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女人談性?不,妳不可以

杜克女大生貝拉諾克絲日前公開承認她為情色片擔任AV女優,並表示投身AV界讓她有家...
杜克女大生貝拉諾克絲日前公開承認她為情色片擔任AV女優,並表示投身AV界讓她有家的感覺,並表達美國大學學費高昂的不滿。後續引發網友正反兩極的看法。(圖/截自當事人臉書)

美國之前發生一條新聞,內容是「貴桑桑」之一杜克大學,有一位美女大學生自己跳出來說,因為學費太貴,所以她下海拍A片賺學費,而且覺得這樣比去餐廳端盤子有賺頭。此舉在美國引發軒然大波,女生一夕爆紅。

其實我不太關心新聞本身,主要是因為我覺得一個女生要做什麼賺錢是她家的事,她想紅、想要鈔票,願意利用自己的青春肉體達成目標,我實在看不出來這件事有什麼好值得非議的。

其實我比較有興趣的是在後續。

這個女生為了紅,接著公佈了自己的真實姓名,她是紅了沒錯,但之後,她就收到無數封有人要殺她的死亡預告,而且是每天都有。

這件事,反而引起了我的興趣。

為什麼呢?因為,杜克女孩被追殺這件事,赤裸裸的暴露了這個世界某些名為「邊界」的東西。

她踩線了,她弄亂了這個世界自以為的秩序。所以,某些人暴跳如雷。

她踩到什麼呢?

其實我們都隱隱知道,這個世界把女人分成兩種,一種是「正常女性」,這一範圍內的女性,可以進入社會活動的範疇,可以社交、可以婚配、可以成為別人的妻子、媽媽、祖母。獲得大部份人的基本尊重。

另外一種叫做「不正常女性」,這是好聽的話,難聽一點這種女性叫做「婊子」、「妓女」,就算被很多人視為性幻想對象,但她絕對被排除在社會活動範疇之外,社會認為她沒有資格正常社交、婚配,甚至不值得基本尊重,人人可以吐她口水。

那麼,劃分正常/不正常(請姑且原諒我使用這個非常政治不正確的詞)的界線是什麼?

「性」絕對是其中最重要的一條。

在一般社會認為的形象裡,「正常」女性的形象跟性是脫鉤的。至少表面上一定要是。妳可以骨子裡淫邪騷浪,但在公開領域一定是要冰清玉潔,妳可以小露性感,但絕不可以公然猥褻,妳可以穿著透明,但一定要記住遮好三點。妳可以用少女心談交過的男友,但絕不可以公開妳跟歷任男友的床史、甚至,妳根本不可以公開到底有幾任男友。

女人們,沒有人敢不守好這條線。

你不信?

你覺得,誰說的?現在坊間一大堆女性談性的文章,一堆要求性解放的報導跟研究,女人哪裡不能公開談性了?21世紀女人談性超級公開的。

真的是如此嗎?這樣好了,我們來看一下,在台灣,枱面上有多少女性作家敢公開談性?(去除掛上醫生名號、以醫學堂皇學術名義談論的那些人,那些人包裝了學術的外衣、脫去了女性的真實形體,對大眾來說,她們早不是女性,而是醫生或學者)。

最簡單的例子,常在文字裡葷素不忌抖出居家大小髒事的宅女小紅,絕不以真面目示人,出現在媒體絕對戴著一個大鼻子加大眼鏡,讓本尊難以分辨。

談女人情慾的祖師娘娘李昂女士,對不起,她寫的都是別人。

專欄女性情慾作家筆名叫「鳥來伯」,作者簡介是:星座命盤中有5顆星落在水瓶座的㊣水瓶座,生平無大志,走到哪裡都很混,有大腦欠大波,假民主真獨裁的血性女子。性愛是最優雅的運動,調情是最賣力的副業,想愛就愛,大聲說幹,高潮是天職,享樂是本分,目前計劃蒐集12星座男丁,堅信「寧可放過勿錯殺」。

而她的文字確實十分生猛有力、擲地有聲,連男性看了都會臉紅。

但作者長啥款?不好意思,一本書遮得很好,根本看不到。

文字裡再怎麼豪放,但只有在不知道真實身份的前提下,鳥來伯才可以大方的談性、談床事、談她蒐集過的12星座男丁。如果今天,鳥來伯專欄是要露臉來寫,保證你看到的文章不會長這樣。

