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周星馳還值得期待嗎?——當喜劇之王變成炒冷飯之王

周星馳(右)攜張柏芝(左)為2019賀歲電影《新喜劇之王》宣傳造勢。 圖/中新社
周星馳(右)攜張柏芝(左)為2019賀歲電影《新喜劇之王》宣傳造勢。 圖/中新社

周星馳曾夢想當性格演員,但與生俱來的喜劇細胞,卻意外使他成為喜劇之王。雖然在今天,觀眾對喜劇演員的重視和尊重已明顯提升(尤其他是周星馳,一個已成為學術研究對象的喜劇演員),但這一切,距離他想成為的演員,還是有一段路。而他夢寐已久的演員夢,都被另一個識於微時的好友梁朝偉實現了。

演員夢都被好友實現了

周星馳自幼崇拜李小龍,少年時期開始就夢想當一名認真的演員。他常對著當時性格內斂、對演藝興趣普普、在當電器銷售員的好友梁朝偉說,當演員是一件多麼偉大的事,還拉著對方一起去考TVB的演員訓練班。結果梁朝偉被錄取,自己卻落榜了,考了三次不成,最後勉強進入了夜班,才得以和梁朝偉當同學。

梁朝偉出道一兩年就成名,在電視劇中擔任男一號,周星馳訓練班畢業後在兒童節目一待就是四年之久。梁朝偉進入電影圈,短短幾年就迎來了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角的獎項,八〇年代末開始,幾乎每年的電影頒獎典禮都能看到他入圍或得獎。遇到了王家衛的梁朝偉,事業有如神助,成為香港最有代表性的藝術演員,更是唯一一個得過坎城影帝的香港男演員。他一直是所有人捧在手心的男演員,很多女性的夢中情人,連隨手寫個影評都被誇讚成文藝青年

▲ 梁朝偉訪談。

▲ 《蓋世豪俠》(1989)預告片。

從「茄哩啡」到喜劇之王

其實周星馳的演藝路也不算坎坷,雖然他當了幾年的「茄哩啡」(臨時演員)和兒童台主持人,也很快地在1988年憑李修賢主演的警匪片《霹靂先鋒》,得到第25屆金馬獎最佳男配角。電影裡的他是一位黑社會小嘍羅,卻意外捲入大型罪案裡,是被社會欺壓的嚴肅角色。周星馳因而被TVB關注,隔年在電視劇《蓋世豪俠》中首次擔任男主角。

周星馳在劇中的口頭禪「坐低,飲啖茶,食個包」(「坐下、喝口茶、吃個包子」)以及「你講嘢呀」(「你在說什麼話呀?」)等成為了當時香港人模仿的日常用語。1990年的《賭俠》和《賭聖》,正式開啟了周星馳獨有的喜劇風格,成為香港電影票房的保證。

整個九〇年代是周星馳高產量且如日中天的時期,其作品傳播之廣和深入無須在此詳細言明。期間他多次入圍香港電影金像獎,卻一直沒有為他帶來任何獎項。這是因為相較於所謂的藝術電影,喜劇長久以來都被認為是低一等的作品,傳統上喜劇演員也很少得獎。周星馳在1996年自導自演的《大內密探零零發》裡辦了一個頒獎典禮,嘲諷自己用心努力卻得不到獎項認可的遺憾。1999年的《喜劇之王》更直接以「我是一個演員」的衷心剖白,強調他始終未能完成的「演員夢」。

▲ 《功夫3D》(2014)預告片。

▲ 《長江七號》(2008)預告片。

借喜劇完成功夫夢

2000年是周星馳作品的轉型期,他終於獨挑導演的職位,不再如以往般雙導演搭配李力持和谷德超等人。《少林足球》裡周星馳隱晦地用足球來包裝他的功夫夢,雖然電影以喜劇和特效為主,但可以發現他非常認真地為角色苦練身形和基本功底。這時的他已不甘只是一個喜劇演員,觀眾和業界也看到了一個演員的努力,憑這部電影,周星馳迎來了人生第一個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男主角。

《少林足球》在商業和獎項上都獲得肯定,促使他放膽製作《功夫》(2004)。筆者認為《功夫》是周星馳的巔峰之作,電影充滿懷舊的符號,是對香港傳統武俠電影的致敬,尤其在老功夫演員元華、元秋、梁小龍的襯托下更有韻味,還有非常酷似李小龍的陳國坤飾演反派,本土味甚濃。

2000年後,學術界也開始出現以周星馳為研究對象的學位及論文專書等,尤其他帶起的粵語流行文化,在香港研究上佔有很重要的地位,讓他的位置再度得到提升。

脫離本土,靠向「祖國」

完成了武俠夢的周星馳,《長江七號》(2008)也看到他試圖開拓自己角色和導演風格的可能性。兒童電影應該是周星馳期待的方向,迪士尼式的外星物「七仔」和小朋友的互動變成了主戲,周星馳自願淪為大配角。此外,電影裡的社會背景也脫離香港,轉到中國社會。這已經是周星馳最後一部在幕前出現的作品,之後的他退居幕後。

停產了五年的周星馳,好不容易在2013年有導演作品推出,對影迷來說原本是一件開心的事,但卻是複製自己過去的經典作品之一《西遊記之月光寶盒》(1995)和《西遊記之仙履奇緣》(1995)的《西遊・降魔篇》。電影裡除了舒淇,和一兩個擔任配角的香港演員,清一色是中國演員。

文章、羅志祥等人的喜感,也只是過去的周星馳式笑話,沒人比原尊詮釋得更到位,只顯得尷尬和乏力。舒淇飾演的捉妖師雖不失可愛,但她和文章,不過是紫霞仙子和至尊寶的仿冒品而已。連電影主題曲都沿用了《西遊記之仙履奇緣》裡的「一生所愛」,只是請女主角翻唱,美其名為「重新詮釋」,實際上是炒冷飯。

▲ 《西遊・降魔篇》(2013)預告片。

▲ 《美人魚》(2016)預告片。

2016年的《美人魚》勉強塞進了環保主題,搭配了香港經典電視劇《射雕英雄傳》的主題曲《世間始終你好》顯得突兀且不倫不類。男女主角的愛情欠缺說服力,很多笑點欠奉,女主角林允無論演技或熒幕魅力都遠不如配角張雨綺。

即將到來的新春檔期,周星馳推出了《新喜劇之王》(2019)。尹天仇對著柳飄飄高呼「我養你」,是很多影迷過去對純真愛情的記憶,也是周星馳少見的深情。《新》的預告片裡看不到任何吸引之處,但根據過去幾部票房的記錄,相信還是會有很多觀眾和粉絲願意埋單,而《美人魚2》也已在後製中。

近年周星馳不止產量大幅度減少,更少見新題材,因為他把更多心思轉向地產界。喜劇之王不介意炒冷飯,因為有龐大的中國市場在支撐,過去的光環可以慢慢消費。更重要的是,成為地產大王才是周星馳現在的夢想。

三十多年前,那個會跟梁朝偉一起帶著攝影機上山自導自演拍攝武打動作戲、滿口表演理論、充滿偉大演員夢想與熱血的青澀少年已經不復存在。不過,就連被譽為香港最有代表性的藝術演員梁朝偉,當年過五旬的他頂著滿臉皺紋在《擺渡人》(2016)裡演情聖,在《歐洲攻略》(2018)裡吃力地耍帥,憑著動畫片《捉妖記》系列也在中國大賺特賺,除了感受到悲涼以外,作為觀眾還能要求什麼?

▲ 《新喜劇之王》(2019)預告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