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國民黨和信望盟的綑綁系❤話術

圖/擷自youtube
圖/擷自youtube

兩天前,國民黨在花蓮為立委候選人造勢。我不確定為什麼,但是造勢的主題是「反多元成家」,台上發言幾乎都是抄護家盟很久以前就被打爆過的老梗,例如

「國民黨花蓮縣黨部主委張逸華說,如果多元成家提案通過,以後將不再有夫妻、父母、祖父母等稱謂,將只剩下配偶、雙親及二等親直系血親,家庭倫理將淪喪。」

一年前,護家盟記者會上也出現過類似說法

「育達財經法律系副教授韓毓傑擔心,如果法律上把『祖父母』改成『直系尊親屬』,他的孫子可能從此就稱呼他『直系二親等親屬』,而不叫他『阿公』了。』

那時候我的回應如下,我相信可以用類似的說法來回答張主委:

「我想提醒韓教授,現在的法律用詞是『祖父母』,不是『阿公阿嬤』。而你的孫子並沒有因此就不稱呼你為『阿公』。」

認為一般人的用詞會跟法律用詞一樣,這是很奇怪的想法,因為如果是這樣的話,法律語言就不會跟日常語言脫節到法律人需要進行「法律白話文」運動了。

▎綑綁系?話術

在老梗大放送之外,我發現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事情:近來反對同性婚姻的保守團體花了不少篇幅攻擊多元成家。

熟悉婚姻平權議題的人都知道,「多元成家立法草案」包括三個部分:「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和「家屬制度」,這些都是很進步的構想,可以讓家庭的法律裝備符合更多人的需求,不幸的是,目前只有「婚姻平權」草案通過委員會的審議,而「伴侶制度」和「家屬制度」雖然有草案,但在立法進程上可說是連個譜都沒有。在敝公司的《立委出任務》平台上,可以看到部分現任立委支持婚姻平權。而目前也有部分立委參選人表態支持婚姻平權,但就算是這些對相關議題最友善的人,他們多數也尚未表態支持伴侶或家屬制度。(信望盟和國民黨指證歷歷說民進黨支持「多元成家」,但他們提出來的證據只有民進黨參加同志大遊行的照片,而且很像還是同一張)

我支持婚姻平權,也支持伴侶制度和家屬制度,但幾個草案彼此之間在立法進度和前景上的劇烈差距是事實。然而,反同團體傾向於無視這個事實,並將這些草案「綑綁」在一起,說謊恐嚇自己的支持者:「通過同性婚姻就是通過伴侶制度和家屬制度」。

例如在國民黨的花蓮造勢大會裡,慈濟醫院醫師朱家祥提醒大家

「雖然法案表面上支持同性婚姻、平權,但背後夾雜家屬、伴侶制度,包括贊成一人多女、多男多女都能成為家屬,也就是贊成多P合法化,這會導致家庭制度被毀壞。」

信心希望聯盟主席雷倩則說

「『保護家庭公投』的概念是這樣的:假定我們有許許多多的同性戀者,中間有些人主張『同性婚姻』,但是有一小群人,非常少數的人,他們主張『多元成家』。在多元成家裡面包括三個主要的法案,內容出自伴侶盟的網站,綜合來說,多元成家對於家庭制度裡的人倫跟所有的關係,都有巨大的衝擊。

所以我們主張,若是有人要把『婚姻平權,伴侶制度,家屬制度』混合在一起,所謂『多元成家』這類的做法,不應由113位立法委員決定,應該由全民來公投,放回直接民權的範圍。」

看出雷倩的話術了嗎?她一面正確地主張「同性婚姻跟伴侶制度、家屬制度不是同一個東西」,一面不誠實地促使支持者錯誤地擔憂(根本沒進立法院議會,也沒什麼立委參選人表態支持的)伴侶制度和家屬制度草案即將要通過,並利用這樣的擔憂,來推動對於同性婚姻(以及任何關於家庭結構的可能修正)極為不利的公投。有人說,半真半假的話最難被看穿,這類把同性婚姻和伴侶制度、家屬制度綑綁在一起的發言就是例子。

這樣的話術不但對外誤導民眾,對內也可能讓自己人尷尬:我們到底要不要反同婚呀?是要進去呢還是粗乃呢?或許這就是為什麼信望盟士林大同區的參選人吳俊德在菜市場被民眾質疑「為什麼反對同性婚姻」時無法好好回答,最後還搞到無厘頭地控告對方「意圖使人不當選」

▎拿伴侶和家屬制度開刀,代表保守勢力失勢

如果你 Google「伴侶制度」或「家屬制度」,並把搜尋目標時間限制在一個月內,會發現找到的資料多半跟「信心希望聯盟」等保守團體發出的抨擊有關。

伴侶和家屬制度草案在立法院毫無進展,也幾乎沒有任何立委參選人表態支持。在這個時間點,為什麼保守團體要集中火力攻擊伴侶和家屬制度?我相信這是因為保守團體改變了戰術。

在現在的臺灣社會,已經有越來越多人支持同性婚姻,這些人多少了解那些跟同性戀有關的事實(「同性戀不會傳染」、「同性戀是自然的」……),不容易在同性婚姻的議題上被愚弄。另一方面,保守團體對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批評,則動輒被揪出歧視、與科學事實衝突的地方,並遭到恥笑。在這種情況下,保守團體只好把批評的對象改成目前多數人比較不了解,也因此比較容易被扭曲的伴侶和家屬制度,並強調同性婚姻跟這些「天理不容」的家庭制度有著不可分割的關連,一旦前者通過了,後者也會打蛇隨棍上(?),因此,雖然「我們很尊重同志,也對於同志沒有意見」,但為了避免「家庭價值破壞、社會崩解」,也只好動用一些難免會波及到同性婚姻的非常手段,例如這次的守護家庭公投。

就我而言,其實很歡迎保守團體使用他們過去抹黑同性戀和同性婚姻的手段來對付伴侶和家屬制度,因為我認為,目前社會上許多人越來越了解同性戀和同性婚姻,多少是因為保守團體過去那些聳動的批評。而我相信,保守團體對於家屬和伴侶制度的聳動批評,也會帶來類似的效果:引出更多基於事實的澄清,讓更多人了解保守團體的錯誤。

不過,當然,這並沒有改變信望盟和國民黨為了自己的歧視,不惜誤導民眾的事實。

▎NOTE

  1. 感謝王希、朱宥勳、蔡雅婷、張智皓、黃頌竹在本文撰寫期間給予的諮詢意見,但文責當然由作者負。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