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值得鼓勵的國發會,還請繼續加油的公民參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今年5月28日,國發會為自由經濟示範區舉辦了「國發會Online第一發自由經濟示範區溝通會」,以網路媒體為對象進行座談並線上直播。其後,以此為改進基礎,在7月21日至8月4日一連舉行了四場分別以「總體政策」、「國際健康」、「農業加值」、「教育創新」為主題的「國發會Online第二發自由經濟示範區溝通會」,除了網路媒體之外,也邀請傳統媒體參與。

這是國發會的第一次,也是政府部門的第一次。

第一次進行線上直播、第一次主動面對網路媒體、第一次不採一問一答方式,允許媒體即時追問、第一次使用各種新穎的網路工具,而這些網路工具不要說是國發會經驗以外,一般網路使用者恐怕也不見得熟稔。

「國發會Online第一發」接受提問時用的是「Google好問」,「國發會Online第二發」接受提問時與執行單位工作階段溝通用的是「Hackpad」;報名用的是「KKtix」「Google Form」;製作「網路懶人包」;還用「GitBook」針對先前沃草對於自經區的疑問製作了「自由經濟示範區釋疑書」

國發會當然不是一夜之間打通任督二脈,忽然發現應該直接面對日漸興盛的網路媒體進行溝通並學會這許多網路工具,而是有一群熱情的網路工作者擔任中介角色,辛苦的提供建議、聯絡網路媒體、負責工作系統的建立與執行,並面對是否因為利益而被政府收編的質疑。

作為一向被認為趨向保守的政府部門,國發會這回在接受建議的開放性上表現得非常好,對於過往所不熟悉的工作形式與工具,他們幾乎是來者不拒,甚至可以說在對陌生的擔憂同時,還有些躍躍欲試。

在這一連串的溝通會中,我的角色是「國發會Online第一發」及「國發會Online第二發」中前兩場的主持人。由於這次溝通會揚棄了過往一問一答,官員較容易簡單迴避問題的方式,而採用政府與提問者共享時間,允許雙方直接對談,提問者並可多次追問的設計,時間掌控變得比傳統公聽會或記者會更困難。為了解決這個難題,主辦單位賦予了主持人較大的權限,可以即時打斷雙方發言,並為可能產生激烈爭執的雙方整理發言內容,甚至代為進一步追問,也因此找上了具政策性辯論背景的我擔任主持工作。

事實上,在溝通會進行中我也不只一次的幫助提問者追問陷入鬼打牆的官員,問到提問者想要的答案。

但國發會上上下下,不但沒有一個人在事前向我設下發言上的紅線,事後也毫無埋怨或提醒,一句都沒有,這實在大大顛覆我對政府部門行事風格的印象,更甚之,連我曾經接觸過的各主要政黨恐怕都不敢如此開放。

對此,我們應該要給予國發會主委管中閔與國發會的公務人員足夠的肯定與鼓勵,並期許他們能將這樣的風格傳染給其他的政府部門,讓政府能真正與民間接軌。

回過頭來,這樣難得的活動吸引到的公民參與卻並不理想。

以觀看線上直播的人數來說,「國發會Online第一發」時有超過1000人同時在線上觀看,到了「國發會Online第二發」的「總體政策篇」,只剩下可憐的72人,接下來的「國際健康篇」呢?39人。

參考一下,連勝文的「勝文給問Live」最高流量是同時在線8000多人。

以這次活動的事前準備規模,我想不能再怪政府宣傳不足,我們必須回頭想想,我們的公民參與該如何跳脫趕流行式的情緒發洩,總是從一個發燒的議題跳到另一個議題,而能夠漸漸轉型成為持續關心政策形成的有效影響力量。

再來看作為主要溝通對象的網路媒體,四場溝通會下來,預先提問的問題總共四十題,提問單位是這樣分布的:

沃草:25題。

台灣水牛:4題。

呼叫政府:3題。

風傳媒:2題。

NPOst公益交流站:2題。

自由時報:1題。

公民記者:3題。

事先邀請的網路媒體超過18家,真正進行提問的只有5家,而且光是沃草就提出了將近佔總數三分之二的問題,網路媒體的參與少得令人驚訝。

網路媒體參與不足的可能原因有很多,其中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台灣的網路媒體還在發展的初期階段,專業與資源不足,在成員幾乎都是兼職的狀況下也難以投入大量的時間深入研究議題,面對類似自由經濟示範區這麼龐雜的政策時,對政府監督的質與量都難以提升。

在這裡我必須稱讚並鼓勵沃草,雖然由於沃草選擇的媒體形象定位使然,在與政府單位接觸的過程中態度過於強勢,不利於溝通,所提出的問題也有少部分專業度亦須加強,但沃草確實非常認真與努力的在有限的資源限制下積極參與,這次的溝通會若是沒有沃草獨撐大局,恐怕國發會的美意只能落得破局的下場。

拜太陽花學運之賜,台灣的公民參與在今年有了飛快增長的局勢,不過這才只是開始,政府與民間都有漫長的學習道路要走,期待政府更為開放,民間的力量也能更為成熟穩定。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