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零售民主:投票就像去SEVEN-11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說明:上一篇〈從「柯P現象」談「台灣民主」〉,引起不少讀者認為,通過傳統選舉的「代議制」就能實現「人民當家作主」,或經過傳統選舉而來的「代議士」就可「為人民作主」。以下是一篇寫於2013年,然後在2014年3月收錄至《與中國無關-就台灣論台灣》書中的文章,或可解除一些迷惑)。

台灣有可能在「民主」(democracy)這玩意上超英趕美

台灣的民主現狀,與西方民主先進國家比起來,確實落後許多,甚至有點不三不四。然而,若以人類文明的高度往前看,台灣是有可能在「民主」(democracy)這玩意上超英趕美的,只要台灣能夠擺脫華麗的抽象詞藻,直接回歸到原生精神。

我們重溫一下台灣特有的「平民三精神」:(1)誰怕誰?(2)人不能欺負人,(3)永遠不完全信任權威。若依此三原則往下推衍,我們將發現,現在人類遵循的「代議制度」中具有許多違反這三精神的地方,包括在台灣。

代議制度固然是當下西方民主國家的主要元素之一,不論是總統制還是內閣制;然而,我們不能假設它就是民主的終局。我們也不能假設,一百年後「民主」的最高境界還是代議制度。

代議,只是一種無奈;在過去的條件下,眾人之事只能通過推出代表解決,否則幾千萬人、幾億人若要「面議」,那會場得要多大啊,豈不天下大亂、一事無成?但把眼光放長,我們可以追問,今天人類的溝通條件,還像過去那樣嗎?平民之間的溝通決議,真的還需要某些代表來「代議」嗎?

十三億人的「直接民主」經驗

中國的共產黨老是在說,十三億人一人一票直選,豈不天下大亂,因而人民需要一層一層的「代表」,而這代表就是共產黨,因此把共產黨的唯一代表性寫入國家憲法。為了維護共產黨的唯一代表性,前領導江澤民甚至推出了「三個代表」的理論,企圖證明中共只要能「代表人民」,就是「民主」的。

幾億人直選會亂這說法,在中國被一個電視綜藝節目戳穿了一個口,湖南衛視在2004年推出的「超級女聲」,一開始用手機簡訊投票,隨後用QQ投票及網路投票,從城市投票辦到賽區投票到決賽投票,最高時期總共有4億人參與投票。儘管這僅是一場娛樂,投票過程中充滿了灌票、賄選,幕後操作醜聞不斷,但是最終產生的歌手,都是原本不知名的市井實力歌手,濫竽充數者和不夠格者全數淘汰。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教授喻國明對這現象語重心長的說,「這一次遊戲規則的改變,觸動了人們深層次的價值渴望」。

鑒於這經驗,中共政府隨後禁止了娛樂節目的網上投票,只允許評審制,也就是「歌迷代議制」。在代議制下,掌權者只需要搞定極少數的評審就可以了,廣大的底層人才無法冒出。但是,當年的那一場全民投票經驗,已經在中國年輕人的腦海中撕開了一個口子,他們知道了,只要是不設參選門檻、不讓任何權威來代議,實施全民直選淘汰制,即使過程中有些瑕疵,幾輪下來,最終冒出頭的人絕對不會太差。

代議制在台灣的硬傷

而代議制的本質,其實是違反「平民三精神」的;社會的公道性及正直性,在代議的過程中,都會受到極大的傷害,而且代議的層次越多,傷害就越大。台灣雖然不大,但是直選的層次多達7級,每一級成為上一級的樁腳,里長、村代是鄉代的樁腳,鄉代是縣代的樁腳,縣代是市代的樁腳,小市代是直轄市代的樁腳,而這些所有樁腳又都是總統的樁腳。台灣的政治無公道性和正直性可言,豈為偶然?台灣的平民精神遭受戕害,又豈非命定?

