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日本看看】「Line霸凌」:當你我都隱身於加害者群像時

photo credit:MIKI Yoshihito (CC BY 2.0)
photo credit:MIKI Yoshihito (CC BY 2.0)

Line全球註冊用戶已經突破4億,日本有4900萬人使用Line,其中國、高中生中有49.5%持有智慧型手機,Line的使用率就更高了。

在這些數字背後,「Line霸凌」卻成了日本社會裡的專有名詞。日本網站上每天都會有數萬件「Line霸凌」事件可搜尋,除了哭泣的母親在網路上求救:「孩子被霸凌,我該怎麼辦?」也有網友教導學生如何避免Line霸凌。

歐美國家最常見的網路霸凌方式,是使用臉書或推特散布網路謠言,透過尖酸字眼或是不堪入目的照片來攻擊同學。那麼,日本的國、高中生怎麼利用Line來霸凌同學?

那種桌椅齊飛、暴言暴力相向的霸凌時代早已遠去,日本校園的霸凌手段轉為「陰濕」險惡。學生生身上沒有傷痕,也沒有具體的「施暴者」,與學生朝夕相處的導師或家長都難發現霸凌存在。

上個月底一名高三女生安田(網路化名)用Line發給所有通訊錄上所有群組:「再見了」。安田說完再見的隔天,便在家中自殺了,她的母親泣不成聲地控訴:「這孩子長期被Line霸凌糾纏不清,實在太可憐了。」

安田已不曉得從高中生活哪一天的清晨起,只要早上起床睜開眼睛,手機的Line群組聊天室,都有超過100個未讀訊息,寫著:「去死吧。」「殺掉你。」還有同學把網路上跟安田同名女子的性愛照片,傳送到群組聊天室。這些言語和照片,每天在數十個朋友都看得見的聊天室裡流竄、討論著。高中女生的嬉笑怒罵,成為安田之死的凶器。

但是,安田之死已不是日本Line霸凌特殊案例。去年春天,兩名高中女生相繼在學校屋頂跳下樓自殺起,「Line霸凌」這個名詞成為日本媒體爭相追逐討論的焦點:國中、高中生究竟如何透過手機的Line霸凌同學?惡言相向?不堪入目的照片?但這些足以讓人求死嗎?上一世代或上上世代的專家學者想破頭,政治人物與家長們也拚命尋找解決方法,還有大學教授提出「18歲以下禁用Line」的解方。

這些人萬萬沒想到,當時高中女生自殺的原因不是被辱罵或中傷,而是最新的日本Line霸凌手段:「無視」。沒有具體的施暴者,也許每一個人都參與,也或許沒有一個人參與。

一位日本女高中生在網路上說,她自己光Line的群組聊天室就有33個,每天有超過3000則的訊息要閱讀、回傳。因為,假如「已讀未回」,就表示「討厭其他人」,那麼隔天上學時,她便會受到群組裡所有同學的「無視」。

「既然你已讀未回,表示討厭我們,那我們就把你當空氣。」這是女高中生對「已讀未回」的判斷。

「無視」並非惡言相向,而是原本同一個小圈圈的好朋友,突然間變成陌生人,在學校裡,你認識每一個同學,但沒有一個同學「看」見你。青春期的女生遭到透明人般的對待,即使求助師長也無能為力。

也有女高中生只要在聊天室發出一則訊息,便盯著到底被「已讀」了沒?為何大家不讀呢?已讀了為什麼不回呢?「我被討厭了?」被Line綁架每天的生活,疑神疑鬼而最終自殺。

隨著Line的使用率增加,維繫Line群組聊天室的社交關係,變成高中女生之間最重要的事情。

只是,「Line霸凌」不會只出現在校園裡。

6月底時台灣也出現首起因為即時通訊而過勞死的案件,上司透過手機app,直到深夜都在交辦工作,經年累月下來,員工光聽到手機「叮噹」響,精神壓力直線升高,最後過勞而死。

大欺小,強凌弱,都稱為霸凌,職場當然也不例外。

現在台灣不管是公家機關或是民間企業,透過Line群組討論工作,交辦事項越來越多,有上班族手中便有數十個與工作相關的Line族群,除了有上司加入「好友」的專門交辦事項的聊天室外,也會專設只排除上司,專門「陰口」說上司壞話的聊天室。這些聊天室也上演著和女高中生般的情節。

因為一大群人的聊天室,能講真心話嗎?每一句話難免被不同有心人解讀,工作聊天室每天宛如上演「甄嬛傳」中跟皇后娘娘請安的情節,不是字字暗藏政治心思,就是不著邊際的場面話。

而從上班打卡開始,到上床睡覺前,專門「陰口」別人的聊天室也響不停,「已讀不回」難免被貼上立場不同的標簽,因此回的訊息不是誇大其詞象徵「我跟你同一國」,就是得附和幾句。

即時通訊造成首起過勞死引起台灣注意,但Line霸凌可能早悄悄在社會許多角落發生中。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