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戰爭未曾停止(三):日本新安保法通過,戰爭已經在布局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為了維護和創造生存的場所、思考的自由,

我們必須首先阻止權力的跋扈。

——日本京都大學學生的反對宣言註1

這幾個月,沖繩除了紀念沖繩戰,並持續反美軍基地外,也關注新安保法的議題。公民團體每隔幾天就上街遊行,沿著觀光客最多、最熱鬧的國際通呼喊口號:「不要戰爭!」他們主張反戰與和平,更強烈反對這個月在眾議院表決的「戰爭法案」。

一些媽媽們也在美軍基地前拉起布條抗議:「不要把我們的孩子送上戰場。」因為,當這法案通過,日本政府將可以派軍參與世界上各種戰爭。這或許是終戰七十年前夕,日本政府送給自己的最大諷刺。

因為二次大戰敗戰,日本被限制武力,不得擁有自己軍隊。這規定明載於憲法之中──當時,以美國為首的同盟國代表,在日本進行諸多政治改革,加強日本的民主化與非武裝化,日本憲法戰後被大幅修正,從過往天皇為尊,改為以國民為主體,在政治上也增加了軍隊解體、婦女參政權、農地改革、廢除特務警察等等進步思想。更重要的是,日本戰後發佈的憲法,在前言就明白宣示和平,並且以「國民主權」、「尊重基本人權」、「和平主義」為主要基石。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第二章第九條:「放棄戰爭」:

一、日本國民衷心謀求基於正義與秩序的國際和平,永遠放棄以國權發動的戰爭、武力威脅或武力行使作為解決國際爭端的手段。

二、為達到前項目的,不保持陸海空軍及其他戰爭力量,不承認國家的交戰權

日本人對這部憲法沒有質疑,全然接受,是源於戰爭的經驗與記憶。在日本文部省1947年出版的《新憲法的一些事》中就提及:「現在終於戰爭結束了。你們一定覺得再也不要經歷那麼可怕又讓人難過的事吧。這次戰爭給日本帶來什麼利益呢?什麼都沒有。只有發生非常多可怕又令人難過的事情。戰爭會毀滅人類。破壞社會裡的好東西。所以發動這次戰爭,國家有重大的責任。」

對今日的國家主義者來說,不啻為一種恥辱,特別是戰後美軍佔領,幾乎無國格可言,但那時的裕仁天皇卻表示,由美國保護並沒有不好。即使是右派首相吉田茂也沒有意見,他指出:「現在日本幾乎沒有武裝的餘力,而且國民也不願意。目前讓美國防衛日本就好。禁止武裝的憲法真的是上天的恩賜,如果美國抱怨的話,憲法能夠當藉口。想要改變憲法的政治人物是笨蛋。」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日美安保體制

這種對美國臣服的姿態或許成為今日太平洋沿岸諸多問題的延續。1951年日本與同盟國簽訂《舊金山條約》,翌年4月28日生效,結束同盟國對日本的軍事佔領。結束對日佔領的美軍,與日本簽訂了《日美安全保障條約》(簡稱安保條約),根據這份條約,美國與日本將結為軍事同盟,日本不允許擁有軍隊,也不能發動戰爭,但它必須提供美軍駐紮的營地,也成為美國在亞洲的戰略前線。

此時正是冷戰時期,為了抵抗中蘇這兩個共產大國,從南韓、日本、台灣到菲律賓的太平洋沿岸國家都受控於美國,形成所謂的反共陣線。韓戰發生後,美蘇對立激化,麥克阿瑟便命令日本「軍備化」,設立了「警察預備隊」,亦即日後的自衛隊。

儘管一些日本人反對安保條約,但因為敗戰,姿態卑微,只能默默承受。近十年後,美日雙方簽署新條約,賦予日本在美日同盟中扮演主動角色的權力──除了基地外,若發生戰爭,還可積極協助防禦。這次,日本知識分子再也無法坐視,起身反對當時的首相岸信介,日本戰後最重要的學潮於是爆發。(詳見:【大人的世界史】──日本戰後最大一次社會運動