此外,代議制還有一個荒謬絕倫之處,那就是它依賴定期定時定點的一日投票。同樣的,定期定時定點,在過去的條件下只是一種無奈,它其實就是一種「趕集行為」。古早時代,你每三個月趕一次集,買回家的都是乾貨,三個月內別無選擇,只能吃這些乾貨。今天的你,隨時可以上家樂福買鮮貨,更可以每天上7-11,連隔天的貨都不屑一顧。這就是零售體系的威力;有了零售之後,批發式的採購行為就被唾棄了,你不必再只能吃發了霉的乾貨。那麼,政治呢?

今天的你,每四年投一次票,即使選出來的貨色發霉了,你也得忍受。明天的你,有沒有可能每天都投票,就像每天上7-11一樣,若東西不新鮮了,馬上要求退換,店家還不敢不換給你? 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別忘了,若干年前,7-11 也是天方夜譚。

今天發生在台灣的所有令選民抓狂的政治鬧劇、舞台上的小丑姿態,都是台灣複雜層級的代議制產物。台灣的政治人物,可以說是把代議制的缺陷吃夠夠,他們會通過「民主立法」發明出種種自保自利的法規,然後在「民主程序」下享用這些法規。然後,他們在「選舉趕集」之前發動造勢,以攻擊對方來消磨選民對己方的惡劣記憶,一切動作的目的只為了一件事:在定期定時定點投票的那一刻,選民把票投給自己,然後選民就再被綁架四年。

複雜層級的代議制,注定了台灣政治的格局,也注定了台灣人只吃得到發霉的乾貨,社會上那些還存在的鮮活力量進入不到政場。

不是用腳投票,而是用手指投票

在批發式民主裡,人民用腳投票,但它遲早要被零售式的民主淘汰,或至少被零售式民主所制衡,就像批發式大賣場被7-11淘汰或被制衡一樣,這是文明及人性的必然。在制度沿革的原理下,批發式民主還會生存很長很長一段時間,除非在特殊環境的逼迫下產生物種突變。天佑台灣人,台灣就是這樣一種世界獨有的特殊環境,民主這東西,可能就在台灣產生突變,由批發轉零售,反過頭來傳染給世界其他地方,成為地球上人類下一波文明的領頭羊。這樣說的理由如下。

首先,台灣不大不小,尺寸合適。其次,台灣處於「極悶」的狀態,人民心理上期待一種本質上的轉變。另外,台灣具有全球獨有的「頑逗主義」,不怕新鮮、喜歡起哄。最重要的條件是,台灣具有其他地方所欠缺的「平民三精神」:誰怕誰,人不能欺負人,永遠不完全信任權威。

誰說電子投票不可行?

零售式民主的操作平台,其實已經存在,那就是電子投票。許多人會以為電子投票不能取代現場投票,然而那是明顯錯誤的看法。今天你我已經在用電子銀行,轉帳、買賣股票都已經電子化了,連你我最珍貴的金錢都已經信任電子了,為什麼在投票這件事上不信任電子?難道你我那一票,比起在金融機構中的幾十萬、幾百萬、幾千萬的鈔票還貴重嗎?別逗了。你為什麼不擔心你的錢在電子系統下被「誤領」、「誤算」、「灌水」或直接被「做掉」?你為什麼不擔心銀行會透露你的「個人隱私」?今天在台灣,「自然人認證」的技術早已成熟了(否則為什麼醫院可以用健保卡認證就是你?否則為什麼銀行可以用你的個人資料和密碼轉帳)?

電子投票可以做到「一事一投」,而且很容易分階段。以核四的爭議為例,在一天的「公投」下就決定台灣的前途,真是一件可笑及可怕的事。但是如果以一年為期,每週都有一次投票機會,人們可以根據自己對議題的越來越瞭解而改變意見,以一年五十二次投票的總結果來做定奪,是不是更理性些、更具有公信力?

