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大校長呼籲抵制,是霸氣還是也「只能」這樣?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頂新案魏應充等人獲判無罪引起社會譁然,抵制行動捲土重來更有加溫擴大的趨勢。就在此時,台灣大學校長楊泮池「主動」邀請媒體,宣布台大校園將無限期全面禁用頂新集團產品,並呼籲各界跟進。此舉獲媒體報導後,不僅多數民眾深表贊同,亦起了帶頭作用,隔幾天台師大宣布採取同樣行動。

從臉書上轉貼分享的次數來看,此舉大家一片叫好。

不過,一個台大校長難道也只能這樣?

「抵制」是毫無社會資源的市井小民,從最末端的消費行為表達的抗議行為。一個能「有所為」的大學校長,若「只有」這樣的行動,除了附庸輿論博得雅名之外,對整體社會可以說毫無貢獻,嚴格說來,我認為取巧討好的表態之心,遠多於實質改革之意。(至於後續關於與頂新產學合作取消的報復說,後來證明烏龍一場)

台大身為台灣公認第一學府,集國家資源於一身,不論是聯考或現今入學制度都將傳統定義的「菁英」往裡頭送,自然也肩負起社會殷殷目光之期待。過往校友們在多元領域的積極參與,撇開歷史功過不談也都扮演著重要角色,對台灣有著深遠影響。

校長是形塑大學文化、制定未來發展走向的重要推手,或許校長言論並不一定能左右學生們的想法或行為,但無疑地是一種重要示範;這有點像一個家庭裡父母的身教與言教,不會產生立即性影響,卻可反應出教育者的價值觀與格局。

台大校長可動用的資源、人脈絕非我們能想像,然而我們卻看到楊校長選擇「最低標準」的作為來表達「抗議」,這一點令人感到非常失望。這並非意指此項抵制行為錯誤,打個誇張的比方,這就像一個有能力拯救世界的超人,卻只願意在眾人面前撿起一張垃圾一樣。台大校長當然不是超人,但是擁有的權力和能力絕對大於目前採取的行動。難以開口指責的同時不禁想問為什麼只有這樣?這難道不是「應有所為而不為」?

那麼再看看另一個例子或許更加清楚:在台大宣布抵制幾天後,基隆市議會也通過法案,要求市府發函將校園內頂新產品或食材全面下架。

議員和市府能行使的公權力更多了,難道沒有更積極的作為可以保護市民的食安?然後動動手指發個函又累死下面的公務員和相關業者,到底是誰活受罪啊?

回到頂新案來說,台大校長能做什麼?

首先,台大設有法律系所、食品科技研究所、食品與生物分子研究中心、國家食品安全教育暨研究中心,還有其他周邊相關技術的系所。針對此事件應需補強的專業知識或程序建議,各有專業的教授們可以不同角度與學生們進行研討辯論後提出建言,對於政策擬定或法律修訂必有參考價值。否則,法官、律師和檢察官紛紛投書媒體各執一詞,只是爭取輿論諒解或支持,一般民眾實在沒有能力辨認各方說法。

接下來,亦可鼓勵學生們組成社團,開放對民眾進行教育或檢驗等相關服務,分享學校設備資源擴大效能,這也是促使學生們提早參與社會活動,不必等步出校門功成名就,就能實際貢獻所長培養服務精神。

此外,一向能獲得媒體注目、和重要決策者見面的台大校長,何不妨直接邀請衛福部蔣部長進行對談?這位蔣部長可是台大多年的教授,可以直達天聽的建言機會,為何只發起小小的抵制苦了已經發包辛苦履約的廠商呢?

回顧過去318學運、教改議題到年輕人的競爭力,楊校長發表的談話或聲明往往與當時輿論方向不謀而合,引起爭議之處或說是媒體曲解,但卻鮮少聽聞任何實質作為。

艾德華‧薩伊德(Edward Wadie Said)在《知識分子論》(Representations of the Intellectual)書中,「對權勢說真話」一章裡寫道:「在我看來最該指責的就是知識分子的逃避;所謂逃避就是轉離明知是正確的、困難的、有原則的立場,而決定不予採取。」

台大校長不應該只是呼籲「大家已經在進行」的抵制行動,而是應該積極向學生、向社會所有知識分子示範及呼籲:除了抵制,我們當然還要多做什麼!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