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推翻國民黨,還是推翻剛性政黨?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圖/本報系資料照片

從318學運到核四抗爭,青年以及他們的老師們,要的都是「真正的民主」;這顯示了,單靠20多年來的一人一票選舉形式,還不足以帶來真正的民主。這點我同意。如果今天台灣還有人堅信只要把一人一票進行下去,台灣就會真民主,嗯,那他不是高度近視就是高度重聽。

為什麼一人一票還不能真民主?有人說,那是因為有國民黨這樣一個政黨存在,推翻它,讓它在台灣消失,台灣就能夠真民主了。等到了一個沒有國民黨的台灣,學運、工運、社運都不需要了,318不會發生,核安也不用再抗爭了。

這種論證很迷人,很方便,但如果說歷史有鐵則,那麼其中之一就是歷史會捉弄人。人以為只要當下去除了A,世界就會往B 的方向前進。事實上,這種「想當然耳」是一個基本邏輯的錯誤;去除了A,只代表「非A」,而「非A」不一定帶來B,也可能帶來的是C,D,E……

以推翻國民黨為例,有人深信只要去除了「國民黨」這個A,「台灣政治從此沒有惡勢力」這個B就一定會出現,但從來不去想可能出現的C:另外一個不叫國民黨的政黨繼承了惡勢力,或者D:惡勢力來自剛性政黨結構,只要是剛性骨架的政黨,誰當政都一樣。

推翻國民黨,台灣才有希望。如果這句話的意思是:推翻國民黨所代表的剛性政黨骨架,台灣才有希望,那麼我贊成。但如果這句話的意思是:推翻「國民黨」這個玩意,台灣才有希望,那麼我就不贊成。原因很簡單:剛性政黨講究組織紀律,它的存在目的是為了打仗、為了奪權、為了奪取權力之後的保權;在剛性政黨骨架下,真正的憲政不可能,真正的法治不可能,真正由下往上的國民經濟動力也不可能。這是馬英九執政六年來帶給台灣的寶貴結論。但是,台灣人民看懂了嗎?只要剛性結構還在,即使不是馬英九,結果還是一樣。但同樣的,即使推翻了「國民黨」,只要剛性政黨還是台灣的政治主流,結果也還是一樣。

馬英九執政之初,好像要對國民黨的剛性骨架動手術,這從他吸納反對黨人士、與國民黨內傳統勢力切割可以看出。但隨後證明,他終究是個深受中國政治傳統熏陶的半吊子,三下兩下就失守了,不但最終沒有撼動那剛性骨架分毫,而且還投身剛性骨架,不惜損毀憲政分際,以黨之手腳騷擾政府之玉體,以黨之骨架匡衡立法之運作。

剛性政黨來自一對父母。父親是蘇俄列寧式政黨對早年國民黨的調教,母親是中國皇族把政的千年大傳統。這兩個文化因子,一個外來,一個內生,但卻一拍即合,乾材烈火之下生出了兩個兒子: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若非孫中山先生早在俄國勢力進入中國之前就在西方精神下開發出了三民主義,後來的國民黨會更慘。而拒絕孫中山的共產黨,歷史已經證明,其剛性結構硬如磐岩,箝制中國至今。

馬英九以689萬票、立法院過半的條件之下,卻執政徹底失敗這件事,可以這樣來描述:

一個沒有中心思想而自戀於一己歷史地位的人,闖入了一個空有剛性骨架卻已失去應有能力的政黨,左右支絀,徹底凸顯了其無能帶領國民黨轉型,同時也徹底凸顯了一個剛性骨架的政黨在開放社會中的邪惡性。


照理來講,反剛性威權統治的台灣民進黨,應該走上柔性結構。然而,又是歷史的捉弄,使得民進黨一旦成為一個「黨」,就有如醉漢一般的時柔時剛,凸顯了民進黨終究還是一個沒有核心價值觀下的一種集合。