岸信介正是當今日本總理安倍晉三的外祖父。彷彿命定,視岸信介為偶像的安倍晉三,也走上同樣的道理:繼續擴張日本的軍事權力。而日本民間的反應亦相同:反對!他們不停籌組活動,約有十萬人上街抗議。

根據日本媒體所做的民調,過半日本民眾反對這套法案。憲法學者更多次發言,指明違憲。儘管反對者眾,但安倍晉三仍一意孤行。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戰爭法案

去年七月,安倍政權通過內閣決議修改憲法解釋,解禁了集體自衛權。今年四月訪問美國期間,又制定了新版《日美安保指針》,從此日本行使武力的條件被放寬。基於此默契,安倍政權提出了法律修正案,除了《武力攻擊事態法》、《重要影響事態法》、《自衛隊法》等十部法律在內的《和平安全法治完善法案》,還制定新的《國際和平支援法》。這套法案顯見日美關係加深外,日本政府海外派兵、啟動戰爭的法律障礙亦被取消。日本在野黨領袖因此稱之為「戰爭法案」。(見表格)

舊安保法
新安保法
允許日本在遭受直接攻擊時,行使個別自衛權允許日本在本身沒遭到攻擊時,也可視情況行使集體自衛權
日本自衛隊對美軍的支援限制在遠東地區,如朝鮮半島等地
不只限定在「周邊」,日本對美軍的支援範圍可擴大到全世界
自衛隊不准從事救出在外日本人的活動可以為了救出日僑能發動國外軍事活動
從事聯合國PKO等國際和平維持活動時,自衛隊員被直接攻擊時才能使用武器為了支援他國部隊和民眾能使用武器
只在事前政府指定的「非戰鬥地域」,自衛隊才能支援美軍只要判斷是「目前沒有實際戰鬥」,隨時隨地自衛隊都能從事「後方支援活動」
 日美可實現從平時狀態、灰色狀態到暫時狀態的無縫應對,並新增在太空和網路等領域的軍事合作。
(表格:作者整理;鳴人堂製表)

許多媒體皆認為,這項法案是針對中國。去年中國在東海與南海行使武力,遭美國國會譴責,當時美國便認為有必要再次確認美日安保條約適用於「沖繩縣的尖閣諸島」,及其對同盟國應盡的義務。因此,在新法當中,除了釣魚台與其附屬島嶼的防備外,當美軍在南海海上航路受阻時,日本可對美軍進行補給和運送。亦即,自地緣政治考量,放寬日本軍事力量。

一位日本政治記者就表示:「美國2008年受到雷曼兄弟破產衝擊,財政惡化,國防預算大幅削減,與此同時,中國南海軍事問題、IS問題還有烏克蘭俄羅斯紛爭等問題堆積如山,因此亟欲讓日本負擔部分責任。現在的安倍,簡直是歐巴馬的傀儡。如果根據美國的想法而動,讓自衛隊出兵打仗,日本民眾也會被捲入其中。」

但也有日本媒體認為,安倍晉三欲追隨外祖父岸信介腳步,回復日本榮光,首要建立國家的自立與繁榮,除了提倡制定自主憲法,自衛隊軍隊化,也要輸出產業。軍工產業復興,便是計畫之一。他數次帶著三菱重工、川崎重工等日本企業到國外參訪,就是為了開拓軍需產業甚至推銷核電。

無論出於何種目的,安倍晉三都只是不斷解釋:「當今世界無論哪個國家,僅靠一國之力,已無法保衛自己國家的安全。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保護日本。」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自衛隊的存在

東海大學日本文化學系副教授笹沼俊曉日前以「日本和平憲法和立憲主義的危機」為題演講時,批評新安保法破壞憲法,也指出,儘管安倍晉三口口聲聲表示這是保護日本所需的法案,不會主動攻擊他國,但「歷史上,救出本國民眾或在支援同盟國的藉口下,發動侵略戰爭的例子不勝枚舉。」

