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淺談張振宇《金剛經》油畫的箇中奧秘

「量子」是科學名詞,「臉書」則是近年崛起的網路社群,二者的結合在張振宇的彩筆下形成一張張菩薩面容。整幅畫就是額頭至下頷的一張臉,其他身體部分儘量省略。菩薩的眼簾下垂、微笑、慈悲祥和地俯視眾生,視覺上令人震撼。圖為「張振宇:當代佛教藝術」展覽一隅。 圖/名山藝術授權提供
「量子」是科學名詞,「臉書」則是近年崛起的網路社群,二者的結合在張振宇的彩筆下形成一張張菩薩面容。整幅畫就是額頭至下頷的一張臉,其他身體部分儘量省略。菩薩的眼簾下垂、微笑、慈悲祥和地俯視眾生,視覺上令人震撼。圖為「張振宇:當代佛教藝術」展覽一隅。 圖/名山藝術授權提供

佛教哲學是一門高深的學問,若是能把它與現代藝術結合產生新的碰撞,更讓人驚艷。油畫彩繪畫家張振宇的最新畫展已經於8月在高雄佛光山的佛陀紀念館展出,主題為「當代佛教藝術」。

一年多前,張振宇的「量子臉書」系列展轟動藝文界。「量子」是科學名詞,「臉書」則是近年崛起的網路社群,二者的結合在張振宇的彩筆下形成一張張菩薩面容。整幅畫就是額頭至下頷的一張臉,其他身體部分儘量省略。菩薩的眼簾下垂、微笑、慈悲祥和地俯視眾生,視覺上令人震撼。

這次在高雄的展覽也大致如此,本文以其中一幅畫《金剛經》,詮釋他的畫與佛教義理之間的關係。

禪定:與佛門交織的藝術創作

首先說明張振宇的背景,究竟是何因緣使他走入佛門?這應從他27歲那年獲得全額獎學金,由台灣奔赴美國紐約州立大學攻讀藝術碩士學位說起。

此時他開始接觸佛教經典,一部《地藏經》引領他進入佛教世界。據傳以前他經常為噩夢所苦,於是他安置地藏菩薩像、清水供奉、每晚誠心禮拜。一天,不可思議的事發生了,地藏菩薩出現在窗前,以厚實的手掌撫摸他的的頭部,從此以後噩夢遠離,整個人健康清爽起來。 又過了七、八年,他有另一次的禪定經驗,見到了千手千眼觀音菩薩。

這兩次的超自然經驗讓他脫胎換骨,沉浸在佛國世界裏,與他的藝術創作共構成他的新生命。然而張振宇的佛畫、菩薩容顏,與傳統的國畫、佛像畫甚至古代的經變圖,究竟有何不同?這就得從油畫的特性說起。

圖為「張振宇:當代佛教藝術」展覽一隅。 圖/名山藝術授權提供
圖為「張振宇:當代佛教藝術」展覽一隅。 圖/名山藝術授權提供

從油畫看見《金剛經》中的佛

油畫起源甚早,但大大地風行、成為西方繪畫主流,約始於15世紀的文藝復興時期。其顏料不透明,覆蓋力強,繪畫時可以由深到淺,逐層覆蓋,使畫面產生立體感。端詳張振宇的每一幅菩薩顏面,即充滿此特質。首先他把菩薩的臉部、五官畫好,再層層堆疊他欲傳達的概念上去。

以這幅《金剛經》為例,整個畫面是濃郁的橙紅色,仔細觀察細微處,彷彿可以見到他畫出了佛菩薩天龍八部、印度濕婆神、雙翅展飛的天使、名畫「蒙娜麗莎的微笑」,甚至還看得到梵谷肖像。張振宇究竟想要透過這幅畫表達什麼?為何題名《金剛經》?《金剛經》的要義為何?