歷史在兩方面捉弄了民進黨。其一,就像剛破殼而出的天鵝,第一眼看到的是隻大鴨子,就以為自己也是隻鴨子。除了國民「黨」之外,早期的民進「黨」沒看過其他可能的「黨」,因此有樣學樣,也搞起了什麼「中央」、「地方」、「主席」、「常委」、「黨紀」、「人頭黨員充民主」的把戲,殊不知那是國民黨從1000萬平方公里的大陸軀殼帶來硬塞在3.6萬平方公里的台灣軀殼上的剛性統治結構。這踏錯的第一步,使得成年後的民進黨就像大半隻鴨子,偶爾發出幾聲天鵝之鳴。例如,什麼兩個太陽、一個月亮啊,都是一種「剛性結構看問題」的思維反映。如果不是太陽只能有一個,怎麼會用「兩個太陽」這個概念來譏諷狀況呢?你能想像,美國人民會用「幾個太陽」來描述政壇人物的鬥爭嗎?318學運會用「太陽花」來作為渴望的象徵,難道不是預設了對一個「明主」、「明君」的期待?難怪當年中國用太陽花來象徵對毛主席的期待。

歷史對民進黨的第二個捉弄,就是民進黨出身在一個「大政府」的年代。「大政府」與剛性政黨,是一對孿生兄弟;因為「剛性」的強處就在於「指揮」,在指揮力之下,一定傾向於大政府。這就像鴻海公司或中國的華為公司,在領導者的剛性指揮力強大之下,公司自然具有走上龐大之傾向。

大政府的指揮系統由上而下,不可能產生由下而上的動力;另一方面,大政府裡面好吃的東西很多很多。走進一個任你指揮的滿漢全席宴會廳,你能不動心?再加上一個「中央/地方」的樁腳結構,大家不搶食?人非聖賢,國民黨、民進黨都非聖賢,在「大政府」的結構下,誰執政誰通吃,你抵擋的了這誘惑?我恐怕抵擋不了。有句名言:壞人做壞事不可怕,好人在結構下不得不做壞事才可怕,說的就是這個。

台灣的「黨府一家」體制、大總統體制,加上「中央/地方」大政府體制,才是萬惡之源;而讓這三者沆瀣一氣的,就是「剛性政黨」的骨架。弔詭的是,「吃大政府」的誘惑,又強化了剛性政黨的個性、加重了大總統的權力。這是一個環環相扣、自我循環的迷宮,只有進口,沒有出口。

在這條惡性自我盤旋的大蛇身上,有一個七吋可以下手制服它,那就是:推翻政黨的剛性骨架!推翻了這骨架,台灣就可以憲治,就可以法治,政府就會自然縮小,「一起吃政府」的惡習就會終止。

那麼,如何推翻剛性政黨骨架呢?道德訴求是沒用的,推翻國民黨是沒用的(記得本文開始所講的邏輯謬誤嗎),當下之道,就是學習德國訂立政黨法,徹底規範剛性政黨的行為,把它的習氣關到籠子裡。德國在二戰後,社會認知到民粹選舉的大總統容易走上黨政合一,也就是希特勒現象。還好馬英九無能做希特勒,但是下一個有能的總統呢?在今日台灣的剛性政黨、剛性政府文化加上大總統制,如果體制不改,遲早會出現希特勒現象,或許台灣太小,惹不出什麼世界大事,但是要葬送台灣卻綽綽有餘。台灣至少得有政黨法,才能避免這一天。

至於是否推翻「國民黨」,那是後話了。在台灣有了政黨法之後,如果國民黨繼續荒腔走板,倒也不失為督促人們注重免疫系統的一個提醒。管它國民黨還是民進黨還是其他黨,哪個政黨願意對號入座做闌尾,就讓它去吧。

訂立政黨法,不需要修憲,立法院諸公婆就可以辦到了。但是多年來,不論藍綠委員,都不願意走上這條路。你猜為什麼?你和我一樣聰明,你猜對了!

再來發動一場「XXX佔領立法院」運動,立委不簽字承諾訂立政黨法就不退場,如何?老師們,全力進攻民間版的政黨法,如何?密室黑箱自然就會無生存空間,靠政治湯圓吃飯的人自然會陸續改行。政黨法不會讓政治不鬥爭,但是會讓政治越鬥爭越進步,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越鬥爭越退步。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