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陌生物種的錯愕——「官場倫理」是台灣必須跨過的門檻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圖/聯合報系資料圖庫

柯P如果沒參選,而是被賞識他的人物延攬為第一副市長,你覺得以他的脾氣風格,在「官場倫理」之下他能忍受多久?大概超不過一年。但是不要忘了,在「官場」之前,他忍受了「醫場倫理」幾十年。都是一種職場倫理,為何在「醫場」能夠忍受幾十年的人,卻忍受不了「官場」一年?我想,原因之一是醫場基本上還是專業掛帥的,即使走到最專制威權的國家,也是一樣。然而,官場是政治掛帥的,不容你來專業攪和。因此,柯P這樣一號人物,其是否能歷史留名,關鍵就在於,被台灣選民推舉出來之後,能否把台北市政府的文化,由政治掛帥轉向專業掛帥。

▎台灣的官場倫理

被延攬(而非選舉)入閣的前文化部次長邱于芸,因澄清自己並非洩密者,發出存證信函給部長,被上級判定不適任而被解職,潛台詞則是「違反行政倫理」。據她自己臉書揭露:「在一個公開的會議上,我業務報告了半天,才讓資深的部屬告訴我說:文化部的慣例(傳統)就是:『只聽部長,尊重司長。科長們也是:只聽司長,尊重次長。簡單來說,次長只是一個幕僚,只負責建議並沒有實質權力』。我才恍然大悟。」

這是一次陌生物種意外闖入台灣官場生態後的錯愕。「觀眾們」(已經習慣麻木看鬧劇的人)最應該問的問題是:全世界的「官場倫理」都是這樣嗎?荷蘭是嗎?日本是嗎?美國是嗎?英國是嗎?邱前次長的意外動作,如果發生在世界其他國家,結果會一樣嗎?如果我們假設即使在英國、荷蘭也一樣,那麼,為什麼在同樣的官場倫理下,人家的政府效率超過台灣這麼多?

熟悉各國政府運作、政府文化的專家們,希望他們出來為台灣觀眾解惑。我本人則百分之百確定的是,如果這件事發生在中國,可能的結果只會兩種:(一)秘密處理,安個不大不小的罪名,掃地出門;(二)被網民發現,網上瘋傳,官方在「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下,利用民情,轉為一場鋪天蓋地的官場治理運動,化險為夷,然後在事態平息六個月之後,把發函的當事人打入十八層地獄,永世不得翻身。

▎台灣官場很中國

台灣的官場倫理,本質上其實很中國,只是中共偏法家一路,國民黨偏儒家一路,民進黨則是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法、儒換著用。法家是現實主義者,不會浪費任何資源,包括壞消息在內,總要想方設法把它轉為對自己有利。儒家虛偽怕事,遇到壞消息,第一反應就是劃清界線,然後築防火牆。

▎儒、法、道、佛

儒也罷,法也罷,台灣的政府,無論哪黨哪派當政,如果不能使得官僚系統「去中國化」,恐怕台灣是無望的。「去中國化」的原則很簡單,那就是行政專業化、決策透明化。下一屆政府、下一屆總統,有這個認識嗎?30年後看台灣,誰能把政府還給國家,行政專業化、決策透明化,誰就是台灣的救世主。同樣的,用這個條件來評價過去所有的總統、行政院長,哪一位得分較高?

以一個故事結束此文。週前在一個餐會上,大家激辯究竟官員應該是法家、儒家、道家、還是佛家對台灣最好,有人聊到了立法委員不滿官車不夠用,「讓立委坐小黃像樣嗎」,這個提示讓大家終於找到了共識:台灣的官員,坐3000 c.c.官車的時候就變成法家,2000 c.c.的時候是儒家,共用官車的時候是道家,下台沒官車的時候就變成佛家。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