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昀修/「教育界的美麗風景」成性侵通緝犯:台南狼師追查史 | 人本教育札記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李昀修/「教育界的美麗風景」成性侵通緝犯:台南狼師追查史

2019年人本教育基金會舉行記者會籲台南政府全面撤查性侵女學生的張博勝案。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2019年人本教育基金會舉行記者會籲台南政府全面撤查性侵女學生的張博勝案。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他被通緝了!」
「什麼?」
「張博勝被通緝了啦!他逃亡兩個月了!」

4月8日,本該入監服刑的張博勝正在逃亡的訊息震動了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人本迅速發出新聞稿呼籲警方加強追緝,並在各地方性社團張貼張博勝的資料,呼籲民眾注意安全並協助報警。新聞稿發布隔日,台南市警方召開專案會議,同日下午將逃亡至台中的張博勝緝捕歸案。

張博勝何許人也?憑什麼引起那麼大的騷動?

──他曾被喻為「教育界的美麗風景」,拿過台南市「20年資深優良教師獎」,但他的另一張臉孔,是性侵、拍攝學生私密照片長達二十多年的性侵慣犯。

從冰山一角開始的追查

這一切必須從2019年3月說起。

當時,一對父母輾轉得知女兒從兩年前開始便多次遭到張博勝以親吻、猥褻等方式侵害與騷擾,憤怒的父母找上了議員,這起案子便在議員的爆料下上了媒體。無人想到這僅是冰山一角。

當時人本教育基金會南部辦公室主任張萍看見媒體的報導,內心的警鈴便響了起來。多年來,他處理過大大小小校園性平事件,這些經驗都告訴著他──不會只有一個被害人。

她連忙投書報紙:

關於台南此起事件,我最擔心的是:極可能還有其他受害學童......教育行政機構應該在保護及保密的原則下,向該師任教過的學生家長說明原委以及校方可以提供的協助,並請家長觀察子女反應......

同時,狼師的消息已經在地方社群網路中擴散,新聞下出現鉅細靡遺講述狼師劣行的留言──被害人正浮出水面來。如果沒有人去拉他們一把,被害人恐怕又會將創傷埋藏回心裡──張萍於是加緊腳步,不斷於留言中搜索,一個晚上,就聯絡上數名被害人。

她與被害人們確認狀況,詢問他們願不願意接受性平調查、對張博勝提起告訴,談完時,才發現已經是深夜。潛藏的被害人出現加深了張萍當初的擔憂──果然還有其他人受害。但到底還有多少人?到底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多久?

張萍知道必須搶時間,時間並不站在受害者這邊,於是她在第二篇投書中呼籲受害人站出來:「你們可以不只是被害人。」

拙作〈靠「小紅帽和大野狼」能防淫師嗎〉於上月28日刊出後,讓我們順利聯絡上台南國小老師性侵案相關的數名受害畢業生......她們甚至想公開呼籲其他受害人要站出來,讓淫師無所遁逃。因為站出來為自己討公道,讓她們可以不再是「受害人」這個角色。她們在過程中展示了自己的力量,也支持了第一個舉發的小學生;不僅僅幫助到自己,同時也幫助了別人。......家長如果以正面態度面對性侵害事件,並站出來舉發,是有助於孩子順利療癒他們的心理創傷,尤其是孩子參與了終止淫師惡行的這段過程,可以讓他們體會到自己是有力量的,這是非常有意義的事。請不要恐慌,讓我們一起努力!

最初,S國小性平會只針對議員爆料一案進行調查,但張萍鍥而不捨的追查、陪被害人們參與性平會調查;從最初僅有一人,到後來人本一共找到了16名被害人,事件的全貌也終於開始浮現。

張萍(圖左二)鍥而不捨的追查、陪被害人們參與性平會調查;從最初僅有一人,到後來人本一共找到了16名被害人,事件的全貌也終於開始浮現。 圖/取自人本教育基金會臉書
張萍(圖左二)鍥而不捨的追查、陪被害人們參與性平會調查;從最初僅有一人,到後來人本一共找到了16名被害人,事件的全貌也終於開始浮現。 圖/取自人本教育基金會臉書

原來學校早知道

原來早在二十多年前,張博勝還任教於N國小時,他就開始侵害學生了!除了猥褻以外,他還會拍下被害人的私密照片。

N國小的學生們陸續發現張老師有問題,還會彼此提醒不要單獨留下來。有天張博勝逮到機會,將一名女學生反鎖在視聽教室準備猥褻她。慌張的同學敲不開教室的門,趕緊打電話到學校假裝要找張老師。聽到廣播的張老師才不得不去辦公室接電話。

