1彈的最大射程為22公里)。

規劃採購的精準導引砲彈,陸軍也是將美軍制式的M982A1「神劍」 彈視為首選。然而,該彈因為是美國與瑞典合作發展,因瑞典法律禁止對「非國家」出口軍事裝備,故無法取得對台灣的輸出許可。 圖/美軍
規劃採購的精準導引砲彈,陸軍也是將美軍制式的M982A1「神劍」 彈視為首選。然而,該彈因為是美國與瑞典合作發展,因瑞典法律禁止對「非國家」出口軍事裝備,故無法取得對台灣的輸出許可。 圖/美軍
本次軍售改採普通砲彈上加裝GPS-M導引/控制翼面套件(M1156 Precision-Guidance Kit,或稱PGK)做為替代方案。 圖/取自USAASC
本次軍售改採普通砲彈上加裝GPS-M導引/控制翼面套件(M1156 Precision-Guidance Kit,或稱PGK)做為替代方案。 圖/取自USAASC

延伸省思:我國建軍的障礙

國軍此次向美採購M109A6自走砲系統,雖然終於功德圓滿,但其間所遭遇的困難顯具指標意義,值得軍方和政府高層注意,並研擬對策。

近年來,美軍為降低武器之籌穫時間、風險與全壽期成本,不斷擴展與盟邦軍事技術合作,以至於越來越多的美軍制式裝備要不然就是與北約、澳洲、日本、瑞典、以色列等盟國合作研發,甚至直接採用或授權在美生產外國設計的武器。

然而,許多國家因政治外交考量,對於美國將使用其技術之武器輸出給台灣均有嚴格限制,這對於國軍取得美軍制式裝備早已造成困擾。譬如說, 多年來海軍對於爭取與美軍同步採用RIM-116 RAM「公羊飛彈」和RIM-162 ESSM「進化型海麻雀飛彈」等美軍制式防空武器均怯於啓齒,主要就是因為擔心無法取得歐洲技術合作伙伴國的出口許可。

我國前年在與美方討論岸防飛彈系統(即後來的魚叉岸防飛彈系統案)時,亦曾亟力爭取美軍現役的NSM匿蹤反艦飛彈,但美方卻因提供該彈關鍵技術的挪威與德國可能反對,而否決了我方的要求。

本次陸軍採購M109A6自走榴彈炮,精準導引砲彈乃關鍵配套能力,若無法獲得,該案便不能執行。然如前所述,陸軍原本規劃需求的M982A1「神劍」彈又遭到原技術來源國(瑞典)的拒絕輸出,一度卡住全案。所幸美方後來改提供精度較低但仍能滿足陸軍作戰需求、且單價遠較低廉的替代方案(M1156/PGK),才未導致該案破局。

從美軍日益普遍的多國國防技術合作的趨勢以及國軍諸多受挫的案例可知,此類美國盟邦拒絕武器技術輸台的問題正日趨頻繁,長久以此必會對我建軍造成極為不利的影響。

此問題性質因可能涉及美國之外的多個國家、甚至多個計劃和多家廠商,勢必相當複雜而困難,但靠台灣本身顯然是難以解決的。不過,既然美國所領導的陣營日益重視台海安全,並不斷透過各種形式、管道和領域加持台灣——包括積極探索如何強化台灣防衛能力之選項——那麼美台雙方就應該正視、商討一些務實的問題以協助被孤立的台灣,向美國的盟邦尋求解決之道。

國軍此次向美採購M109A6自走砲系統,雖然終於功德圓滿,但其間所遭遇的困難顯具指標意義,值得軍方和政府高層注意,並研擬對策。攝於2016年 圖/路透社
國軍此次向美採購M109A6自走砲系統,雖然終於功德圓滿,但其間所遭遇的困難顯具指標意義,值得軍方和政府高層注意,並研擬對策。攝於2016年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