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感謝上帝》:對於戀童犯,懲罰之外也需要關愛與支持

《感謝上帝》劇照。 圖/天馬行空提供
《感謝上帝》劇照。 圖/天馬行空提供

《感謝上帝》是今年的柏林影展銀熊獎得主,改編自真實事件,描述法國里昂地區神職人員猥褻男童的事件。

宗教界的性醜聞層出不窮,無論是西方還是東方,隨便查都有看不完的新聞事件。而《感謝上帝》所改編的,是一則正在進行中的事件,電影提及的涉案神職人員都使用真名,包括猥褻男童的疑犯神父普雷納(Bernard Preynat),以及因為包庇他而被判刑的主教巴爾巴蘭(Philippe Barbarin)。

也因為如此高的爭議性,《感謝上帝》的拍攝過程極度保密,以確保拍攝可以順利進行。等到電影完成並曝光之後,果然引來巴爾巴蘭所屬律師的抗議,循法律途徑想要禁止《感謝上帝》上映。

非常戲劇化的,《感謝上帝》拿到了柏林影展銀熊獎,並在於法國預定上映日的前一天打贏了官司,得以順利上映,電影製作的本身其實就可以再拍成一部電影了。

圖/天馬行空提供
圖/天馬行空提供

受到猥褻陰影籠罩三十年的人們

《感謝上帝》的片長有2小時17分,整部影片的結構非常簡單,就是用三大段描寫三位孩提時受到猥褻的主角們,最後再做一個短短的結尾。

第一位主人公名叫亞歷山大,是虔誠的天主教徒,在猥褻事件過去30年後,他發現普雷納神父依然在教區接觸幼童,不願意讓自己的痛苦經歷再發生在其他孩子身上,於是挺身而出。

作為天主教徒,他採取的是較溫和的方式,嘗試從體制內爭取正義。他與教區人員的大量電子郵件往來,建構出電影的第一個段落。

亞歷山大在體制內爭取未果,最後決定走司法途徑提告,這讓警方循線找到了第二位男主角馮斯瓦。同樣的,馮斯瓦本來已經打算讓痛苦回憶隨時間過去,但當初的犯人依舊被眾多幼童簇擁著的影像激怒了他。

馮斯瓦找到一位擁有類似遭遇的醫師,一起成立了「不再沉默」組織,四處尋找同樣受到那位神父侵犯的人們,並積極曝光,形成輿論。

長大後成為無神論者的馮斯瓦,相對於亞歷山大,採用更為激進的手段,這也讓長久以來因為馮斯瓦的經歷而隱然形成的家庭矛盾炸了開來。

歸功於「不再沉默」的努力,關於神父猥褻案的報導吸引住了第三位主角艾曼紐的目光。艾曼紐曾經是一位天才兒童,但童年時在夏令營受到猥褻的經驗在他心中埋下陰影,甚至影響了他自慰的方式,造成自己的生殖器永久變形。他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天分而過上好日子,相反的,成為了遊走在社會邊緣的癮君子。

受到「不再沉默」的鼓舞,艾曼紐也決定站出來提出告訴,由於他的案子是少數尚未超過追訴期限的,因此他也成為「不再沉默」抗爭行動的核心人物。

在現實世界中,這起神父猥褻幼童的案子尚未審判定讞,電影中也沒有杜撰出一個結局,而是將故事停在即將進入司法程序的時間點上,做了開放式的結尾。

圖/天馬行空提供
圖/天馬行空提供

猥褻犯是徹頭徹尾的惡魔嗎?

我最喜歡這部電影的,是導演藉由對各種戲劇效果的節制所建構出的真實感。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描寫猥褻兒童的普雷納神父時,並沒有使用刻板的「壞人」形象。與想像中的壞人有所不同的是,他每一次被質問是否曾猥褻孩童時都明確的承認,從不閃躲,情緒的表達上似乎也是真心感到抱歉與後悔。在電影後段的一場法庭戲中,他甚至幾乎是呼喊著說教區從來就知道這一切,似乎在責怪教區對他的包庇。

在此同時,導演也不是單純將他描寫為結構下的受害者,他也是會顧及名聲想要息事寧人,也是會對憤怒的家長做出不合適的反應。

另一個例子來自馮斯瓦的家人,他的兄弟並沒有大力支持他的行動。在某年的聖誕聚餐上,雙方衝突升高,才揭露原來他的兄弟不支持他的原因是因為自孩提時,馮斯瓦就因為猥褻案而得到了全家人的關愛眼光,而冷落了他的兄弟。

這讓我想起周大觀的弟弟周天觀,在哥哥的影子下成長了近二十年,在因為課綱事件成為媒體焦點時的怒吼。

種種安排讓這部電影顯得非常真實,能表現出世界的複雜性,並不是犯下罪行的人就是惡的化身。沒有站在正義一方的人可能也有自己的傷痛,不願意挺身而出的受害者也不見得就是缺乏勇氣。

圖/天馬行空提供
圖/天馬行空提供

我認為在某種程度上,這部電影可以讓人們反思我們對待「戀童癖」的態度是不是適當。在大眾的眼中,「戀童癖」就是變態、噁心的罪犯,但他們真的只是加害者嗎?有沒有可能也是某種角度上的受害者

我曾經跟一位有戀童癖的友人深談,他只對8-12歲的女童有性慾望,但他很清楚跟女童發生性關係不但違法,在道德上也會無法原諒自己,所以他的一生只能不斷與自己的慾望搏鬥。

他只能找16歲以上但長得像國中生的娃娃臉女孩當他的女朋友,但由於性慾望對象的年齡區間太窄,所以很容易就會因為對方長大了而失去興趣,感情關係無法持續。

最絕望的是,他與生俱來,夢想中的愛情或性關係,都是不可能合法的,永無實現的一天。

當然,我不會主張因此要將與幼童性交的行為合法化,我只是想要指出,有些我們理所當然認為是罪犯的,其實需要的不一定是懲罰,而是關愛與支持。

電影中,普雷納神父曾經大聲說出:「這是一種疾病」。確實目前在醫學上,戀童是一種精神障礙。雖然戀童障礙目前無法治癒,但或許他與許多其他的戀童者一樣,在心中呼喊著:

我不是惡魔,我只是生病了,請幫助我。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