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不追求金牌的運動想像:打造以運動員為本的環境

我國羽球選手戴資穎在里約奧運期間爆出因未穿羽協指定球鞋上場比賽,回台後將面臨嚴厲...
我國羽球選手戴資穎在里約奧運期間爆出因未穿羽協指定球鞋上場比賽,回台後將面臨嚴厲懲處的消息,引起國內嘩然。 圖/美聯社

在這世界上,我們很難找到在治理上比國際運動組織更糟糕的了。

——前費邊社秘書長Sunder Katwala

如果要為里約奧運下一個台灣觀點的註腳,或許不是場上的一金兩銅,而是場外選手與協會間的風風雨雨,從謝淑薇到戴資穎,反映了我們的運動協會與選手之間的齟齬與矛盾,也使我們必須重新檢視「誰」才是運動的場域的主體。

很多人說這次奧運就一面照妖鏡,照出台灣許多協會的黑暗面,但其實許多國際運動組織早已是藏汙納垢之地,樹大必有枯枝,往往規模越大,問題越多,如2002年鹽湖城冬季奧運的賄賂醜聞、國際足總高層貪汙已成了全球共犯結構;但妙的是,某些台灣的運動協會,規模已經不大了,卻還巴不得一直開啟隱形模式,惦惦呷三碗公地領著政府的補助款,但里約奧運的聚光燈卻照出許多黑暗的角落,不知流向的補助款、毫不避諱的利益輸送、對於運動員的宰制與剝削等等,都在此時曝了光。(延伸:戴資穎事件暴露的真相:台灣運動環境落後於古羅馬

針對國際運動組織的詬病,多倫多大學運動社會學家Peter Donnelly就曾為文提問:「如果由運動員來當家作主,那會是什麼情況?」他指出,在全球化趨同文化下,身體文化的多樣性受到了侷限,次文化的誕生卻總免不了被吸納而成為另一個組織,原本誕生於街頭的極限運動(滑板、越野單車等),漸成氣候之後,被ESPN、紅牛能量飲料等大型企業吸納主導下如今就成為龐大的商業體,在此大環境下,運動員的權利、甚至其基本人權往往就在這些過程中被犧牲了。(延伸:小林尊,如今安在哉?

他也認為,要討論此議題,必須要先理解,沒有人真正擁有運動,運動應該是所有參與者所共創、共享的文化,即使是職業運動,老闆的確握有球隊的「擁有權」,甚至將此所有權延伸至球員身上,但是職業運動員卻不完全像其他勞工一樣,因為職業運動員本身即為商品,勞資關係、利益共享等等議題或可交由市場機制下彼此間的談判力量解決。另一方面,屬於社團法人的運動協會,從國際奧委會以降、國際運動協會(international federations, IFs)到國家運動協會絕對不能宣稱擁有該項運動,他們只是該運動的代管人以及受託者,代表該運動行一國之管理,且受運動員及其家人、受球迷之託。然而現實卻是,這些運動官僚組織反客為主,以為自己徹頭徹尾擁有該項運動的話語權與運動員。

上星期在國立體大舉行全球體育大學論壇中,德國科隆體育大學校長Heiko Strüder提到,該校雖以體育為名,但是卻不生產奧運金牌選手,而是培育背後的運動科學、營養、法律、商業、傳播、社會、心理等等人才,以輔助運動員在場上有更好的表現,而他們也重視社會人文課程,祈使運動員有更全人的發展。這樣的模式其實給我們另類思考的機會,台灣的教育環境,小至國小體育班大至體育系、體育大學以及延伸的體育政策,應以運動員為本,而非獎牌為本。此次里約奧運大放異彩的英國,儘管金牌數躍居第二,但是卻有更多聲音質疑他們傾全國之力競逐獎牌的發展,英國衛報知名專欄作家Simon Jenkins就質疑英國這樣的「奧運歇斯底里症」與他們曾鄙視的前蘇聯模式無異。

圖為英國隊自由車車選手奪金合照,自左起為Philip Hindes,Jason ...
圖為英國隊自由車車選手奪金合照,自左起為Philip Hindes,Jason Kenny,Callum Skinner。 圖/美聯社

至於要如何讓運動員成為他們自己的主體呢?媒體或許能幫上忙。前洋基球星Derek Jeter在退休後創辦「運動員論壇」(The Players Tribune),以讓運動員能有發聲管道為號召,並以運動員為文章掛名作者,儘管背後是由許多影子作家捉刀而成的,而讓該網站受到質疑,認為此舉讓作家退居幕後,沒有給予他們應得的名聲,但我卻認為這正是以運動員為本的媒體環境,由專業的作家或記者協助,方能發揮更大的影響力。同樣一句話,由我和由陳金鋒、周思齊說出來的意義與影響力是截然不同的,在這「自媒體」的時代,運動員已擁有多元的發聲管道,但多一層的專業協助,自然可以減少不必要的「資訊意外」。

任何在運動周邊的人都必須理解,從政府與協會行政官僚、教練、防護員、到運動行銷公司、經紀人、記者、作家等等,沒有了運動員,我們什麼都不是,因為他們的才能,我們才得以依附其下,混口飯吃。

點圖看更多專題文章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