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Masayo/《水蛇》:是鬼故事,也是黑暗童話,更是有關成長的冒險

Tony Sandoval繪製的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Tony Sandoval繪製的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東尼.薩多瓦爾(Tony Sandoval)是來自墨西哥的插畫暨漫畫家,他的筆下世界常常充滿了已荒廢的古老祭壇、不明生物的骸骨、以及翻過一座丘陵或鑽過一棵樹的分岔枝枒就能抵達奇幻秘境,如同貝姿(Bratz)娃娃般頭大但身軀和四肢細長的長髮少女優遊其間,被精怪、鬼魂、夢境或海洋的呼喚帶上了刺激的冒險。

《水蛇》(WaterSnakes)這本在2019年的艾斯納獎(Eisner Award)獲得三項提名的圖像小說,可以說將薩多瓦爾的種種特色,包括對海中生物的熱愛,美麗又詭異的黑色奇幻,略顯獵奇但不會太重口的肉體變異和血腥場面,以及青春期少女的自我探索和對性的好奇,表現得淋漓盡致。

恐怖和奇幻交織的青春物語

《水蛇》的女主角是一位名叫蜜拉(Mila)的膽小內向少女,沒什麼朋友的她,有天在只有自己知道的一條林間小溪中游泳時,聽到岸上傳來:

啊!那不是一條水蛇嗎?

被嚇到的蜜拉趕緊浮出水面,只見岸上坐著一位從來沒見過的金髮少女,這位說她把蜜拉又黑又長的頭髮誤認成水蛇的少女,自稱是艾格妮絲(Agnes)。蜜拉很快被性格古靈精怪的艾格妮絲所吸引,特別是被她那一口整齊潔白的貝齒所吸引,不知為何,蜜拉就是覺得艾格妮絲的牙齒特別令她心動。

面對蜜拉對自己牙齒略顯詭異的著迷,艾格妮絲也沒有見怪,她告訴蜜拉,她的牙齒其實是一群鬼魂,在某些夜晚他們會從她口中離開,環遊整個世界,整個宇宙,甚至穿越時空,並在回到她嘴裡後告訴她他們的冒險故事。不知道是不是受艾格妮絲影響,蜜拉晚上也開始做起怪夢,夢中她走下了一道被海水淹沒的樓梯,水中有許多赤裸的女人,她們從像是蝸牛或是鸚鵡螺般的殼中鑽出,告訴蜜拉:「他們要來了!他們要來殺國王了!」奇怪的是,蜜拉覺得這些女人就是艾格妮絲的那些鬼魂牙齒。

維持了朋友以上戀人未滿的曖昧關係一陣子後,在一個下雨天,艾格妮絲邀蜜拉到她家躲雨。兩人躺在艾格妮絲臥室的床上聊天,蜜拉近看著艾格妮絲一開一闔的嘴唇間的美麗牙齒,忍不住舔了上去,兩人就這麼舌吻起來,然後……下一刻艾格妮絲竟吐出了一隻有人頭大的章魚!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被嚇壞的蜜拉落荒而逃,之後的夏日時光裡她再也沒跟艾格妮絲見面,直到秋天來臨,艾格妮絲的弟弟朱利安(Julien)為了歸還蜜拉丟下的腳踏車而找上門來。雖然之前嚇得不輕,但蜜拉還是想跟艾格妮絲和好的,便向朱利安詢問他姊姊的事。朱利安告訴蜜拉:艾格妮絲其實在他出生之前就死了!

朱利安說,他的父母告訴他,艾格妮絲在五歲時因為吃進了有毒的東西而過世,但朱利安雖然看不見,卻可以聽見姊姊在家裡走動和說話。蜜拉是唯一看得到艾格妮絲的人,但如果艾格妮絲真的如朱利安所說已經在五歲時就過世,那她為什麼不是用當時樣貌,而是以跟蜜拉同齡的青少女之姿出現?

猶豫許久後,蜜拉終於還是去找艾格妮絲了,這次她也注意到,周圍的其他人的確都看不到艾格妮絲,朱利安並沒有說謊,艾格妮絲的確不是普通人……

但艾格妮絲告訴蜜拉,她也不是普通的鬼魂:在她五歲那年,她在海邊發現了一隻只有手掌大的章魚,因為覺得爸媽不會讓她養牠,她便把章魚「藏在她的牙齒之間」,當天晚上她生了一場大病,所有的乳牙都脫落了;之後她覺得自己的病已經好了,但周圍的人卻再也看不到她了,然而,艾格妮絲卻還是會感到餓、感到冷,她的身體也仍在成長。艾格妮絲就在無法和他人互動的情況下孤獨地長大,直到遇見了蜜拉。

蜜拉一直覺得自己平凡無奇,毫無長處,但艾格妮絲說,蜜拉一定是擁有某種魔法天賦,才能夠看得見她,她現在需要蜜拉的協助,幫她將「國王」,也就是那隻她吐出的章魚平安送回海裡。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夢境與現實交錯的成長歷險

艾格妮絲帶蜜拉來到了一座古老的祭壇,祭壇的石壁上刻著一位女人和一副骷髏,兩個身形面對面似乎象徵著生與死,其下是一方水潭,艾格妮絲已將章魚安置在那裡。蜜拉注意到,祭壇旁邊就是她夢中那道向下的樓梯,只是現在還沒有水。蜜拉照著艾格妮絲的指示,兩人躺在祭壇上進入了夢鄉。蜜拉在夢中又遇見了那些從殼裡鑽出來的女人,她們穿上了鎧甲,拿起了武器。

