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藍綠的五十道陰影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藍綠分裂在台灣是個真實的存在,人人使用這個概念,但卻那麼的捉摸不定。藍綠之分不能等同於統獨之分;我認識許多人意識形態上偏綠,但內心深處感到最終統一可能才是較好、或不可避免的選擇;我也認識許多明顯被歸於藍營的人,內心深處覺得台灣應該儘快以台灣之名獨立。

藍綠之分也不能等同於泛國民黨和泛民進黨之差。我認識許多投票一定投給國民黨的人,內心深處對國民黨的失望並不亞於對民進黨的失望,我也認識許多投票非民進黨不可的人,內心深處對民進黨的失望並不亞於對國民黨的失望。

以上我所認識的藍綠人士,其中不乏深交者,我可以負責的說,他們都是善良的人,一心只想讓台灣更好,他們的另一通性就是都具有較強的社會公義感。為什麼這些同屬善良、具有社會公義感的人們會分裂為「藍綠」,甚至演變成不共戴天之仇的「敵我」?

藍綠的達文西密碼

這對我是個謎。但是,今天早上起床時我有如雷觸,感覺頭腦極度清醒,然後就是通體舒暢,我覺得我找到達文西密碼的謎底了。這感覺就像是一個曾經喝過水、被冰凍過、被蒸氣燙過的孩子,通過不斷的試驗發現到,原來水這玩意,在0度C時會相變為冰,而在100度C的環境中會相變為蒸氣;它其實就是水分子,但在某些條件下會產生相變。在冰和蒸氣之間,水分子就是它們的最大公約數。

台灣的媒體和民調,習慣用藍綠分類,藍歸藍,綠歸綠,不肯承認自己藍綠屬性的則稱為中間選民。這是一種強行用冰、蒸氣、水三種相態分割水分子的無奈卻對台灣有害的約定俗成。

如同馬基維利那句名言,「政治就是創造敵我」,政客們會昧著良心只從冰和蒸氣的相態互鬥,他們最怕的就是社會回歸到水的溫和狀態,但是媒體跟著政客起舞,學界失去從水分子的角度提供視角的能力,不能不說是一種墮落和怯懦的表現。由於政客的無良、媒體的墮落、學界的怯懦,台灣這個社會中的「水」——溫和狀態的水分子,就被搞得七葷八素、無所適從,成為一個不正常的社會,充滿無力感、感到自己的善良和公義感只是狗吠火車,國家資源被政治陣營瓜分,人們的精神狀態原地打轉。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五十道陰影中最幽微的那一道

那麼,台灣的「水」在什麼條件下會變成「冰」和「蒸氣」?上文所述,其實導致水變成蒸氣或冰的,並不是大家以為的什麼「統獨問題」或「民進黨 vs.國民黨問題」,那些只是表面的、經過抽象化的方便概念罷了。這裡就要提到今天早上發生在我腦中的「雷擊」瞬間了;這個雷擊,不一定完整,它可能只是「藍綠五十道陰影」中的一道罷了,但我相信那是掩埋的最深的那一道。這陰影就是:藍,至少是深藍,不允許喜愛日本、討厭中國;而綠,至少是深綠,不允許喜愛中國、討厭日本。一聽到批評日本就跳起來,一聽到讚賞中國任何好處就抓狂的人,就是深綠;而一聽到批評中國體無完膚就跳起來,一聽到日本全面優於中國就抓狂的人,就是深藍。

這個雷擊般的領悟的意義是:如果今天生活在台灣、以台灣為家的人,不願或不敢面對自己心底的這道文化認同陰影,還停留在什麼「統獨」、「國民黨民進黨」的層次上打轉,台灣將永遠找不到屬於台灣的主體性,永遠是一個不正常的國家。認為統一了或獨立了台灣才有出路的人,認為消滅了國民黨或民進黨台灣才會進步的人,其實都是自己還沒有找到自己主體性的人,遑論找到台灣的主體性?一群不敢從自己靈魂深處檢討並面對底層情緒的人,能夠造就一個正常幸福的社會?那是不可能的。

圖/美聯社
圖/美聯社

地緣事實下的自我主體性——逃離陰影的出路

最為奇妙、也最莫名其妙的是,今天台灣社會人口中的絕大部分,都是未經日本統治、中國統治的人;他們對日本的愛憎、對中國的愛憎,都不來自自己的親身體驗,而來自長輩、政客及媒體。在哲學上、在人道上、在文明上,這是一件不可思議的事。

你我都是環境意外的產物,都是億萬顆精子中的一顆在偶發條件下和卵子湊合而成的獨立生命;你我作為個體來到這世上,憑得都不是你我的意志,甚至不是你我父母的意志,而是那天晚上的溫度、濕度及其他物理條件的偶合。打趣的說,如果那晚那刻大自然突然來一陣颶風,你我可能就不會發生,你我的「自我意識」也不會存在。既然有幸來到這世上,作為獨立的個體,你我難道不應該建立屬於自己的「主體性」,而不是讓長輩、政客、媒體來決定你的「主體性」?

歷史上的台灣就是一個地緣的存在,和中國、日本的等距地理位置,小島台灣無可避免的和中國、日本發生關係。未來一千年,這個地緣格局不會動,你如果以台灣為家,還不誠實面對這地緣事實帶來的歷史、血緣、文化影響,那你要怎樣?

在這地緣事實下,今天以台灣為家的人,可以選擇眼光向後看的投降主義、失敗主義、隨波逐流主義,或是選擇眼光向前看的演化主義。什麼是演化主義?就是在進化途徑上留下來的不是最強者,不是最弱者,而是最能適應環境條件者。作為「人」這個物種,適應能力的最主要來源就是充份洗淨心理陰影後的自主理性。而,只要「以中國為憎愛座標」和「以日本為憎愛座標」的那道陰影不除,台灣永遠不可能羽化為一個自主理性的社會。

倘若以下的這番話讓你很不高興,抱歉了:如果你我親身經歷過了被日本統治、和日本打仗,那麼憎惡、討厭日本,那叫做人之常情;如果你我親身經歷過了被中國統治、和中國打仗,那麼憎惡、討厭中國,那也是人之常情。如果以上情況你我都沒有,一聽到「中國爛」、「中國好」或「日本好」、「日本爛」就神經緊繃、發條上緊、甚至情緒抓狂,那你我在幹什麼?你我的自主性何在?

脫出假面,實話實說

讓我們一起來面對這道底層陰影以及它所製造出來的其他陰影吧!政客們拜託多打開一點良心(你有的),媒體們拜託少點隨風起舞(你可以的),學者們拜託提升一點學術的勇氣(你能的),大家實話實說。該研究中共的威脅就直接研究中共的威脅,該批判國民黨在台灣的作為就直接批判國民黨在台灣的作為,該評價日本帝國在台灣的作為就直接評價日本帝國在台灣的作為,該批判民進黨的作為就直接批判民進黨的作為。否則,躲在「親日、仇日」還是「親中、仇中」的潛意識下,搞敵我意識的藍綠分裂,會把台灣搞死的。

地球上像台灣這樣處在地緣歷史下心理陰影的國家還有許多,但是像台灣如此不肯面對陰影,任由陰影統治人民情緒的國家,似乎並不多。台灣,應該開始誠實面對自己的一切,停止用高尚抽象的語言來掩飾事實。我對台灣民間的樸素性和包容性,有著高度的信心,任何願意用實話實說走出藍綠陰影的人,最終都會得到台灣民眾的認可。

圖/路透社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