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歐洲豪門不願面對的真相:當中國足球贏得奧斯卡之後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每年一月份,歐洲足球進入冬季球員轉會期,至今最震撼的消息莫過於原先效力於英超豪門切爾西隊的巴西國腳奧斯卡離開英格蘭,轉至中超踢球的消息。為了網羅他,上海上港隊付出6,000萬英鎊(約新台幣24億元)轉會費,以及開出了40萬英鎊(約新台幣1,600萬元)周薪,因此引來鄉民一番「賀中國足球搶先中國電影贏得奧斯卡」的酸語;震撼未歇,阿根廷名將特維斯接著以全世界足球員最高薪的61萬英鎊周薪加盟上海另一支球隊申花隊。

這兩波震撼之後,隨之而來是更多的謠言八卦,許多超重量級的球星紛紛被中超球隊點名(連C羅都被點過名,就可以想像這名單的篇幅了)。當然其中不乏經紀人挾中超以為其客戶爭取更高待遇的策略,雖然迄今未有更大咖的球星確認加盟中超,但是切爾西前鋒迪亞哥‧柯斯塔被中超搞的春心蕩漾、欲走還留的傳言卻是沸沸揚揚。

中超上海上港隊付出約新台幣24億元轉會費,以及開出了約新台幣1600萬元周薪,重...
中超上海上港隊付出約新台幣24億元轉會費,以及開出了約新台幣1600萬元周薪,重金網羅原效力於切爾西隊的巴西國腳奧斯卡。 圖/路透社

阿根廷名將特維斯接著以全世界足球員最高薪的61萬英鎊周薪加盟上海另一支球隊申花隊...
阿根廷名將特維斯接著以全世界足球員最高薪的61萬英鎊周薪加盟上海另一支球隊申花隊。圖為特維斯抵達上海,在機場受到球迷熱烈歡迎。 圖/新華社

習近平上任,對於足球乃至中國運動整體發展野心勃勃,中國國務院於2014年10月份頒布第46號文件,擘劃中國整體運動產業的願景,希望在2025年能達到5兆人民幣的整體規模。其中媒體也屬運動產業重要的一環,儘管2016年12月來樂視集團陷入停牌危機,而有泡沫化的憂慮,但不可否認的,樂視體育近年的大手筆,佈局之大膽,讓人咋舌。其中27億元人民幣購買中超2016和2017賽季的新媒體獨家轉播權,引發一連串骨牌效應,使得中超成為國際足球崛起的新勢力,各球會擁樂視轉播權的資金,競逐國際頂尖球員轉會,加上各球隊的土豪老闆雄厚資金撐腰,一波波彷彿在打電動玩具的轉會傳聞,也就不讓人意外。(延伸:義大犀牛不玩了,職棒與電視共生或共滅?

以往足球的轉會期,都是由皇馬、巴塞隆納、曼聯等歐洲豪門球會引領風騷,聚光燈被中超搶走的歐洲足壇顯然不是滋味。從球會、教練、歐洲球員到媒體,多半對於中超撒中鈔的土豪作風十分不屑,觀察網路論壇,平時關注歐洲足球的球迷們也大多抱持相同的態度。拜仁慕尼黑隊的荷蘭籍球星羅本一席「踢中超等於職業生涯終結」的言論,更是引來中國球迷一陣撻伐。

中國足球的崛起,目前僅止於中超在轉會費的水花四濺,儘管廣州恆大曾在2013與2015年二度奪得亞洲冠軍杯,但中國國家足球隊整體水準仍未見等比例的提升,進軍2018年世界盃的希望依舊渺茫,儘管職業球會動作頻頻引進洋將(或稱外援),對於中國足球迷來說,他們的國足依舊是扶不起的阿斗,存在的功能多半就是給鄉民用來酸的。

拜仁慕尼黑隊的荷蘭籍球星羅本一席「踢中超等於職業生涯終結」的言論,更是引來中國球...
拜仁慕尼黑隊的荷蘭籍球星羅本一席「踢中超等於職業生涯終結」的言論,更是引來中國球迷一陣撻伐。 圖/路透社

作為一個足球迷,對於中超灑錢擾亂歐洲足壇的秩序多少有些不舒服,再者,對於中鈔的厭惡也多少是台灣人厭中的情感投射,但我們必須問問自己,我們是否已經太習慣於歐洲足球中心主義,凡事皆以歐洲觀點出發?

中超整體水準、職業運動的環境以及運動文化的深化的確未如歐洲頂級聯賽,這點無人可否認。以往在製造業的「中國價錢」(The China Price)指的是低價生產的競爭,但足球場上的「中國價錢」指的卻是中超的球隊必須要付出高於市價數倍才能網羅到相同的球員,所以中國足球贏得奧斯卡之後,卻仍無法贏得尊敬。

但回頭想想,儘管歐洲人訕笑著中超土豪作風,但今日歐洲足球聯賽的高水準,不也正是挾著豐厚資金,對全世界各地足球人才進行掠奪所累積的結果?中南美洲、非洲、亞洲菁英匯集於歐洲豪門,但足球人才輸出國的巴西、阿根廷聯賽卻面臨著農場化與養老院化的困境。歐洲媒體酸這些前往中超踢球球員是傭兵,但那些離鄉背井在歐洲踢球的國際球員又何嘗不是?

中南美洲、非洲、亞洲菁英匯集於歐洲豪門,但足球人才輸出國的巴西、阿根廷聯賽卻面臨...
中南美洲、非洲、亞洲菁英匯集於歐洲豪門,但足球人才輸出國的巴西、阿根廷聯賽卻面臨著農場化與養老院化的困境。奧斯卡(左)為在英超踢球的巴西球員。 圖/美聯社

歐洲媒體以及網路輿論一面倒的背後,其實是對於中國崛起的憂慮,以及歐洲足球霸權被撼動的隱憂。過去一世紀,世界足壇都是以歐洲為中心,2022年卡達世界盃將在冬天舉行,引起以英超為首的歐洲各國聯賽的強力反彈,認為此舉干擾了傳統歐洲聯賽的進行節奏,但其實南美洲與亞洲各國聯賽多年來早就受到世界盃於六、七月舉行,迫使他們必須中斷球季的狀況,歐洲足球在一世紀以來被干擾個一次,也只是剛好而已。

中國崛起,是歐美各國不願面對而疲於應付的現實,中國即便在奧運上金牌一面面入袋,卻仍必須面對西方媒體的質疑與冷嘲熱諷;如今,中超的中鈔打破了歐洲的足球秩序,其實早在1999年12月26日,英超切爾西在面對南安普敦的比賽中,排出了全非本土的11名先發球員,就已經昭告了足球無國界的開端,如今風水輪流轉,足球員以其才華在無疆界的市場上待價而沽,歐洲豪門當年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如今也必須去適應這個他們不願面對的真相。

風水輪流轉,足球員以其才華在無疆界的市場上待價而沽,歐洲豪門當年打開了潘朵拉的盒...
風水輪流轉,足球員以其才華在無疆界的市場上待價而沽,歐洲豪門當年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如今也必須去適應這個他們不願面對的真相。圖為英超四大豪門球隊之一,切爾西。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