那麼,要不要和中國簽訂和平協議這件事呢?要不要在武器上花這麼多錢這件事呢?多元家庭法案這件事呢?批發式的代議制,正是台灣的「民意」如此容易被「做掉」的主要原因。

「電子投票」的好處

即使在現行代議制之下,電子投票,都可以和電子公告百分百地鏈接在一起。哪個「代議士」在哪個議題上投了什麼票,哪個代議士的出席紀錄如何,公民可以通過零售式的投票,隨時表達意見。若把規則定得嚴一點,這種「過程投票」,都可以用某種比重計算入選舉日的票數計算,以決定某人是否當選,例如50%對50%的權重。如此,等於選民時時在檢驗自己批發買來的貨色有沒有發霉,而代議士們也就不敢讓自己發霉。

政府的預算、預算的執行、大政策的擬定,為什麼只能事後追究?事後追究,又是一種批發式的行為,而行政的電子化,完全可以做到過程透明。至於哪些部份應當保密,那只是一個機制設計的問題。開個玩笑的說,你家的寵物狗,只要掛上訊號發射器以及安裝攝影頭,你在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監視它或關愛它。人們只需給予代議士們和政府合理的隱私尊重以及保密的措施,為什麼他們的代議過程不該完全透明?他們用的都是納稅人的錢。

代議士及官員們的價值觀以及作為,應該進入「電子記帳」。哪怕一間小公司的老闆,都有一本帳冊,錢花到哪裡去了,賺了還是賠了,一個國家的公眾事務,難道不該以會計帳的嚴謹性來紀錄?代議士和官員們會說,那樣就沒有人願意出來服務人民了。這是胡說,要不要打賭?台灣會有一大批新人會願意在透明的條件下出來服務人民,他們是現在的批發式選舉代議制下難以出頭的一批人,其中會有無數的專家學者,知識程度不比過去的代議士、官員差。

科技條件已經擺在我們面前了。在通訊科技的發展之下,某種「零售式」、隨傳隨到的力量,將可以用於投票,用於罷免,用於監督立法委員的出席紀錄、代議過程,甚至用於「一事一公投」。可以想像的民主用途,空間非常之大。

倘若這項新的科技條件,能夠與台灣的平民精神三要素結合,世界上就可能出現一種新物種,台灣也會得到最根本性的安全。想想看,國際上還有哪一個國家願意來招惹一個「零售式民主」的台灣,一個侵犯了就「吃不完兜著走」的台灣?

電子投票等於民粹?

還有一個擔憂,台灣會不會因為走上零售式民主而徹底民粹?我認為是不會的,反而那會緩解台灣的民粹情緒。首先,如前文所述,台灣當前的民粹現象,大多起自龐大政治體制的僵化,或者說,起自龐大的批發式代議制度。一旦進入真正的直接民主——零售式民主,民粹的根基就消失了。其次,「電子記帳」的機制不但對代議士、官員有效,它對一般人民同樣有效。從此人人必須面對自己在一段時間內的行為變化、價值變化,無法逃避。一個人如果因為民粹情緒而立場不公,他的投票紀錄可以很容易的看出他的雙重標準;雖然只有自己能看到自己的紀錄,但人多少都有自省能力,今天痛恨某黨貪污,明天又容忍另一政黨貪污,只要紀錄歷歷,人都會羞愧的。這就和看自己的信用卡帳單一樣,錢花到哪裡去了,歷歷在目,想要自欺欺人都辦不到。

有用沒用,試了就知道,7-11也不是第一年就賺錢的。當人人抱怨批發式消費時,零售模式自然會應運而生,這是商場邏輯的必然,商家都想賺鈔票嘛。當人人嘲笑批發式政治時,零售式檢驗政治人物的機制自然會出現,這是政場邏輯之必然,政客都想要賺選票嘛。

四十歲以上老選民可能認為這是天方夜譚,因為他們已經習慣於每四年趕一次集買乾貨,甚至他們的利益已經和批發式民主捆綁在一起。但是三十歲以下的台灣年輕人,怎能錯過這個讓台灣引領世界年輕一代的機會?從人類文明的軌跡來看,世界趨勢一定是如此的。

年輕人,進行一場民主零售革命吧!過去的革命者喜歡用斧頭和鐮刀作為標誌,今天的革命者可以用鍵盤和手指為標誌。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