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美國、古巴,棒球外交的弦外之音

"One of the things we share is our national pastimes—La Pelota. As the quote from Field of Dreams goes, 'the one constant through all the years. has been baseball.' That's as true in America as it is in Cuba. Whether it's the middle of an Iowa cornfield or the neighborhoods of Havana, our landscapes are dotted with baseball diamonds. Our kids grow up learning to run the bases and count balls and strikes. And many of our greatest ballplayers have taken the field together." —President Obama on this historic day in baseball: es.pn/1PpnWCI

The White House 貼上了 2016年3月23日

這趟古巴棒球外交之旅,無疑會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卸任前的「歷史定位」。

如同1970年代美中的乒乓外交、加拿大蘇聯間的冰球外交一般,運動再次被賦予西方民主陣營與共產國家破冰的重責大任。當Kevin Kiermaier安全滑進本壘為光芒隊得分時,歐巴馬忘情地比出安全的手勢,彷彿象徵著美古之間的外交關係也將安全進壘。

雖然早在1999年時,巴爾的摩金鶯隊老闆Peter Angelos歷經三年的奔走後,就已打破大聯盟與古巴中斷40年的冰封期,但是此行卻未得到眾人的祝福,儘管柯林頓鬆綁與古巴交流,但是美國國務院、乃至民間古巴裔社區都一致反對金鶯隊的古巴行,當時金鶯隊陣中的古巴裔好手Rafael Palmeiro也以缺席表示抗議。反觀今日,除了歐巴馬親自領銜之外,重量級配角一樣星光熠熠,國務卿凱瑞、大聯盟主席Rob Manfred、Derek Jeter、Dave Winfield等大聯盟退休球星、打破大聯盟種族隔離的Jackie Robinson的遺孀Rachel Robinson與光芒隊一同前往,看到歐巴馬與勞爾‧卡斯楚並肩而坐,更是令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夕之感。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大聯盟之所以是個夢工廠,除了燈光、舞台、布景、明星主角一應俱全之外,更了不起的是精心安排了配角,並寫入溫馨的橋段。Dayron Varona這名光芒隊的小聯盟選手,在三年前坐著小船逃離古巴到了美國,在他的美國夢的劇本裡,大概都不敢有著重返家鄉、接受全場球迷歡呼、還與他所背棄的政權領導人勞爾‧卡斯楚會面的劇情吧!但是這些畫面全都發生了,透過棒球,Varona真的重新踏上人生的本壘了。

Dayron Varona這名光芒隊的小聯盟選手,在三年前坐著小船逃離古巴到了美...
Dayron Varona這名光芒隊的小聯盟選手,在三年前坐著小船逃離古巴到了美國,圖為與古巴姪女相擁而泣。 圖/美聯社

賽前光芒隊球員抱起古巴小孩。 圖/美聯社
賽前光芒隊球員抱起古巴小孩。 圖/美聯社

在這美麗動人的故事背後,卻也包含著古巴這棒球之島被全面納入美國所主導的棒球世界體系中的弦外之音。就在光芒隊與古巴國家隊進行比賽的拉美球場,以往哈瓦那工業隊(Industriales)在這球場的比賽常常吸引爆滿的球迷,但是在這一波古巴選手叛逃赴美尋夢的風潮下,古巴國家聯賽熱度驟減,棒球迷反而尋找機會到球吧關心大聯盟的賽況。根據《經濟學人》雜誌的報導,在古巴聯賽地位有如紐約洋基隊的哈瓦那工業隊,光是在去年就有11名選手叛逃美國,其他各隊也都面臨相同的窘境,迫使古巴聯賽球隊重組與解散。另一方面,由於大聯盟只有在其主辦的WBC允許大聯盟選手出賽,古巴國家隊在國際賽中,已經不再是令人聞風喪膽的紅色閃電,10年來國際大賽未奪一冠,1987到1997年間國際賽156連勝的紀錄早已是塵封的回憶;去年底的首屆12強賽落居第六,最新世界排名更落居第五,儘管這排名計算方式讓許多球迷嗤之以鼻,卻也某種程度反映了古巴棒球人才流失的現實。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自從Rene Arocha在1991年在邁阿密叛逃,古巴選手不是在國際賽尋覓時機,就是冒著生命危險乘著簡陋的小船在佛羅里達海峽漂流,美古不兩立的政治現實,使得棒球員必須在家鄉與美金之間做出選擇。雖然古巴在這幾年放寬棒球選手合法出國淘金的管道,像是Yulieski Gourriel就曾透過正式管道到日本職棒橫濱隊打球,在此過程古巴政府得以收取20%的回饋金,但日本薪資比起美國實在小巫見大巫,加上受限於美古之間的禁運令,這條人才輸送帶始終到不了美國。

歐巴馬這趟棒球外交之旅,只能算是開啟美國與古巴兩國間棒球交流的曙光,解除古巴禁運令的鑰匙仍掌握在美國國會手裡,大聯盟也持續堅守禁止各球團派遣球探到古巴的官方表面立場,儘管如此,古巴球員湧入大聯盟都已是回不去的現實。

可以想像,禁令一旦解除,古巴棒球勢必面臨更加險峻的人才出走危機。古巴棒球界當然會希望從大聯盟手中獲取起碼的回饋與保障,但是談判籌碼的現實面是很殘酷的。在面對早期古巴球員叛逃時,菲德爾‧卡斯楚曾阿Q地說:「一個棒球員離開,會有十個球員再冒出頭來」,但回頭看看,這只不過是強人末途的誑語,鄰近的多明尼加完全仰大聯盟鼻息,基層棒球唯大聯盟是問,只有人才輸出,沒有棒球基礎建設;如此殷鑑不遠,紅色閃電是否懾人依舊?恐不樂觀。

可以想像,禁令一旦解除,古巴棒球勢必面臨更加險峻的人才出走危機。古巴棒球界當然會...
可以想像,禁令一旦解除,古巴棒球勢必面臨更加險峻的人才出走危機。古巴棒球界當然會希望從大聯盟手中獲取起碼的回饋與保障,但是談判籌碼的現實面是很殘酷的。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