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灣萬年問題系列四:變形金剛吠火車——用腦發電

台灣幾乎所有的大問題,包括能源問題,都是屬於結構性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台灣幾乎所有的大問題,包括能源問題,都是屬於結構性的。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大斷電之夜,用上筆電續航力,把螢幕光度降到最低,開始了一段思考旅程。我確信用愛不能發電,但我也確信,用腦可以發電。而且我百分之百確定的是,台灣人如果不開始用腦子,五年、十年、二十年之後,不管是用煤發電、用核發電、用氣發電、用太陽發電、用水發電、用風發電、用地熱發電,台灣百分百會經常發生全台大斷電。

台灣幾乎所有的大問題,包括能源問題,都是屬於結構性的。結構出問題,不但愛不能解決,煤、核、氣、陽、水、風、地,也都不能解決。結構是萬年問題,結構不變,問題也一萬年存在。當下拿出主婦聯盟的「用愛發電」口號,極盡調侃恥笑和怒罵,若不用腦子分析萬年結構問題、不對萬年結構動手術,即使政黨再輪替三次,結果都不會改變,因為,不但愛不能發電,恨也一樣不能發電。

做狗,還是做變形金剛?

在本系列的第三篇〈不要再做吠狗,要就要改變軌道〉,寫了這樣一段文字:

這幾年來,越來越常聽到這句話:狗吠火車!台灣是個奇妙的地方,從小市民到教授到企業家到立法委員到部長到行政院長到總統,都感覺自己的吶喊像是狗在吠火車。國民黨執政時代,幾乎毫無例外的,一群產、官、學朋友聚餐時,都覺得自己滿腔抱負無從發揮,就像狗吠火車;民進黨執政了,也幾乎毫無例外的,一群產、官、學朋友聚餐時,都覺得自己滿腔抱負無從發揮,就像狗吠火車。

狗是改變不了火車的,因為火車行駛在軌道上。單憑狗吠,也是改變不了軌道的,因為軌道是一個結構性的固化。如果你把自己當狗,吠叫的分貝再高,也就是一條狗。只有你把自己當作變形金剛,你才有改變軌道的力道。將來不管哪個政黨執政,哪個人當總統,如果他/她沒有把自己視為變形金剛的魄力,那麼圍繞在身邊的一定不過是一群狗,吠叫者身心俱疲,不吠叫者爭食萬年體制中的肥肉。

寡頭壟斷 一定斷電

回到斷電這件事。台灣電力供應的萬年體制問題何在?簡單的幾個字:萬年的寡頭壟斷。寡頭壟斷下,帶來的一定是權力的壟斷、利益的壟斷;寡頭壟斷的體制軌道不破,所謂的「多元能源」,到頭來一定是發展得雞零狗碎,徒然增加能源成本,提高斷電風險。

從「萬年體制問題」這角度切入,最應該問的問題是:像當前這樣,發電、輸電、賣電這三個環節都放在一個壟斷體內,任何的能源政策,不管是煤、核、氣、陽、水、風、地,能夠保障台灣未來的民生和工業不缺電、不斷電的威脅嗎?

換個方式問同一個問題:倘若台灣的油品,從挖油、買油、煉油、運油、賣油,都放在同一個壟斷體內,台灣的民生、工業用油鏈條,勢必經常出現「斷油」。今天台灣沒有斷油問題,正是因為油品的供應鏈條已經得到了某種程度的開放(但還遠遠不夠開放),相較之下,電力的供應鏈條還是寡頭(甚至可說是獨家)壟斷的。

現在出國的交通很方便,因為航空業已經打破壟斷;有五花八門的菸酒可享用,因為「菸酒公賣局」的壟斷老早被打破;有高鐵可坐,因為當年敢用BOT結構開放軌道運輸。再想想,如果通訊行業只有中華電信一家壟斷,台灣的電訊是不是也會經常「斷訊」?

不動體制手術 任何能源政策都是原地打轉

打破電力行業的壟斷,有兩種切法:橫切或豎切。橫切,就是開放電力公司牌照;豎切,就是拆分發電、輸電、賣電這三個環節。橫切還是豎切或橫豎一起切比較好,這牽涉到專業知識,這個解題超出了我個人的知識範圍,不敢妄議。但我深信,如果不對這電力供應壟斷的萬年問題做出手術式的結構改變,台灣的能源政策只會原地打轉,不管你是煤派、核派、天然氣派、太陽派、水派、風派、還是地熱派。

政府和立法院不動手術式改革,因為裏面忙著吃萬年體制利益的人太多,因為裏面懂得萬年體制才是問題核心的人,對不住了,只把自己當作狗的人太多。我們真的需要變形金剛!

你也可以是變形金剛

在政界的變形金剛出現之前,好消息是,民間還是有人用創新的思維試圖鑽出一個縫隙。例如,Gogoro 公司的最終商業目標是儲電、輸電和賣電——它不是賣機車的。同比之下,在土地資源豐富的美國,特斯拉公司的終極定位是一條龍的新型電力公司,一樣,它不是賣車的。

你我也許永遠不會從政,做不了用政治力量對台灣的萬年體制動手術的變形金剛,但是,用顛覆性的思維定義自己的角色,不管你在哪個行業,還是很有機會成為民間的變形金剛的。

不好意思,再囉嗦重複那句話:你把自己當狗,不管你用愛還是用恨,都擺脫不了狗吠火車的命運;只有把自己看成變形金剛,用腦袋想出顛覆性的思維,才能改變火車的軌道。做狗還是做變形金剛,其實你不是完全沒選擇的!(更多台灣萬年問題點此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