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8件我住在台灣才知道的事

圖中這隻白貓叫陳明珠,是幾年前我在台北街頭撿到的流浪貓。當我在想如何為這篇文章配...
圖中這隻白貓叫陳明珠,是幾年前我在台北街頭撿到的流浪貓。當我在想如何為這篇文章配圖時,她自告奮勇擺出台灣地形。我只能說台灣實在是貓傑地靈的地方。 圖/Emily
從前來台灣旅遊,我知道台灣的炸雞腿非常好吃,台南的虱目魚鮮甜多肉、蚵仔肥美,墾丁的藍天碧海如畫,台灣跟香港同樣有一個太平山,香港的可以俯瞰夜景,台灣的可以仰望星空,兩者給人帶來不同的感動。那時候台灣讓我發出很多美好的「哇!!」,到這邊生活之後,卻多了一些困惑的「咦?!」

1. 原來台灣有原住民

我青少年期在澳洲的華人圈子開始接觸台灣文化,聽不少台灣國語流行曲,在姐姐的書架拿過好些泛黃的經典台灣著作來看,像是三毛、杏林子、張曉風。後來回去香港接觸更多台灣流行文化,但從來沒聽聞台灣有原住民。

還記得張惠妹剛開始去香港宣傳,電台DJ說她從小跟爸爸對著大海練唱歌,所以歌藝這麼厲害,我當時心裡想:嗯,台灣很大,除了都市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高山大海和鄉間。 來了台灣生活,才發覺我不知道的不只是城市以外的地區,是整個原住民族群的存在。原來香港人熟悉的張惠妹和張震嶽就是原住民歌手 。

我覺得很有趣,所有台灣人出國後同樣都是台灣人,但在台灣裡面卻分得很仔細,從言談間很容易聽到各種分類,例如原住民、本省人、外省人、台北人、南部人、台中人(據說有台中腔,但我分辨不出來),當然還有藍的、綠的。台北又會再分為台北人和台北市以外的例如淡水人、中和人、九份人。還有我觀察了很久才意會大慨用來形容中產階級或既得利益者的「天龍人」。

2. 中秋沒有燈籠,但有紅包、禮盒和烤肉

在台灣公司上班最快樂是有三節禮金!(端午、中秋、過年)每次收到紅包我便會暫忘沒有聖誕和復活節這種西方假期的失落。中秋節公司會收到很多漂亮餅食禮盒,我會撿盒子回家給貓玩,老闆也會送禮盒給員工。香港人中秋會給送月餅和高級水果,與家人聚在一起吃豐盛晚餐,飯後帶小孩子出去玩燈籠和賞月。台灣人主要吃烤肉和烤肉,有連假的話可能連烤好幾場。

3. 什麼是「關說」

時常能夠在日常生活中學習中文讓我覺得很幸運。從書本、別人的對話,還有時事新聞,遇到陌生的詞彙我便google學習,例如上年熱烈討論的「關說」,原來出於史記,意指靠關係代人陳說。

不過有些新的詞教我百思不得其解,例如「自然人憑證」。我很想問什麼是自然人?不做作不扭捏嗎?很接近大自然嗎?為什麼這跟報稅有關?(抓頭)

4. 原來通姦是罪

我一直以為婚姻出軌單純是道德上的瑕疵,只該負道德責任,犯這種錯屬於人生自由的一種。當得知原來台灣人可以告老公外遇又可以告小三,一旦「妨礙婚姻」或「通姦」罪成會受刑法,我著實嚇了一大跳!然後忽然明白,為何從南到北的國道上那麼多徵訊社抓姦的巨型廣告牌,原來那是一門很正式替人搜證的生意。

驚訝過後有點感嘆。仍保有這樣的法例代表有這種需求,代表某部份人在婚姻中對自己如此沒自信和安全感,企圖依賴法律去追討感情的事,就算討到大慨也非最初所願。

5. 台灣很多外國人願意說中文

我在台灣遇見很多「阿度仔」一開口便是國語,即使在國際化的連鎖店,理應可以用英語點餐的地方,例如星巴克、麥當勞,就算他們的國語不流利也會努力講,感覺很尊重本地文化。其實我有一點點羡慕,因為在香港的「鬼佬」通常會期待別人配合他們說英語。雖然可以解釋因為英文在香港比較通用,但我也隱隱覺得香港的西人比較不會掩飾他們的自我優越感。

6. 只有國語才是中文?

中文在我的認知裡包含各大方言,例如廣東、潮州、福建、上海話之類,全都是中文。但有數次我跟本地人聊到粵語和國語的差別時,對方直接把國語稱為中文,言下之意是國語以外的都不是中文。我覺得很奇怪,也有點不高興粵語好像被貶低了排除了,明明粵語是歷史很悠久的漢語呢。後來從台灣人的言談間發覺,他們也會把台語排除在「中文」之外,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他們是無心的,他們也這樣看待自己的母語。但是我想說,其實台語也是堂堂正正的中文嘛。

7. 用Junk food拜拜

記憶中香港的店舖拜神通常用雞、燒肉之類,但初二、十六我偶爾過路台灣的商舖拜拜,通常看到的是零食,例如薯片、餅乾、泡麵,一些廉價的Junk food包裝得巨大蓬鬆來充場面。用麥當勞的雞塊和薯條拜也見過,還有很多杯五十嵐飲料排滿了小桌子在拜也見過。最可愛的是聽説工程師會把乖乖放在機器房,期許機器會乖,或把衛生棉放在伺服器旁,取其「流量大仍靠得住」之意。

8. 一次公民運動翻開的歷史

前陣子臉書流傳大量文章,有公民教育、法律、哲學、經濟、兩岸關係各種主題,讓我每晚拿著iPad都很忙,好像報了唸線上夜間部,很累但又有一種瘋狂吸收的亢奮,情緒也跟著社會氣氛波動,很多晚都睡不好。

我忽然認識了傅斯年和鄭南榕的名句與來由,認識了林義雄和他的過往,更驚覺原來台灣解嚴才二十多年而已!很多現在聽起來無害的抒情歌竟是當年的禁歌,例如「橄欖樹」、「何日君再來」。台灣的歷史比我以為的更短,步伐更快速和劇烈。豈是我當初只知道夜市美食、墾丁沙灘、民宿和文青咖啡店的時候能夠想像的呢。

旅遊像約會,只看到美麗的片面,生活下來像同居,才會看到素顏和贅肉。台灣如果是一個女人,除了初相識時她的美麗溫柔,我現在也算是見識到她的脾性和怪癖了。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