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大巨蛋到新竹棒球場,資訊公開才能跟爭議問題直球對決 | 丁桀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曲未終,人不散的明日派對:熄燈之前,來到「海邊的卡夫卡」

從大巨蛋到新竹棒球場,資訊公開才能跟爭議問題直球對決

圖/取自高虹安臉書、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取自高虹安臉書、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選舉一過,新竹市長高虹安勘查新竹棒球場的缺失,起手式就是召開記者會宣布將相關事證送交檢調立案,彷彿重現2014年柯文哲五大弊案的劇碼,此舉固然遭受前新竹市長林智堅抨擊將新竹棒球場轉為政治問題處理。加上日前,延宕許久的大巨蛋防火避難審查終獲許可,台北前副市長黃珊珊表示:「大巨蛋是國民黨的爛攤子、柯文哲來善後、民進黨在卡關。」

不間斷的政治攻防與媒體資訊轟炸,有多少人還記得原先新竹棒球場翻修,一大目的是要延續新竹市民的棒球記憶;又有多少人還記得大巨蛋是為了回應職棒二年總冠軍賽一群球迷的雨中呼求。筆者過去曾簡述一座運動場館勢必得以「直球」建立溝通介面與回應在地需求。原因無它,因為這兩件備受矚目的棒球場興建案,花的都是人民的納稅錢,不可置之不理,否則只會淪為有心人士操作風向的受害者。

國外的月亮沒有比較圓,興建一座運動場館不是無中生有,總有動機與行動者,就如同《美夢成真》電影裡,主角雷.金瑟拉(Ray Kinsella)在自己的玉米田內蓋了一座棒球場。然而,現實比電影更加複雜,尤其面對公共工程建案。而我們得學的,是發現運動場館興建過程的關鍵問題,並向政府疾呼公開資訊,讓全民都能瞭解爭議事件的原貌,而非被動接收片面的政治口水。

運動場館與影武者們

一座運動場館興建,不僅關係著都市發展的脈絡,也是控制都市發展的掮客們證明自己主宰地方發展的絕對領域。1950年代的紐約都市發展皇帝羅伯.莫西斯(Robert Moses)的例子,是詮釋這場運動場館的競奪的最佳例證,尤其當莫西斯一心要將紐約巨人趕出曼哈頓上城,將其主場馬球場(Polo Ground)改建為住宅區;同時,他拒絕布魯克林道奇提出新建棒球場在現今巴克萊中心(Barclays Center)的提案,允許它們將新球場蓋在皇后區(現為紐約大都會主場花旗球場)。最後,間接導致巨人與道奇西進加州,成為現在的舊金山巨人及布魯克林道奇。

圖為道奇隊搬到洛杉磯前,在紐約布魯克林的主場Ebbets Field。 圖/美聯社
圖為道奇隊搬到洛杉磯前,在紐約布魯克林的主場Ebbets Field。 圖/美聯社

七十年後的今天,美國的上流階級、地方菁英、和掮客們共同組成影武者聯盟影響力更加強大,甚至能一方面主導公部門資金補助興建、翻修運動場館的決策過程,另一方面以運動能強化地方認同為名,說服地方居民大力支持增長導向的發展願景。

例如佩古拉家族(Pegula family)在2014年入主美式橄欖球隊水牛城比爾後,隨即和阿爾巴尼地區的民主黨/共和黨的地方菁英、利益團體、遊說團體打好關係,同時,也透過政治獻金打好與紐約州政府的關係,邀請知名政治化妝師吉姆.威金森(Jim Wilinson)出面遊說州民支持它們提出的十四億美元的球場翻修計畫。

回顧台北大巨蛋興建過程,與其說是影武者聯盟的影響力,不如說是單一政治頭人藉由菁英官僚控制決策機制,影響整個大巨蛋選址、規劃、設計、及審議過程。諸如選址從關渡平原到松山菸廠,廠商議約零權利金,規劃設計新增百貨公司,皆能看到類似的影子。但是,至今大巨蛋最令人感到不解的發展,不是其他,不就是柯文哲擔任市長八年期間,仰賴媒體風向與親信決策圈,讓外力介入審查過程,才把大巨蛋公安問題的一手好牌,打成一手爛牌嗎?何來善後可言?

