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風暴》:弱勢勞工的《無間道》,作家臥底就能看見真相嗎? | 賈培德 | 鳴人堂
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最新

「錯較多的一方不得訴請離婚」違憲?分析台灣現行法律的謬誤

《失業風暴》:弱勢勞工的《無間道》,作家臥底就能看見真相嗎?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2010年,法國記者Florence Aubenas發表了《資深記者化身底層階級180天》(Quai de Ouistreham)一書,記錄她花了半年時間體驗到的,打零工維生的法國底層人民生活。在成書當時的法國失業率有9.5%之高,即使在剛宣布失業率達成14年來新低的今日,依然有7.2%,是英國與德國兩倍以上

這本書發表之後得到廣大迴響,也立刻有電影公司想將其拍成電影,2015年終於敲定拍攝與導演人選,後來更宣布將由獲獎無數的影后茱麗葉畢諾許(Juliette Binoche)主演,電影名稱為《失業風暴》(Between Two Worlds),法文原名Ouistreham,為主角從事過最為辛苦的渡輪清潔工作所在地。

電影主人公Marianne是一位作家,為了新書取材,隱瞞自己的真實身分搬到法國北部的港口城市康城(Caen),並前往就業服務中心尋找社會底層的勞動工作。過程中她體驗了粗重繁雜的清潔工生活,由於工作得來不易,必須對客戶與上司忍氣吞聲;因為缺乏健康保險,生活必須小心翼翼深怕生病;工時過長又沒有交通工具,每天要花好幾個小時走路上班等。因為理解過往難以想像的艱困處境,也結識了一群樂天善良、情誼深厚的清潔工夥伴,在稀少珍貴的自由時間裡互相扶持,也守護著自己的小小夢想。但作家最終真實身分曝光,當回到原本的生活之後,她該如何看待這段意外人生呢?

臥底採訪的倫理爭議

記者、作家或研究人員臥底社會底層取得寫作或研究材料並不罕見,2001年美國作家Barbara Ehrenreich出版《我在底層的生活》(Nickel and Dimed)。書中記述當時佔美國總人口近百分之三十的窮人階級的工作與生活,便曾引起矚目。在台灣,1998年便有東海大學研究生紀慧文為了寫論文親自下海當酒店小姐,寫成《十二個上班小姐的生涯故事》一書並出版。

由於社會階層的僵固,缺乏金錢、權力與媒體資源的社會底層情狀不易為其他階層所知曉,這樣的披露對於資訊流通、推動改革,喚起民眾的關注甚至促成善款挹注都可能有幫助。但同時難以避免的必須滿足部分人對於社會底層生活的偷窺與獵奇慾望,使底層人民成為被觀看的對象,有時甚至可能加強社會對弱勢的負面刻板印象。2011年《蘋果日報》記者至台中知名酒店「金錢豹」臥底並寫成頭版報導,當時就有許多學者表達過不同意見

即使文章獲得社會的正面回應,情況是否真的能有所改變也充滿不確定。《我在底層的生活》作者Barbara Ehrenreich在著作出版十年後曾經為文分享,美國的北卡羅萊納大學將這本書訂為新生必讀書籍,看來相當支持弱勢勞工的權益。但諷刺的是,在北卡羅萊納大學校園內工作的清潔工組成工會,尋求校方的認可,卻遭到校方拒絕承認多年。支持勞工權益是一種政治表態,雖然是重要的第一步,但距離權益真正提升還有著非常遙遠的距離。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身份差異:下戲後的現實人生

回到本片,茱麗葉畢諾許得過柏林、坎城、威尼斯影展影后大滿貫,也得過奧斯卡最佳女配角,自然是全片靈魂。但更令人驚訝的是,《失業風暴》中除了茱麗葉畢諾許以外,其他扮演清潔工的所有演員不僅是沒有演戲經驗的素人,更是在真實生活中擔任底層清潔工作的人們。然而,在觀賞電影時卻完全看不出他們在表演上的青澀之處。

因為身分差異,在拍攝過程中,也經歷過彷彿電影情節般的磨合問題。素人演員們在受訪時曾經透露,他們原來覺得茱麗葉畢諾許只是來演戲的電影明星,演完戲後便會拍拍屁股回到令人稱羨的明星生活,所以一開始對她刻意保持距離。後來受到影后的真切演技打動,才能自然對戲,投入演出。

這樣的真實經歷與電影昭示的結局如出一轍。在身分曝光,創作暢銷圓滿之際,過往的清潔工夥伴們來找女主角,要求她一起再到船上工作。女主角為難但堅定的拒絕,表現出融合、同理畢竟有其極限,並不如世界大同般的美好。作家依然是作家,清潔工也終究是清潔工。最後,過往的夥伴們負氣上車離開,電影在未解的惆悵之下結束。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缺陷視角下的詮釋?

在無法真正跨越本質上身分差異的狀況下,這段假扮的旅程是否能達成主角原先堅信的善意?其實是很值得深思的。沒有退路的底層人民們,相較於即使失敗也立刻可以回到作家身分的主角,在心境與視角上顯然不可能相同。

除了「底層人民很辛苦,工時很長,身體很累,尊嚴很低」等不需要親身經歷就可以了解的事實以外,這段旅程究竟帶來了甚麼樣不同的體悟,進而展現在創作中呢?畢竟,如同電影中曾經提出的靈魂提問,主角佔據了一個底層人民求之不得的工作機會,他最終藉此成就了甚麼?

帶著這樣的疑惑,回顧《失業風暴》全片中溫馨善良的人物刻劃,那些辛苦疲累之中互相扶持的人們,珍貴的友誼,工餘偷閒的歡笑話語,是對於真實的適當描寫,抑或是主角帶著缺陷視角下的詮釋呢?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失業風暴》劇照。 圖/可樂電影提供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