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江昺崙/台積電南科設廠後,下一輪「台南盛世」還需要什麼?

媒體報導台積電在南科投資新廠後,造成2020年台南的房價強勢上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媒體報導台積電在南科投資新廠後,造成2020年台南的房價強勢上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最近看到許多媒體報導:由於台積電在南科投資新廠,造成2020年台南的房價強勢上升,漲幅甚至將近10%左右。

台南房價上漲原因很複雜。首先,台南市升格十年,是六都裡面房價最低的,而2020年台灣沒有受到COVID-19影響,整體市場活絡,所以資金流向了相對低價的台南房市。再來,由於南科設廠緣故,晶圓產業鍊集中台南,台南房市目前是「剛性需求」,所以房價未來會繼續看好。

就一個在地市民的角度來看,這樣的現象憂喜參半,產業回流、景氣回升現象固然可喜,但還是有些隱憂存在——畢竟根據媒體報導,市場目前支撐主力是所謂的「南科新貴」,但一般市民的薪資並未立刻成長,對於他們來說,負面效應卻是即時出現的。

一般年輕人薪水沒有起色,卻也是要成家立業,買房的負擔就會越來越沈重。而對於許多想要創業的年輕人來說,也可能因為租金上漲、市區出現仕紳化現象(gentrification),最終遭到市場驅逐。例如有一些市民觀察到,北門路商圈可能已有類似沒落現象

整體來說,市區租金上漲,而市民的消費力提昇有限,基礎建設銜接不上,可能導致原本市區的中小型零售服務業受到影響,這十年來台南興起的「文化觀光產業」是否會逐漸泡沫化呢?

事實上,台南市郊新市鎮開發速度,遠遠不如預期。例如說歸仁的高鐵特定區,已經開發十年之久,三井OUTLET跟大台南會展中心也正在建設,照理說附近應該建設是非常熱絡才對,但當地卻還是有大片閒置建地,房價和人口成長似乎呈現反比趨勢(台南市總人口自2018年之後,都是負成長),不知道未來台積電員工陸續搬遷至台南後,人口會不會止跌回升?

就算不談遠在歸仁的高鐵,距離市中心大約只有十分鐘左右車程的水交社、南台南站、安平健康路等區域,都還有著稀稀落落的空地。更不用說距離南科最近的善化、新化等區,土地在供給面還是非常充足,至少目前絕對是大於需求的。可以想見「南科一夢」對於投資客來說,目前的話題性可能還是高出基本面的。

台南市郊新市鎮開發速度,遠遠不如預期。例如歸仁的高鐵特定區,已經開發十年之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南市郊新市鎮開發速度,遠遠不如預期。例如歸仁的高鐵特定區,已經開發十年之久。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所以,我們需要怎樣的台南未來?

如果要討論的話,可能就要不厭其煩地再看一遍「府城」的歷史:台南過去曾經有過三百年的榮光,從荷蘭、明鄭至清朝都是台灣首善之都。日本殖民之後,首善地位逐漸被台北所取代,但依舊是南台灣的發展中心。直到1930年代後,日本政府為因應大東亞戰爭,建設高雄港、開發高雄的重工業,南台灣的經濟與政治重心因此逐漸轉移到高雄。戰後,台南人口仍持續外移到台北及高雄兩大都會區,1980年代後台南又輸給了台中,降為台灣第四大都市。

台南數百年來的歷史發展,留下了無數文化遺產,但這是優勢也是都市發展上的難題。優勢是說,台南因為歷史因素,過去有許多士紳階級,戰後轉化成為公民社群的「伏流」,這股力量始終沒有消失。

台南數百年來的歷史發展,留下了無數文化遺產。圖為安平古堡。 圖/取自黃偉哲臉書
台南數百年來的歷史發展,留下了無數文化遺產。圖為安平古堡。 圖/取自黃偉哲臉書

在90年代後,在許多市民共同努力下,在地文史的挖掘及保存風氣越來越興盛,逐漸形成了府城的文化復興——從文史調查、文資修復、老屋欣力、街區再造一直到近十年來的文創產業興起,整個城市慢慢找回過去的記憶,加入創新的元素,進而發展出興盛的觀光服務業。

例如90年代原本因為規劃不良及弊案等因素,海安路及中正路中國城一帶急遽蕭條,當時台南除了小吃跟赤嵌樓、安平古堡之外,大概也沒什麼觀光特色。就作家米果的回憶,台南曾經有過一段「不太好玩」的歲月。

