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論「奇點」:機器人會不會自卑?

圖為微軟推出的機器人Pepper。 圖/路透社
圖為微軟推出的機器人Pepper。 圖/路透社

這篇文章要談的是「人」的問題,但是讓我們從「機器人」切入。東西方的思想及其附著的文明,固然大有不同,但是對於「人」的本質的探討,幾千年來都從未缺席過。文明史上的每一次大變遷,無論是政治社會經濟的,還是科技的,都會帶來一次對「人」本質的從新檢討,但是很可能的是,過去50年加上未來20年之間的科學技術突破,所帶來的對「人」這生物本質探討的震撼,其強度將超越過去5000年,事態已經發展到了「人工智能(AI)會不會摧毀文明、滅絕人類」的高度了。

我們何其幸運,或者說何其不幸,就正好落在這段震撼期間內。 即使你對「人的本質」這樣的抽象議題沒興趣,至少你也得需要了解非人的機器人,10年後會不會拿走你的工作,不管你現在的月薪是22K還是220K。

「奇點」(Singularity)何時來?

先介紹一個觀念,幾乎所有身處前沿的人工智能(AI)、腦神經學、生物化學研究者,都同意一個看法:或遲或早,人類所發展出的軟體演算法(Algorithm)和生物先天具有的演算法(如DNA或各種基因、細胞的自我複製、組織能力)將可結合起來,使得人造的對象(如機器人)開始具有自我學習、自我演化的能力,而這種能力遲早會發展出我們今天所稱為「自我意識」(self-consciousness)的現象。例如,最為人知的庫茲威爾(R. Kurzweil,現任Google的奇點計畫主持人)認為機器人超越人類的時間點是2049年。這個時刻,他稱之為「奇點」(Singularity)。

機器人的智力和能力,10年之內將在各種方面超越人類,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任何懷疑這點的人,只要從口袋中掏出手機,就不得不去除那懷疑。你的手機,它的計算能力已經超過1969年美國登月計畫中所有計算能力的總和,它能做的一萬件事當中,可能你一件都做不到。不過這也沒什麼,從計算能力講,算盤早在幾千年前就超越人類,汽車也在100年前就跑贏人類;人類最怕的是,機器人開始有自我意識之後,會不會「有情緒」?會不會有一天比人類還會泡妞、抗爭、或者講義氣。

圖為庫茲威爾,認為機器人超越人類的時間點是2049年。 圖/美聯社
圖為庫茲威爾,認為機器人超越人類的時間點是2049年。 圖/美聯社

有情緒就是「人」?

在所有的「情緒表現」上,不論是正面還是負面的,下一代機器人應該都能夠通過模擬式的自我學習,讓人們看不出來它是真情真意還是虛情假意。英國天才圖靈(Turing)所提出的圖靈測試——如果一個對象和你相處三天而你無法分辨它/他是真人還是機器人,那麼這個對象就是一個已經具有人類智力(intelligence)甚至自我意識的對象。圖靈測試,應該很快就會被突破。這個測試所提出的倫理本質,其實就像某位哈佛大學教授(抱歉,已忘其名)在40多年前提出的質問:18、19世紀時,美國白人還不把黑人視為「人」,而是財產,那種態度和價值觀被現代人視為缺乏公義。那麼,我們將來把機器人視為「東西」而不是「人」,是否也違反了公義呢?

通過圖靈測試、看起來貌似具有情緒的機器人,是否就應該被視為「人」的某個嶄新「種族」(Race)呢?我個人認為答案是否定的。否則,不用等到庫茲威爾的2049年,搞不好2027年所有的機器人都可以具備情緒能力。不信?上網去和某些公司的「客服人員」聊聊天看,真的很難分辨出對方是真人還只是一個ChatBot (聊天機器人)。

圖為英國計算機科學家、數學家圖靈。 圖/取自the rutherford jou...
圖為英國計算機科學家、數學家圖靈。 圖/取自the rutherford journal

會自卑才是「人」

因此,為了判別機器人與真人之間的差別,我們必須找出更高級的辨識標準。在此,我選擇了用「是否會自卑」作為標準。當然,我們也可以用可能更高級的現象作為標準,例如,人造的機器人在自我意識下會不會發展出「自由意志」,但那牽涉到太多層次的哲學分析,並不適合一篇短文。這裡就讓我們用「自卑」這個人人都已經懂得的心理現象,來談談人與機器人吧。

自卑感是人這種生物通過環境互動、群體互動而形成的心理狀態,人人都有,不同情況下的多與少、強與弱罷了。探討自卑感最為深入的,莫過於奧地利心理學家艾德勒(Alfred Adler,1870-1937),他認為,人生的一切追求與成就都來自人對自卑感的補償作用(compensation),而人的「自大感」只不過是對自卑感的過度補償罷了。

