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阿帕契揭開讓父母自我感覺良好的「隱性特權」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原本快塵埃落定的阿帕契風波,在勞家父女記者會後再掀波瀾。勞家主動開記者會的勇氣可嘉,想必勞父主要目的是希望替兒子壓低姿態找台階下,但勞姊大概心有覺得不公,想藉機把話說清楚:我的弟弟很努力不靠爸、法律和社會觀感是不一樣的、還有那個所謂的PARTY只是家庭聚會而已。

勞爸爸和勞姊姊最心疼勞乃成的,應該是網友們質疑勞乃成能有今日,多半是因爸爸軍中權勢,也因此特別強調弟弟的努力,以及在美國受訓時的辛苦過程。勞爸爸特地澄清:「我從未到部隊裡看他一次,深怕給他的長官造成壓力。」

我肯定勞爸爸想到這點的用心良苦,但事實是他根本不需要去部隊看他,勞乃成就能受到特別照顧,享受「隱性特權」。而也正是這種「隱性特權」,讓勞家認為一切都是勞乃成「自己辛苦努力」得來的成就、其實勞乃成非常優秀。

試想,一位當初考試接連碰壁的孩子,為何選擇軍校呢?他真的對軍旅生涯有抱負熱情嗎?為什麼不是去培養一技之長?當初的第一個人生交叉路口,恐怕就是考量父親對軍校系統的熟悉度而如此建議孩子的,難道一點關係都沒有嗎?

再者,為何一個連進軍校都費盡力氣的學生,竟然可以被選拔成為去美國受訓的種子軍官?篩選條件是什麼呢?難道心理素質、語言能力都不該是選拔標準之一嗎?勞姊姊記者會上說出「勞乃成去美國受訓時,因為英文不好非常辛苦」這種論調,難道不應該辛苦嗎?有多少人巴不得想去卻可能連競爭的機會都沒有?

我沒有當過兵,對於軍旅裡的階級或任何潛規則並不清楚,但我真的很希望國防部能公布派去美國受訓的種子軍官名單以及甄選標準,有沒有可能這些人的背景「剛好」是將校之後?

這就是台灣社會裡典型「隱性特權」,嚴格說起來也不完全是當事人的錯。因為就連當事人都不一定知道自己頭上發著光環,別人是用不同的標準與容忍度去對待他。更嚴重的是,當他獲得某項榮譽、地位或者成就時,旁人還會錦上添花地鼓掌讚美,特地強調「這都是你自己努力得來的」。要拍馬屁當然是拍整套的,更不能陷自己於不仁不義,不是嗎?

不是只有軍中這樣。學校也是、企業也是、任何團體裡都是。

還記得我從小唸的國小國中都是近一萬人的公立大校,特別注重升學。我們都知道每個年級哪班是「特別班」——幾乎全班「剛好」都是老師們的孩子。這種特別班一定在中間數字,去看看課表陣容,絕對是各科的明星老師。這就是隱性特權的一種:班級學生素質特別整齊、老師們個個會教又會考,派出去代表學校參加比賽的多半來自這些特別班。

這都是自己努力得來的嗎?一樣有校內初選啊,難道不公平嗎?

「隱性特權」的特色就是如此,讓父母們誤以為自己孩子真的優秀。殊不知特別班老師絕對比其他人早知道何時辦初賽,初賽題目也由明星老師們統合擬定,加上這班學生經過篩選,絕對不會有小混混或問題學生干擾上課進度,那麼你可想而知校內初賽的結果了吧!

回頭看看自己這班,班上同學有一半是訓導處常客,有些老師上課說笑話,只求底下學生安靜別鬧就好,我的導師忙著處理各類學生糾紛,還要阻止校外械鬥,哪裡有空管什麼校內初賽的小道消息?

企業裡就更別提了。放眼望去國內各大企業,當初說傳賢不傳子的,哪一個找到接班人了?最後創辦人自己的孩子大多在自家企業安插要職,然後因為「表現優異」而升至接班梯隊或決策小組。

有多少「豐功偉業」是因為他人看在關係結構與利害關係的結果?真的那麼優秀,不會只在自家的企業裡強。

身為父母的我們,如果在社會上,能夠幸運地擁有一些影響力或地位,那麼「隱性特權」絕對多少會發生。一部分是因為「移情作用」的人性使然,父母認識的人越多,孩子未來越有可能碰到這些舊識(或這些人的勢力範圍),那麼孩子的努力或成就容易被放大處理。另一種可能則來自私心的算計考量,孩子可能成為一種討好父母的工具,反正溢詞讚美不用錢,順水人情很好做,大家不就是這樣越摸越熟,越熟越好講話辦事?

這年頭,大家都會做的很漂亮。

做父母的雖然無法控制別人要如何對待自己的孩子,也難以完全避免這些隱性特權,但最起碼要有分辨「人情世故」和「客觀事實」的能力,更不要對自己孩子懷有過分想像的期待,這樣隱性特權就無法發揮作用趁虛而入。否則,無法覺察隱性特權的自己還被哄得這麼開心,也只能祈禱這輩子命都這麼好,一路開心到掛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