但一來台南市區仍保有府城的文化肌理,很多空間與文資都幸運保留下來(例如林百貨等),二來因為市區沒落,租金下降,出現了許多「返鄉創業」的年輕人。

到了2004年,海安路出現了「藍晒圖」的公共藝術之後,人潮逐漸聚集,後來正興街街區營造成功之後,帶動了一波文化觀光的熱潮,搭配台南本身實力雄厚的小吃,近十年台南的市區似乎又重新復甦起來。

辛苦重振起來的市區產業,希望未來不要因為房價上漲、人口集中導致服務品質下降等因素,又跌回以前蕭條的樣貌了。

台南市區仍保有府城的文化肌理,很多空間與文資都幸運保留下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南市區仍保有府城的文化肌理,很多空間與文資都幸運保留下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當然在先天上,台南的發展就是一個棘手難題。舊市區的街廓並不足以支撐越來越龐大的服務需求——過去幾十年,大台南地區的人口都是往永康、新市及安南區方向成長,是舊台南縣的藍領階級移居城市後的主要區域。不過,這些郊區新市鎮因為快速擴張,都市規劃及基礎建設無法跟上,有點像是90年代的台北縣,光是尖峰時段的交通就成了居民最困擾的事,整體生活品質並不能算是太好。

舊市區狹窄擁擠、新市鎮人口爆增,假日一到,郊區的人以及觀光客都要進城,再加上缺乏大眾運輸,台南人習慣上都是騎機車跟開車,在路上除了觀光客之外,幾乎看不到走路跟騎單車的人,這就變成說遇到節慶跟假日,有時候活動跟廟會還會封街,整個大台南都會變成交通的壓力鍋,從郊區到市中心都塞滿車潮。

像是2020年國慶煙火在安平施放的時候,市府雖然有安排接駁專車,但接駁專車跟市民騎乘的機車一起塞在路上,從台南車站走到安平會場,都還比搭接駁車快,這就是一個很明顯的案例。基礎建設不足,不僅影響到了在地居民的日常生活,更可能造成觀光產業發展的瓶頸。

遇到節慶跟假日,有時候活動跟廟會還會封街,整個大台南都會變成交通的壓力鍋。  圖/取自黃偉哲臉書
遇到節慶跟假日,有時候活動跟廟會還會封街,整個大台南都會變成交通的壓力鍋。 圖/取自黃偉哲臉書

地方需要更完善的基礎建設:公共運輸、教育及醫療

所以不是人口移入、房市上漲,未來就會一片光明。基礎建設才是關鍵。

市區狹窄的歷史劣勢,就要依靠基礎建設去平衡,例如多設置輕型市區公車等,結合彈性路網(周間路線可以跟假日做彈性調整),還有市區提高停車費用,轉而在東區虎尾寮、平實園區、安南台江、南區鹽埕或水交社等腹地較大的地方設置「進城轉運站」等等,減少市民開車進城的頻率,還可以把觀光服務業往這些地方擴張。

基礎建設的缺乏,可能也帶來一個矛盾的現象,就是政府也積極在規劃這種現象是需要多加留意的,因為可能會連帶造成舊市區的仕紳化,反而傷害了發展中的小型觀光服務業。

另外,偏鄉地區的基礎建設呈現失衡狀態,像是龍崎區是沒有任何醫療機構的(居民生病只能到關廟跟高雄旗山就診)。如果台南幾處偏鄉地區的基礎建設能更完善的話,未來新興產業人口說不定也願意移居到環境比較好的偏鄉地區,不但可以補充偏鄉流失的人口,也能減輕市區的壓力。

最後,要提醒一下台南市政府,目前社會住宅建設,實質進度是「零」(2016年後一座都還沒蓋好)。過去市府可能認為居住問題不嚴重,所以沒有很積極推動社會住宅。但這幾年台南房市飆升,市府可能要更積極去因應居住政策。

目前台南最快會在2023年會蓋好一座北區小東路的社會住宅,不過只有提供350戶,預期加上公辦都更等方案,未來最理想狀況,可能達成2,000戶目標,不過與2020年成長驚人的房市相較,市府的方案可能不夠支撐市民的需求,希望未來再多多努力了。

(原文授權轉載自「思想坦克Voicettank」,原標題:〈給下一輪台南盛世的備忘錄〉)

偏鄉地區的基礎建設呈現失衡狀態,像是龍崎區是沒有任何醫療機構的。圖為龍崎光節空山祭。 圖/取自黃偉哲臉書
偏鄉地區的基礎建設呈現失衡狀態,像是龍崎區是沒有任何醫療機構的。圖為龍崎光節空山祭。 圖/取自黃偉哲臉書

  • 文:江昺崙,現定居台南,目前是自由工作者。
  • 更多思想坦克Voicettank:WebFBTwitter

|延伸閱讀|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