艾德勒的學說即使不是全對的,至少在方向上也是對的,人類會發展出如此繁雜的文明來,僅僅靠自我存在的意識加上簡單的喜怒哀樂情緒,恐怕是不夠的,應該還需要一種終極的驅動力。艾德勒認為那一份終極的驅動力就是「自卑感」和對自卑感的反向補償作用;用他的話說,在補償自卑感的過程中,人類創造出各種五花八門的現象,適度補償者就成為有「自信心」的人,而過度補償者就變成「自我中心者」或「自大狂」。

或許,除了「自卑感」之外,還有更能解釋人之所以為人的要素,但我們這兒就不再延伸討論了。這裡想追問的一個問題是:人這種生物,在先天具有的演算法(DNA或各種基因、細胞的自我複製、組織能力等等)之下,發展出了智能、情緒、自我意識,還能通過環境互動、群體互動而形成自卑感這樣爆發威力的驅動力,那麼,人造的機器人,即使跨過了庫茲威爾所謂的「奇點」而具備了智能、情緒及自我意識,它們也會有自卑感嗎?換句話說,將來的機器人群中,會不會出現因自卑而自閉的機器人,或如同希特勒、史達林、毛澤東般的機器人?拿破崙呢?

物理奇才霍金斯近年來一再警告,人類有兩件事不能做,一件是向外太空尋找外星人,因為任何能夠來到地球的外星人,科技文明一定高於人類,那景象就會像是當年美洲的印地安人向路過海岸的歐洲船隻搖旗吶喊一樣。第二件不能做的事,就是以目前的方向發展AI機器人,因為到時現有的人類一定會被機器人滅絕。

雖然在「奇點」之後,機器人也得通過學習能力才能進化自己,只不過它的學習能力將超過現在人類幾百萬倍,可能在幾秒鐘之內就學通一套百科全書,就像今天的Google AlphaGo機器人學習圍棋譜那樣。今天的人類,必須用我們那極為可憐的智能來想像一個具有自我意識、情緒但學習速度快幾百萬倍的對象。而這個對象,是否具有如自卑感、良心感、正義感等等高級的元素,就成為我們今天的急迫議題。

圖為日本機器人Kirobo。 圖/路透社
圖為日本機器人Kirobo。 圖/路透社

回到秦朝,你就是機器人

不過,情況倒也還沒到絕望的地步。例如,特斯拉公司的怪才伊龍馬斯克(Elon Musk,Tesla)就已經開始思考對未來機器人的解決方案了。他已經開始投資晶片植入人腦的技術公司,意圖將晶片的電子邏輯與人腦的生物神經邏輯結合,這樣一來,諸如你我這樣的「真人」,就能夠吸納將來機器人可能具備的所有計算能力,只是這樣下去,晶片機器人的「腦子」和我們的單純生物腦子,何者將為主,何者將為副,就很難講了。

其實,從演化的角度來看,未來30年將發生在人類身上的事,不過是時間壓縮得比較緊密罷了。我們都認為,我們和三千年前的秦朝人都是一樣的「人」,但想想看,如果秦朝時候的人,看到一個帶著塑膠眼鏡、拿起手機上網、胸腔裏裝著心律調節器、腰上掛著洗腎機的人從一架直升機走下來,他不認為看到了另外一個物種的機器人才怪。如果再加上用隱形轟炸機扔幾顆原子彈殺傷多數的秦朝人,那他就更相信「人類」就要被毀滅了。

所以,不用害怕,用演化的平常心來看待即將來臨的世界就可以了。話雖這樣說,我還是希望看到機器人會自卑,那樣情況可能會好應付一些。

特斯拉公司的伊龍馬斯克(Elon Musk,Tesla),已經開始投資晶片植入人...
特斯拉公司的伊龍馬斯克(Elon Musk,Tesla),已經開始投資晶片植入人腦的技術公司,意圖將晶片的電子邏輯與人腦的生物神經邏輯結合。 圖/路透社

台灣和你,能做什麼?

以上的討論,和台灣的現狀有沒有任何關係?就我個人而言,我幾乎在每一條台灣新聞上都看到關係。世界在急速演化,而台灣卻還被牽絆在老問題當中,而事實上20年之後,在那時的新現實之下,這些老問題可能都會變成與新現實不相干的問題,今天正反雙方的激辯和激烈抗爭可能都會像蚊子館一樣的變成無意義的「蚊子觀念」或「蚊子動作」;當下的台灣,越來越像「困境內的舊人類」

在機器人新世代到來之前,個人可以做些什麼?未來30年,台灣需要何種競爭力?我們應該要有新認識了。

在機器人新世代到來之前,個人可以做些什麼? 圖/路透社
在機器人新世代到來之前,個人可以做些什麼?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