《金剛經》是一部深受喜愛的經典,但大多數人讀誦之後是知其然,卻不知其所以然。《金剛經》全名為《金剛般若波羅蜜經》,,是大乘佛教般若部重要經典之一。所謂「般若」是說萬法皆是緣起、性空、如幻非實。所以花非花、霧非霧,紅色非紅色,綠色也非綠色。明白了這個道理,就能瞭解為何佛教說「煩惱即菩提」、「凡夫即佛」、「生滅與非生滅不一不異」。

空性哲學並不容易理解,若以「水」與「波」為例可能比較清楚。海面上有水,風吹來起了波浪,此時你能說水是水、波是波嗎?佛教認為,水不離波、波不離水,水即是波、波即是水,強加區分是大忌。延伸出去即知「有非有空非空」,「有即是空、空即是有」,這不是繞口令,而是拈出「空有不二」的深義。

故而《金剛經》有許多名句:「凡所有相皆是虛妄」、「所謂世界,即非世界,是名世界」、「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翻來覆去不外乎再三提醒:勿以為宇宙一切都是客觀、真實、恆常、如一的,正好相反,它是變動不居、幻化無常。

欣賞張振宇的《金剛經》油畫,能體悟出以上的緣起、性空哲學嗎?這或許因人而異。然而退一步問:他為何要把那麼多古今中外不相干的元素置入,例如濕婆神、天使、蒙娜麗莎的微笑、梵谷等,都一一展現在佛菩薩臉上呢? 不妨以佛教的時間觀來說,有所謂的「三時俱現」、「一時頓現」的說法。「三時」是指過去、現在、未來;「一時」是指當下、現前。

《金剛經》為例,整個畫面是濃郁的橙紅色,仔細觀察細微處,彷彿可以見到他畫出了佛菩薩天龍八部、印度濕婆神、雙翅展飛的天使、名畫「蒙娜麗莎的微笑」,甚至還看得到梵谷肖像。圖為張振宇畫作《金剛經》。 圖/名山藝術授權提供
《金剛經》為例,整個畫面是濃郁的橙紅色,仔細觀察細微處,彷彿可以見到他畫出了佛菩薩天龍八部、印度濕婆神、雙翅展飛的天使、名畫「蒙娜麗莎的微笑」,甚至還看得到梵谷肖像。圖為張振宇畫作《金剛經》。 圖/名山藝術授權提供

體悟因人而異,張振宇其實很「入世」

「時間」是虛妄的,「過去」中有現在未來,「現在」中有過去未來、「未來」中有過去現在,是本然如此。然而為何眾生面對的「時間」,一分一秒一時一刻都無法錯置、逾越?那是因為眾生活在「因緣合和」的狀態下而有了過去、現在、未來的區別。就絕對的時間觀來說,根本無「三時」、「一時」之分。故知永恆可以是剎那,剎那可以是永恆。《金剛經》說:「過去心不可得,現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也是這個道理。

以上說的是「時間」,「空間」亦可類推,哪來的這裡那裡、內外方圓、大小長短的區別?

瞭解以上所述,再欣賞張振宇的畫就能了然於胸。誰說菩薩與天使、濕婆神與蒙娜麗莎不能並陳?所有的「相」都毋須肯定或否定它,它都已交融在一起,都可以「一體同觀」,這不就是「空」的最高境界嗎?

還有人說,在菩薩臉上塗抹那麼多元素,是否不敬?再回到前面所說,「敬」與「不敬」差別何在?何必拘泥於文字相、世間相?《金剛經》如是說:「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別以為張振宇是多麼超越凡俗,其實他擁有高學歷、擔任過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也競選過市議員——儘管最後並未當選,這些經驗仍可看出他是很「入世」的。張振宇目前長住北京,在工作室裡塗塗抹抹是他的最大快樂他將佛教的體悟投注在畫作中,觀者若親臨展場,將是個難得的機會。

別以為張振宇是多麼超越凡俗,其實他擁有高學歷、擔任過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也競選過市議員——儘管最後並未當選,這些經驗仍可看出他是很「入世」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名山藝術提供
別以為張振宇是多麼超越凡俗,其實他擁有高學歷、擔任過台北市立美術館館長,也競選過市議員——儘管最後並未當選,這些經驗仍可看出他是很「入世」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名山藝術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