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沙漠裡的冰球夢:職業運動在拉斯維加斯的一場豪賭

圖為10月10日當晚開場前,球場螢幕打上58名槍擊事件死亡人數。 圖/路透社
圖為10月10日當晚開場前,球場螢幕打上58名槍擊事件死亡人數。 圖/路透社

台灣人對冰球極其陌生,在我十幾年前擔任體育台外電編譯時,還接過觀眾來電,表示疑惑:「你們播的冰球新聞十分精彩,讓我也想多了解這項運動,但為什麼總是都不播出第四節的片段呢?」(其實冰球比賽以三節各20分鐘進行)。

回顧近一年來,也只有世界冰球錦標賽U18第三級賽事在台北小巨蛋舉行,因為中國與台灣選手爆發衝突而略獲關注。許多人直覺,冰球本該是冰天雪地的運動,與亞熱帶的台灣該是八竿子打不著關係吧!這麼想當然沒錯,但其實自2017年秋天以來,不管場內外,全世界最炙手可熱的一支冰球隊叫做拉斯維加斯黃金騎士隊(Vegas Golden Knights),那確實是個不可思議的故事。

黃金騎士進賭城

黃金騎士隊是一支剛成軍的擴編球隊(expansion team),成為NHL第31支球隊。北美職業運動的擴編,是一項從無到有的過程,所有的隊員須必須經過擴編選秀的程序而來,也就是現存的30支球隊可保障9至11名不等的球員,剩下的可供黃金騎士隊挑選。

儘管這樣的條件已較之前各次擴編條件優渥,但可想而知,不被原球隊保護的選手多半不是太老、太貴、不然就是原本戰力外而藉此出清的選手,因此,擴編球隊都必須經歷過一陣子的成長痛苦期。如同過往各項職業聯盟擴編的歷史一般,所有球迷對這些新球隊的第一年都不會抱著太高的期望。

擴編球隊的第一年,儘管戰績可能不盡理想,但新鮮感帶來的入場觀眾數一向不會是太大問題——黃金騎士隊平均每場比賽進場觀眾數甚至超過球場容量的17500名。此外,場上表現更令人驚嘆,2017-18球季一開始,他們竟然就贏了9場比賽中的8場,但是眾多球評認為這樣火熱的勢頭不可能延續下去,尤其是全隊最具知名度、三度拿下史坦利杯冠軍的前匹茲堡企鵝隊門將福路瑞(Marc-Andre Fleury)打了4場之後就受傷缺陣兩個月,連替補門將蘇班(Malcolm Subban)後來也受傷了一個月,但是如今,也是球季大概剛好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打開NHL西區排名,赫見黃金騎士隊獨居鰲頭,19場主場比賽,贏下了其中的16場,更是全聯盟最佳主場戰績,儼然成了穩贏的莊家。

大螢幕為全隊最具知名度、三度拿下史坦利杯冠軍的前匹茲堡企鵝隊門將福路瑞。 圖/美...
大螢幕為全隊最具知名度、三度拿下史坦利杯冠軍的前匹茲堡企鵝隊門將福路瑞。 圖/美聯社

拉斯維加斯,人口約60萬人,全美第28大城,一直是北美四大運動聯盟既覬覦卻又不敢冒進的一座城市。長期以來,僅有棒球小聯盟的51區隊在此進駐(陳金鋒就曾在2002-2005年間在此效力)。

人口規模與全球知名賭城所撐起的經濟實力當然不會是太大的問題,之所以讓四大聯盟卻步,也正是該城市賴以為生的「賭博產業」。賭博這件事即便合法,但在美國,職業運動卻是怎樣都不想讓其與賭博聯想在一起,畢竟比賽公正性就是其皇后貞操,一旦讓運動與賭博沾惹在一起,就算只是捕風捉影,職業運動的下場,不難想像。

再者,儘管拉斯維加斯經濟條件不是問題,但是賭城與觀光業的特性,湧入大量外來人口,加上其市民許多是需要從事夜班與排班工作的服務業人口,並不利於培養固定球迷;加上即便有大量觀光客湧入,但是一場沙漠裡的冰球賽,不但顯得格格不入,況且原本城市裡就有數不盡的夜生活選項,紙醉金迷的絢麗歌舞秀、各式樂園、可以賭到不知今夕是何夕的各式賭具,這些賭場老闆們原本就巴不得賭客們永遠可以足不出戶,也更不可能送票或是搭售冰球的套裝行程。

因此,儘管近年在單日夢幻運動(daily fantasy sports)的推波助瀾下,賭博已經不再是職業運動避諱的話題,未來兩年內,WNBA與NFL也陸續將有球隊進駐,但冰球場上的黃金騎士進賭城,依舊被視為一場豪賭。

賭博已經不再是職業運動避諱的話題,但冰球場上的黃金騎士進賭城,依舊被視為一場豪賭...
賭博已經不再是職業運動避諱的話題,但冰球場上的黃金騎士進賭城,依舊被視為一場豪賭。 圖/美聯社

槍擊案承載了城市認同的重量

在眾多不利因素下,一場震驚全世界的槍擊案卻可能從此改變了這座城市與運動結合的命運。

2017年10月1日,拉斯維加斯爆發美國有史以來最慘痛的大規模槍擊事件,槍手帕德克(Stephen Paddock)一人行兇,造成58人死亡、546人受傷。這對5天後就要開啟新球季、9天後更要進行主場開幕戰的黃金騎士隊來說,突如其來的劇變打亂了早已籌備好的開幕式。

10月10號,黃金騎士隊隊史首場主場賽事,原本該是單純歡樂的夜晚,被球團圓滿的轉化為高格調向警方及緊急救難人員致敬的開場,儼然成為向拉維加斯這座城市致敬的晚會,「維加斯般強壯」(Vegas Strong)的標語也與球隊如影隨形。

自此,原本欠缺大聯盟級球隊的賭城,黃金騎士卻開始乘載了城市認同的重量,就像911事件後的洋基與大都會、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後的紅襪、卡崔娜颶風後的紐奧良聖徒,這些運動球隊清楚地知道,他們無法改變任何已發生的悲劇,但他們卻是這都市療傷的一部份;在他們的協助下,使城市得以慢慢走出悲傷,迎接新生。

短短半年不到,賭城的冰球夢有了個再美好不過的開場,場外的悲劇意外地成為黃金騎士登台前的悲愴序曲。場內,各隊棄將卻眾志成城打出令人驚豔的好成績,即使是原本擔心都市特性與人口組成不利培養球迷,卻反而湧入許多客隊球迷藉遊覽賭城之際為自己家鄉球隊加油;而沙漠氣候與冰球看似格格不入,但一場夠酷(cool)的比賽,反而可以逃離戶外熾熱的天氣。原本眾多不利因素,卻被轉化成天時、地利、人和的沙漠冰球夢,有此成就,黃金騎士隊老闆Bill Foley獲ESPN選為年度冰球人物,實至名歸。

發生在拉斯維加斯的,就讓它留在拉斯維加斯!

(What happens in Vegas stays in Vegas!)

這是一句再流行不過的賭城宣傳標語,但對黃金騎士隊而言,他們在這三個月所成就的,早已超越了拉斯維加斯與冰球。

對黃金騎士隊而言,他們在這三個月所成就的,早已超越了拉斯維加斯與冰球。 圖/美聯...
對黃金騎士隊而言,他們在這三個月所成就的,早已超越了拉斯維加斯與冰球。 圖/美聯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