場館案件的資訊透明

即使柯市府過去在大巨蛋眾多決策裡,有許多令人匪夷所思的考量,但仍有一件事情值得肯定,則是在2014年底與民間團體合作,整理台北市政府內各局處有關大巨蛋的相關文件,更新至大巨蛋資訊公開專頁。一掃過去民間團體或地方居民面對大巨蛋一案求助無門,只能被動等待公部門發函邀請參加相關會議,或者向台北市議員求助,調閱難以取得的文件的窘境。

新竹市政府在棒球場爭議爆發後,也設立市立棒球場改善專區,但目前僅只有新聞等公告,並無揭露進一步的相關規劃、設計、會議、及合約內容。

柯市府過去在大巨蛋眾多決策裡,有許多令人匪夷所思之處。但2014年底與民間團體合作,整理市府各局處相關文件,更新至大巨蛋資訊公開專頁的做法,仍值得肯定。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柯市府過去在大巨蛋眾多決策裡,有許多令人匪夷所思之處。但2014年底與民間團體合作,整理市府各局處相關文件,更新至大巨蛋資訊公開專頁的做法,仍值得肯定。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政府主動揭露重大公共工程的資訊,或者主動公布相關調查報告,不僅能透明化政府的施政作為,也是鼓勵一般民眾瞭解公共事務的起點,讓整體民主社會運作更成熟的關鍵。

英國下議會的公共撥款委員會(The Committee of Public Accounts)曾調查溫布利足球場(Wembley Football Stadium)改建案,該報告集結會議紀錄及相關證據,解釋英格蘭足球總會在2000年決定改建英國,該案子何以在興建的七年間,籠罩在資金短缺,承包商工程延宕工安意外設計變更的陰影裡,後來甚至被評為英格蘭足球史上的污點。

利物浦地方報紙Liverpool Echo曾依資訊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取得英超艾佛頓足球俱樂部(Everton FC)與利物浦市議會的新球場補助案爭議相關資料,還原所有事件脈絡,盡其告知利物浦市民的社會責任。艾佛頓原先於2020年預計五億英鎊的布拉姆利摩爾碼頭(Bramley-Moore Dock)新球場建案,日前也宣布將預算上修至7.6億英鎊,面對不斷出現的財政缺口,利物浦市議會曾拋出橄欖枝,研擬市議會貸款給艾佛頓足球俱樂部的可能,但遭到俱樂部拒絕,雙方目前因為相關研討費用問題爭論不休外,市議會也另組委員會調查市議會是否失職濫權。

換言之,地方媒體同樣扮演著事實查核,以及為民眾提供客觀且可信的資訊。台灣媒體主張「丟臉丟到國外去」時,此舉不但無益於避免歷史重演,更會持續創造仇恨、激化對立、相互訕笑的社會氛圍,無助台灣改善現行的制度。

台灣媒體主張「丟臉丟到國外去」時,不但無益於避免歷史重演,更會持續創造仇恨、激化對立、相互訕笑的社會氛圍,無助台灣改善現行的制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台灣媒體主張「丟臉丟到國外去」時,不但無益於避免歷史重演,更會持續創造仇恨、激化對立、相互訕笑的社會氛圍,無助台灣改善現行的制度。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監督機制與廉政治理

2015年5月8日台北市政府公佈《遠雄大巨蛋案,廉政透明委員會第一階段調查報告書》,點出大巨蛋一案因為行政單位缺失損害政府權益,侵害台北市民福祉。同樣的狀況發生在2022年10月的美國加州聖塔克拉拉郡(Santa Clara),大陪審團公布調查報告,調查指出指稱聖塔克拉拉市議會五位成員與國家美式足球聯盟(NFL)舊金山49人隊有多次不為人知的密會與協商,恐違反《布朗法》未盡向公眾公開資訊的責任;同時,市議會也被指控未盡監督49人主場李維斯球場(Levi's Stadium)經營狀況的責任,反倒與49人聯盟爭取2026世界盃辦理城市,罔顧市民大眾利益。

另一方面,為人詬病的大巨蛋零權利金的荒謬,也在去年11月底完成議約。在遠雄同意給予營收及超額利潤回饋下,暫時劃下據點。然而,市府是否能藉由協議書「鼓勵」機制,讓大巨蛋這座動輒需要上百萬台幣的場館成為下一個台灣體育活動重鎮呢?英國案例或者可作為前車之鑒。

前首相鮑里斯.強生(Boris Johnson)擔任倫敦市長時,曾在2013年主導倫敦奧運主場館租借給英超西漢姆足球會(West Ham FC)九十九年一事,依合約西漢姆足球會每年只需要支付兩百五十萬英鎊比賽場地租金,不需另外負擔場館營運成本,變相將成本外部化給倫敦市民,被英國國民譏諷為「世紀交易」。

職業運動總有為城市帶來觀光、工作、稅收,甚至是市民對地方的認同感的效益迷思。既然兼顧經濟與社會發展需求,場館興建完成後的相關經營合約,也必須回饋地方,如此才能回應「公共利益」的期待。若以上述案例作為新竹市棒球場租借條件,每年一百萬元租金加上十五年的租期,與十二億稅金投入來比,新竹市政府恐怕得三思,棒球場除了能讓新竹市民共享棒球賽事之外,能否帶給新竹更多元的經濟效益。

國外的月亮沒有比較圓,即便興建球場有SOP,也不代表放諸四海皆準,興建職業運動場館的本質,是在平衡公共與私營利益,而非不斷的政治攻防與口水戰。運動終究是政治的,要保護我們熱愛的運動,只能轉守為攻,逼迫政府公開更多資訊,才有助於不讓歷史再次重演,損害你我的權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