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台灣萬年問題系列一:沒有理性空間的言論自由就是自由落體

台灣已經成為言論的自由落體,在觸地摔死之前,我們必須知道一個事實。 圖/美聯社
台灣已經成為言論的自由落體,在觸地摔死之前,我們必須知道一個事實。 圖/美聯社

台灣已經成為言論的自由落體,我們要勇敢直視一個事實,這樣台灣才能在觸地摔死之前自我救贖。這事實就是:民主體制的要素之一,言論的自由,在台灣的媒體和輿論中幾乎已經完全沒有理性的支撐。理性,這個人類賴以生存、文化賴以成長的靈長類能力,在台灣的公共論述場域中,已經喪失了地位和尊嚴。再這樣下去,台灣人將反進化回到靈長類的最底層——猴子吵架的世界。

反智的言論自由

言論自由是台灣立足於世界最寶貴的資產之一,包括我能夠隨意寫這篇文章批評台灣,就是明證;但是,言論自由也會脫軌脫序。在私領域,台灣有可能是全地球最懂得如何防範言論自由侵害私人感情的地方,例如,任何人只要敢對另外一個人罵三字經,就有可能被告上法院而被判賠款。社會和法律如此尊重私人的感受,在美國歐洲都是不可想像之事。然而,在公領域,例如國家大政、公共行政議題上,台灣社會,尤其是媒體和公共組織,卻可以幾乎絲毫不帶理性的自由傾瀉,完全腐蝕了公共領域的理性空間。

在公共議題上,台灣的言論自由是反智的!

要找案例?幾乎沒有一件公共議題不是案例!週休二日還是一例一休、年金改革、司法改革、前瞻計畫8800億開支,我們只能從互相叫罵的內容中勉強蒸餾出一絲道理,雙方(或多方)在議題的初期或許還能道理對道理一番,但是局面通常以光速進入「謾罵與巴掌齊飛,強辯共歪理一色」的言論自由境界。

理性的聲音還是有的,但一般都很孤單;務實的經驗、真知和卓見,在狂風暴雨的口水中,要不了多久就滅頂。

萬年體制不去,台灣不會好

理性空間不存在這現象是因為台灣社會沒知識嗎?顯然不是,否則一百多所大學的教授們是幹嘛的?是因為政府內閣沒程度嗎?各個都是博士,不是嗎?施政的公務員沒經驗嗎?怎麼可能,哪一個公部門的中高級主管不是身經百戰二、三十年爬上來的?立法委員鄙陋嗎?或許一部份是,但年輕立委各個都想把事情做好,年長的委員也各個都是百經歷練的老江湖。

那麼,為什麼一群IQ 120-140的內閣、公務員、立委,碰到公共領域議題時,競相排擠理性空間,集體 IQ 剩下 80,最終做出IQ 80的決策?幾萬名學術界的教授遇到公共議題多數噤聲?公務體系內的承辦官員明知弊端卻無言?立委勇於黨團意志卻怯於個人見解?

問題,一定是結構性的;理性被排擠、菁英退化到猴子狀態,一定是因為他們每個個體都碰到了結構上不得不如此的困難。不探討結構問題,台灣在公共議題上走不下去了,只能像一張老唱片,同樣的曲調唱完了再從頭播放一次。

台灣的「萬年國會」問題早已解決(青年朋友可能連萬年國會這名詞都沒聽過),但是,台灣是不是還存在其他的「萬年XX」問題,導致台灣在公領域只能做老唱片?

是的,台灣的體制內還有許多「萬年結構」;這些萬年結構在我年輕的時候就已經在那裏,四十年過去了,當年和我一起嘲笑這些萬年結構的年輕人,現在都已經陷入了同樣的萬年結構。而當下在讀這篇文章的年輕人,如果這些萬年結構不發生變革,四十年後將發現自己也變成萬年結構中的一份子。老唱片,只會一次一次的反覆播放,只是音質越來越難聽,噪音越來越大。

權責分家的萬年結構

陽光下我們都有影子。但若有一天,你發現你的影子竟然和你的動作不同步,甚至離開你獨自行動,你會不會嚇死?權力和責任,應該就是身體和影子的關係;兩者若脫節,就要出大事。

馬英九政府時代,內閣和官僚體系有兩句笑語,你一定聽過;第一句是「官不聊生」,第二句是「有功無賞、打破要賠」。這就是標準的「權責分家」的笑話,結果就是政令不出總統府,政令不出行政院。每個公共議題、政策,既然涉及公共,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都一定會有爭議,如果施政系統權責分家,有權力喊價的人不用負責,負責的人沒有喊價權力,那麼這些爭議是永遠無法協調的,最終只能落入粗暴。

結構性問題不會因為換人做就消失,現在的蔡英文政府面對的是同一種狀況,如果沒有手術式的結構變革,蔡政府的下場一定和馬政府一樣,老唱片再播一次罷了。

最嚴重的權責分家,其實已經被討論過很多很多次了,那就是在現行的體制下,總統有權無責,行政院長有責無權。我知道,有人會說民進黨不是國民黨,蔡英文不是馬英九,但恐怕您終將會失望,您太低估體制慣性的力量了。

權責被分家,是一個決策機制、執行機制的致命傷。不論誰當政,對手一定從這割裂點發動攻擊;國民黨當政,民進黨一定從這裡切入攻擊,民進黨當政,國民黨也一定從這裡插刀。有人會說,現在民進黨全面執政,國民黨已經完蛋了,因此不用擔心這點。對不住,這又是假象,因為即使假設國民黨不見了,民進黨自身內部的派系,還是一樣會從這個體制弱點下手內鬥。

這意思就是說,如果責任和權力不能如影隨形,不管誰當政,台灣就只能亂成一團;理性決策、理性執行就不會有空間。這是一個如此基本的道理,連企業都懂得。被政治學界喻為大師的法蘭西斯.福山,四月中在台北演講,提出他二十年來對「民主」的重新反思結晶:一人一票是不夠的,開放式民主必須具有三個特徵:(一)有能的政府,(二)透明超乎黨派、任何個人的法治,(三)權責相符、能夠被問責的政治機制。大家想想,這三個特徵中,台灣符合了哪幾個?符合的程度?

台灣地不大,人挺多,自然資源沒有。若想長久的立足於世,沒有理性是不行的。每個公民,都必須意識到理性對台灣的重要性,為台灣創造理性的空間。尤其,我們必須認識到,公共理性的喪失,多半來自結構性的問題。理性空間的殺手,除了以上所談的「權責分家」這個萬年問題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萬年問題,容待後文一一解析。(更多台灣萬年問題點此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