「自衛隊法律上不是軍隊,但事實上內容是軍隊,其規模和裝備逐年擴大,已是亞洲最大武裝組織之一。」1974年出生的笹沼俊曉中學時期,便從媒體上知道日本自衛隊參與諸多中東戰爭,他進一步表示在冷戰結束後,日本政府為了協助美國在全世界展開的軍事活動,便逐一制定派遣自衛隊的種種特別法律,例如《PKO法》、《伊拉克特措法》等,然而在冷戰結束後,美國經濟和霸權衰敗的趨向下,美國政府便不斷要求日本政府分擔美國軍事活動的一部分。不過,只有在自國被攻擊時,自衛隊才能使用最小限度的武力,這是最後的底線。

笹沼俊曉表示,即使邏輯上自衛隊是合憲的,其存在違背和平主義理想,但自衛隊的存在仍是處於矛盾的灰色地帶。但至少戰後這70年間,自衛隊員沒攻擊過別的國家,也沒殺過任何國家的人,「憲法第九條仍一定程度約束戰後日本的國家權力。」但新安保法卻言明,即使本國沒有被攻擊,只要政府判斷是「國家存立危機事態」,就可以用武器積極攻擊他國。他強調,這讓侵略可以正當化,如果通過此法案,憲法將會落入有名無實的窘境。

對他來說,安倍口口聲聲的「國防力」和「威懾力」更是妄言。「因為安保體制的同盟國是美國,於是,美國的敵人就成了日本的敵人,國家安全的基本不是減少敵人嗎?」更別說,現代的戰爭主體不一定是主權國家,連世界最強的美軍也阻止不了恐怖份子的攻擊,主權國家的戰爭概念所設定的「威懾力量」概念,對現代的戰爭不一定有用。

「贊成安保法的人,常提到中國的威脅。但中日衝突發生,美軍難道會來打解放軍嗎?」笹沼俊暁搖頭,現今中美經濟利益結構如此強大,美國會幫日本打中國,是巨大幻想。

的確,今日世界局勢已和冷戰時期不同。岸信介當權時,正是美國為首的資本世界與中蘇為首的共產世界對立最激烈之時,美國必須透過對日本的支持來穩固太平洋地區情勢,但今日,歐巴馬的亞洲政策是以TPP(環太平洋戰略經濟協定)為軸心的「再平衡」(rebalance),對安倍來說,TPP最大的意義超越單純的經濟利益,更多的是長期的、安全上的保障。。換句話說,對他來說,與美國一體化,可以在經濟和安全上得到最大的效益。於是,在美國國會中,他動情宣示:強力支持美國的再平衡政策。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親美的自民黨

極度親美,是安倍晉三政治上的老師──小泉純一郎的主張:「日本外交的重點,一是美國,二是美國,三還是美國。強化日美同盟,使日本與美國逐步實現一體化,可以使亞洲周邊國家認可日本在亞洲的領導地位,並始終追隨日本。」把日本的安全託付給美國是冷戰思考,冷戰結束後不久接任首相的小泉純一郎延續此觀點可以理解。

岸信介於1957年站上美國國會殿堂演講,今年四月,安倍晉三亦站上了那個舞台。在首腦會議之前,安倍搭上歐巴馬的總統專車,與他一起到林肯紀念堂。安倍之所以獲得如此禮遇,是因為帶了非常豐厚的禮物《日美安保指針》。國務卿稱讚這是歷史性的轉換。日美關係再度加強。日本經濟評論家佐佐木實著文表示,從中曾根康弘與雷根的親暱友誼,到小泉純一郎和布希間磐石般的信賴,日本首相一面倒親美究竟是為了什麼?答案似乎都是中國。「只是,岸信介時期親美路線情有可原,如今只把中國當假想敵且一面倒外交政策,是否有問題?」