再退一百步來講好了,我們不要談性,我們光談「談戀愛」這件事,坊間由男性專家教男孩把妹的書一大堆,網路上的把妹/伸妹神人個個對公開自己的玉照一點也不害羞,有的還洋洋得意把漂亮老婆的照片一起公開,因為對男性來說,把妹高手是勳章,是榮耀。

但你去看坊間教女生談戀愛的書,哪一本是女性作者敢自己跳出來說:「我談了上百次的戀愛,所以我要來教女生怎麼談戀愛」?兩性暢銷作家女王,書裡都是「我朋友」發生的故事,你如果去問女王自己交過幾個男朋友,她保證打死不會告訴你。

所以,我也要很矯情的講一個「我朋友」的故事。我的文青朋友A女是一個超級美女,蜂腰長腿不知道迷死多少人,美女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不小心做了幾次別人的小三(瞧我還得強調她是不小心的),之後失戀了幾次,實在氣不過,說要出一本「如何辨別壞男人」的書,還把壞男人會做的事指證歷歷,連我看了幾節都覺得她不出書真是太浪費。

結果後來出書計畫胎死腹中。原因是女主角說:「我還要嫁人耶,出了書我怎麼嫁得出去?」

女主角後來嫁得如意郎君,身為女性朋友還真的慶幸她沒出那本書。

為什麼呢?我們為什麼要慶幸?

很簡單,因為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踩到那條線。那條維繫著我們還能在社會裡被正常、基本、尊重視之的線。我們還想做個普通人,有普通的人生就好。

所以,即使我們做了小三、交了一打以上的男友、蒐集了十二星座男人的床技,我們都不可以公開的講。我們只能隱藏身份,讓另一個不知道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架空人士替女人的性生活發言。

${iDESC}$
${DESC}$

好吧,我們再回到杜克女孩。公佈了真實姓名的她,其實踩到了兩條線。

一條是身為女性,「性」事絕對不可公開張揚,否則便形同低三下四之流,尤其她好大的膽子,直接公佈真名,把女性跟「性」的關係從想像世界變到現實世界裡,太真實,以致於沒有人敢直視。於是首先,她就踩到了社會對女性的想像界線;

二是身為一名杜克大學學生、社經地位理應相對高等的女性,「性」這件事更應該敬而遠之,會用身體換錢,這豈是妳這個身份的人該做的事?她不但「侮辱」了女性、更「污染」了階級。受惠階級標籤的既得利益者,又豈會放了她?

這不知道踩到多少人的神經。難怪她會被追殺。

雖然同為UDN的作者,已經有「王大師」談到,美國女孩這件事,突顯了中西文化的不同,他認為,如果在台灣或是東方文化之下,杜克女孩絕不可能如此大剌剌談自己是A片女星這件事。只有開放的西方,才會允許女性公開做此宣告、甚至以此賺錢。

但我卻一點也不這麼覺得,在台灣,也許杜克女孩不會大方的出現在電視上談性與A片,但是就算她可以在美國談,她在美國被討厭被鄙視的程度,絕不會比在台灣少。只是,也許在西方,願意接受她的人比在東方多一點,但可能也只有多那麼一點而已。

是的,時間已經進步到21世紀,我們喊男女平權喊了這麼多年,女性性解放的研究已經做了那麼多年,出版了不知道幾千萬本相關書籍,但要把女人跟「性」連在一起、並且予以公開展示之間的關聯,而不透過學術、醫療這類的包裝,根本還是不可能的。

女性明明是被性慾望的主體,但依然只能「被」慾望,不可以公開表示自己有慾望,否則妳的社會位置,馬上會從「正常女性」,被劃為「婊子」。從此以後,社會大眾對妳永遠都只存有異色想像,妳再也無法回到一般世界,被社會以「正常人」對待之。

我們的世界對女性的想像依然很舊,不管妳骨子裡再邪惡,但外表依然要冰清玉潔。不管妳交過多少男朋友,對外絕對不能承認,不管妳床上多放浪,除非遮住妳的臉,否則妳死也不能說。

因為說了,妳就過了線,妳就喪失了那「給人探聽」的名聲,在人們眼裡,從此妳就出了界,與他們意淫的A片女星,毫無二致了。

更不要提A片女星自己跳出來說,她就是你的同學、朋友、生活週遭會碰到的人,嚇死人了,跟看到鬼從陰界爬出來差不多。

對,這社會再怎麼開放,還是有些事,妳,就是,不可以。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