險些受害的女學生嚎啕大哭,老師便讓她提早回家。隔天,學校卻什麼都沒發生過似的,沒有人再問起昨天發生的事情。

但紙也有包不住火的一天,有天,受害家長終於找上張博勝,但在校長的求情下,他不但逃過法律的制裁,夫妻兩人還隨後同時調校至市區的S國小繼續擔任教職。從偏鄉調至都市,這到底是懲罰還是獎勵呢?在市區教職搶破頭的時代,是誰的「關照」讓他們得以來去自如?

而成人包庇的代價,卻是由小孩來承受。張博勝在接下來的十多年間,得以持續用相似的手段侵害S國小的學生們。而這麼多年來,S國小中難道無人發現張博勝的異常嗎?

其實是有的,張博勝並非什麼高明的犯罪者。游泳池的教練會暗示張博勝不要靠近泳池、有女生被張博勝單獨叫去,導師很緊張的問「有沒有被摸?」,但當有學生向導師告狀說張博勝去游泳池更衣室拍他們洗澡換衣服時,導師卻沒做任何處理。

性平調查屬實後,張博勝於6月被解聘了,可包庇他的校園,難道對於學生的被侵害就沒有一點責任嗎?當然是有的,於是人本於7月召開了記者會,要求市府籌組專案小組,擴大清查潛在的被害人,並且要追究校長與其他職員們長期包庇、吃案的責任。

只有一案定讞──追查還有意義嗎?

一年後,監察院就張博勝案件中多名校長、導師等人知悉卻未依法通報及處理,對N國小、S國小與台南市教育局提出糾正案,台南市政府也呼應民間團體一年來的訴求,懲處了其中二十餘名失職人員。檢察官協助被害人們提出告訴,卻只有最初的第一案得以成立。張萍忿忿地說:「因為第一次性平調查的時候他承認自己有做,所以才能夠判他刑。可是第二次以後的調查他就帶了律師,自己通通都說不知道。」

既無自白,證據亦因時間因素而失落,學校裡知情的大人們也沒有站出來作證。檢察官雖然認為被害人的自述具有可信度而起訴,依然無法成案。從結果看來,如果只有最初的案件可以將張博勝判刑,追查出其他的被害人似乎就顯得徒勞。但真是如此嗎?

在陪伴著受害者走過性平調查、走過官司的這段日子裡,張萍觀察到確實有人因為自己的案件被判無罪而憤怒,然而光是站出來,就讓他們從無聲的被害人轉變為一個有力量為自己發聲的人。有些受害者甚至認為自己的案子雖然被判無罪,但站出來,就是對那唯一成案的小女孩的支持,讓這孩子知道自己並不是一個人在孤軍奮戰,這樣就夠了。

在橫跨二十年的惡行面前,所有的救援都是遲來,但至少這次的調查讓被害人們沉默的時間終結在此刻,如今的他們有能力為自己發聲,而社會必須傾聽。

張博勝的案件還告訴社會另一件事──對兒童性侵害保持高敏感度是必要的。若非張萍從自身長期處理性侵害的經驗作出判斷,並積極從社群網路人海中找到被害人,這起案件恐怕,只會被視為個案,而被害人人數就只停留在一人。

張萍的追查推動了台南市教育局,它們不再將同一位加害者不同受害人的性侵案視為個別的單獨個案,而是視為連續犯行做出併案審查,對張博勝歷年教過的學生發出普查問卷,這都是學校處理校園性侵案件少見的做法,並且影響了其它縣市。

在本案中,人本首先追查出16名被害人,而在公部門擴大調查後一共追查出31名被害人。這一次,張萍不只追出受害者,還追出了公權力1

※ 本文經《人本教育札記》授權刊登,原標題為〈二十年狼師是「教育界的美麗風景」?─台南狼師追查史」〉。

示意圖,圖中人物與新聞無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示意圖,圖中人物與新聞無關。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 本案中,張博勝最終遭法院判處4年10月有期徒刑定讞,終身不得再擔任教育人員。同時,被害人也在人本及律師的協助下提出國家賠償,法院判定學校應賠償被害人與父母共145萬。遺憾的是,台南市政府拒絕承擔賠償責任,已經提起上訴。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