我們準備好戰鬥了。

敵人的前鋒是一群能像人一樣站立的骷髏犬,他們已經包圍了祭壇,鎧甲女戰士們從樓梯口湧出,與敵人展開了一場慘烈的戰爭,鮮血很快在祭壇旁形成了一灘又一灘的紅色水坑。女戰士們雖然驍勇善戰,但敵人實在太多了,她們一個個倒下,每倒下一個,躺在祭壇上的艾格妮絲牙齒就斷了一根。

跟只有靈體的艾格妮絲不同,蜜拉的肉體雖然也還躺在祭壇上,但她的靈魂已經脫離了身軀,能夠自由行動。看著艾格妮絲的牙齒一一脫落,蜜拉心疼地將落齒蒐集起來,放進自己躺在祭壇上的身體的口袋裡。眼看情勢對己方越來越不利,蜜拉忍不住又逃跑了。在逃跑的路中,蜜拉撞見了一群有著狐狸頭的人影,他們之中有個帶著牛角頭盔的女孩,女孩長得有點像艾格妮絲,她斜眼瞧了蜜拉一眼,轉頭離去1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我真是笨蛋,逃跑有什麼用呢?我的身體還在那裡……
而且我不能又拋下艾格妮絲不管了!

蜜拉回到祭壇,戰鬥已經結束,只剩一位女戰士渾身浴血站在那裡。女戰士指示蜜拉抱起章魚跟她走,她倆走下了已被海水淹沒的樓梯,那裡有條路可以通往海灘。到了海灘上,敵人的本陣正等在那裡,他們是一群穿著鎧甲、罩著斗篷的人影,身旁帶著骷髏犬。女戰士說他們是領主,雖是國王的家人卻背叛了他,國王被他們囚禁了幾千年,逃出時非常衰弱,不得已才變成了章魚的外貌。

女戰士獨力對付領主們,並要蜜拉帶著國王快跑。蜜拉抱著章魚全力奔向大海,卻在只差幾步路的時候被骷髏犬追上,骷髏犬咬到了蜜拉的腳,蜜拉摔倒在地。最後的女戰士此時已經被領主們劈成了兩半,但她死前放出了鎧甲上的甲蟲,甲蟲攻擊了正要殺害章魚的骷髏犬,蜜拉趁這個機會站了起來,抱起章魚,只差一點就能接觸到海水了……

一名領主對著蜜拉擲出了斧頭,斧頭砍斷了蜜拉的腳,蜜拉再次倒地,章魚從她的手中飛出,蜜拉再也站不起來了,她之前的努力、艾格妮絲的牙齒、還有女戰士們的犧牲,全都白費了……

漲潮了,祭壇石壁上的女人和骷髏接了吻,一陣海浪包圍了傷痕累累的蜜拉,蜜拉看到海浪中出現了一隊身披像浪花一般的白斗篷的弓箭手,領主和骷髏犬們在她們的箭雨中一一倒下。章魚也恢復了他原本的力量和樣貌,他的原型一位英俊的青年,看得蜜拉臉紅心跳。蜜拉忍不住吻了英俊的國王,下一刻,她被砍斷的腿完好無缺地長了回來。國王向蜜拉道謝後,一陣海浪又湧了上來,蜜拉再張開眼時,發現自己在祭壇上醒了過來。

躺在一旁的艾格妮絲也醒了,蜜拉發現她的牙齒完好無缺,正在想昨晚該不會只是一場夢時,卻發現原本在水潭中的章魚不見蹤影,而且祭壇周圍一夜開滿了如鮮血一般的紅花。兩人回到了市區,遇到了朱利安,令人驚訝的是,朱利安居然看得見艾格妮絲了!蜜拉想起女戰士曾說過,只要國王回歸他的王位,艾格妮絲也能從一半夢境一半現實的狀態中回歸人世,如果艾格妮絲的復活還不足以說服蜜拉這不是一場夢的話,那麼她口袋裡的那些牙齒也足以讓她不得不信了。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血腥和禁忌所包裹的正能量故事

跟許多「給大人看的童話」不同,《水蛇》和薩多瓦爾的另一部作品《千風暴雨》(1000 Storms)在筆者看來,雖然有著一些不適合低年齡兒童的裸露和血腥場面,以及一些令大人都有點害羞的關於性的隱喻,然而,故事本身卻仍充滿了對成長的樂觀,以及對青少年探索自我的鼓勵。事實上,它的三項艾斯納獎提名中其中一項就是「適合13到17歲讀者的最佳青少年讀物」(亞馬遜的推薦閱讀年齡則是16歲以上)。

話雖如此,本作也不是乖寶寶在父母面前看,不會流個幾滴汗的書,它比較像是那種你會想私下一個人慢慢品嚐,跟劇中人一起煩惱、享受在「禁忌」邊緣試探的作品。蜜拉對艾格妮絲牙齒的異常迷戀貫穿了全書,不但讓她自己都覺得害羞,也讓讀者不得不承認這可能並不是一個單純講友情或愛情的故事,蜜拉產生慾望的對象到底是艾格妮絲、牙齒、還是牙齒後的章魚國王呢?她到底是同性戀、異性戀、還是有戀物傾向呢?

故事對此並沒有給明確答案,但對蜜拉最終面對恐懼、不再逃避的勇氣,給出的肯定卻是很清楚的:踏出腳步吧!沒辦法馬上得到答案也沒關係,就算跌倒,就算受傷,就算沒能走到目的地,也沒有任何一步,會是白費的。

《水蛇》插畫。 圖/cimiXology
《水蛇》插畫。 圖/cimiXology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水蛇》插畫。 圖/取自Tony Sandoval的Behance平台

  • 牛角頭盔女孩其實就是《千風暴雨》的女主角莉莎(Lisa),《千風暴雨》中這一幕也有從莉莎的角度重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