這問題似乎困擾著很多人。笹沼俊曉在演講中也表示,2000年以後,傾美越來越嚴重,安倍繼承了小泉純一郎的外交政策,因此非常害怕被美國拋棄。「過往,日本政黨中有許多派系可以相互制衡,除了親美派,也有重視亞洲外交的派系。」例如清和會是親美的、都市的、鷹派,經世會是親中的、地方的、鴿派,與中國締結中日邦交的田中角榮便屬經世會,也是主張多元外交的前首相。」

但田中角榮的自主外交觸了美國的逆鱗,後因貪污案下台(洛克希德事件,被視為水門案的案外案)。他的派系(經世會)從此給人負面印象,在黨內不受重視。小泉純一郎當選首相後,反對他的派系都遭到徹底鎮壓或放逐,經世會等鴿派政治人物都到了民主黨或其他小黨,自民黨內重亞洲與多元外交勢力徹底衰敗,只剩親美的聲音。

自民黨內部生態變得單一,也與選舉制度改變有關。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因為貪汙頻繁,1996年,日本實施小選區制,改變了政黨內部生態。笹沼俊曉說:「以前自民黨包含種種派系是因為中選舉區制。在中選舉區制下,在同一選舉區選出幾個議員,政黨可擁有不同意見的議員。每個議員和派系雖然貪污,卻因為有獨立的地盤和收入來源,因此不須全面依賴政黨,能隨意說自己的意見。」更改為小選區後,所有候選人選舉經費都來自政黨,更必須聽命行事,不敢反對安倍,趨於一言堂。弊病不只如此,小選區制讓容易產生世襲議員,「這些都是貴公子,什麼都不懂,更是安倍說什麼,就是什麼。」

2009年,自民黨下台,為了改革,在執行部的領導下,強化復古主義、歷史修正主義、鷹派的趨向,深化和極右宗教團體「日本會議」之間的關係。笹沼俊曉搖頭,「自民黨已經不是以前的富有多元性、彈性之自民黨了。」因為311福島核爆事件,日本人對民主黨失去信心,在沒有選擇之下,選擇了自民黨,但票數比2009年自民黨下台時還低,足見選民對自民黨也沒有信心。「會投給他們的,支持他們的,很多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他們或許懷念當初自民黨帶領日本從戰後復甦的日子。但靠老人支持的政黨還有未來嗎?」

這次安保法修訂,更讓安倍與自民黨支持率嚴重下滑。各界紛紛反對。即使是主張修憲、親自民黨的憲法學者,也對這次自民黨領導的修憲案不滿。例如數次帶領自民黨憲法讀書會的小林節便說:憲法本來是約束權力的,從我來看,世襲議員他們似乎想要擺脫束縛自己的憲法,所以打算要「改憲」。自己的權力被約束,就有反感。換句話說,和北韓「金家」一樣的狀態,「權力是安倍children的」。(因只聽安倍的話,像安倍的寶寶一樣)

笹沼俊曉於是再次強調這次法案嚴重違憲:「安全保障關聯法案(安保法制)」事實上是廢棄戰後日本政府和自衛隊的專守防衛、和平主義之法案。此法案違背憲法的可能性極大,日本戰後的立憲主義和法治主義也面臨未曾有的危機。日本政治的變化恐怕影響全亞洲的國際關係。」

然而,對困惑於「抗戰勝利」與否的台灣來說,一邊回顧70年前那場不堪回首的殘忍戰場,一邊紀念那些抗戰故事,在回顧緬懷紀念之餘,對日本新安保法案實為冷淡,或許認為他國修憲修法與我無關,他國反對抗議與我無涉,卻忽略了自己就在這個太平洋上,介於東海與南海之間,也在日本、美國與中國對壘的位置上,在這地緣政治的折衝中,我們要如何紀念抗戰勝利?又該怎麼跟著談終戰紀念?

事實上,二次大戰後,接續的是冷戰體制。即使1989年宣告冷戰結束,但美國與太平洋諸國的軍工產業結合、軍備部署,從來沒有停止。日本如此,台灣亦然。只是東海南海情勢,不得不讓我們警覺:戰場已經在布局。

 

點圖看「沖繩終戰」系列專題

 

註1:

日本京都大學學生的反對宣言全文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