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歧視別人是什麼感覺?答案是「沒有感覺」

《Tangle Tower》是精緻的解謎遊戲。 圖/取自SFB Games
《Tangle Tower》是精緻的解謎遊戲。 圖/取自SFB Games

幾個月前我在iPad上玩《Tangle Tower》,這個解謎遊戲有兩個主角,Grimoire是傻氣的大叔,Sally是精明的小姐,擔任吐槽役,兩人一起調查神秘的案件。這個遊戲畫面精緻、音樂優美、人設精巧、對白可愛,我玩到一半,忍不住打開臉書寫動態推薦:「《Tangle Tower》講偵探Grimoire跟他的助手Sally調查一個神秘的兇殺案,這遊戲...」

等下!我怎麼知道Sally是助手?

我回憶自己短短的遊玩過程:或許我有在哪裡讀到相關訊息?或許在某個對話裡,Sally曾經自我介紹是助手?我想不到任何線索。

如果你很好心,幫我說話,相信你可以想到很多說法。例如,在網路上可得的遊戲介紹中,確實有一些地方顯示,Sally的人物設定就是助手。又例如,有沒有可能我直覺上認為,在偵探故事裡,擔任吐槽役的通常是助手?

我不確定。我沒有事先看過那些網路資訊,也沒有閱讀偵探故事的習慣。最合理的說明似乎是:如果有一男一女,一個偵探一個助手,我直覺上就覺得女的是助手。

《Tangle Tower》是好遊戲,隨後在2020英國BAFTA遊戲獎獲得「最佳手機遊戲」提名。不過我最後還是沒有把那則推薦遊戲的動態給寫完。

我沒辦法不去想:如果我玩個遊戲都會做出對女性不公平的判斷,那在日常生活中呢?身為哲學編輯和作家,我每天都要評估非常多論證和寫法的好壞,我是否其實常常有偏見,讓作者性別影響我對作品的判斷?

這次經驗讓我體會歧視別人(基於沒道理的刻板印象對人做出不公平的評價)是什麼感覺——歧視沒有感覺。如果你不去想,你甚至不會發現。當時我在鍵盤打出「偵探Grimoire跟他的助手Sally」這句話,就跟我打現在這句話一樣流暢。如果不是回頭多看幾眼,我甚至不會發現那樣寫有什麼問題。

歧視沒有感覺

歧視沒有感覺,這說明為什麼名人在歧視言論的失言風波後往往會辯護說「我沒有歧視(同志/原住民...),我也有很多(同志/原住民...)朋友」。我相信他們多半真心認為自己沒有歧視,假若歧視的感覺就跟仇恨一樣炙熱,那他們不會錯過,問題是,歧視往往沒有感覺。

曾經有經濟學家做實驗,發現光是把求職信內寄件人的姓名,從常見的白人名字換成常見的黑人名字,就能降低面試機會。我相信參與這個實驗的單位也認為自己沒歧視黑人,問題是歧視常作用於刻板印象層次,而刻板印象的影響常在意識之外。

就在幾天前,科學期刊《Science Advance》刊登了由一群心理學家和英國獸醫協會合作的研究,比起其他科學領域,獸醫領域當中的女性比例很早就達到半數,他們想知道,一個領域裡「女性比例正常」,能多大程度代表此領域不再歧視女性。

學者們跟獸醫協會虛構了一位獸醫的工作經歷資料,逼真且詳細,並隨機標上女性名字和男性名字,請參加研究的獸醫和獸醫管理階層人員評估這位獸醫的工作能力,以及「如果他到你的單位,你會如何敘薪?」結果他們發現,就算工作經歷都一樣,光是名字從馬克(Mark)變成伊莉莎白(Elizabeth),就足以降低評價和薪資。

還不只這樣。在評估完虛構獸醫的經歷之後,這些志願者會填寫一份關於獸醫從業人員處境的問卷。在問卷裡,他們也被邀請回答:是否認為獸醫領域目前已經達至平等,不再歧視女性?跑完分析之後研究人員發現,如果把那些認為「獸醫領域已經達至男女平等」的受試者排除,在其餘人做的工作經歷評估裡,馬克跟伊莉莎白的分數就不再有顯著差距了。

上述研究的問卷分析顯示,那些認為歧視已經成為過去式的人,反而容易做出差別待遇。 圖/取自Science Advance
上述研究的問卷分析顯示,那些認為歧視已經成為過去式的人,反而容易做出差別待遇。 圖/取自Science Advance

讓我整理一下這個研究的結果:

  1. 英國的獸醫領域在十年前就已經有半數人員是女性,但至今依然在相同條件底下給女性更低的評價和待遇。
  2. 會給出這些差距評價和待遇的人,跟認為「獸醫領域已經很平等了,沒有歧視女性了」的人,高度重疊。

當然,這份研究並不是要指責任何特定的受試者歧視。雖然我們可以從研究結果看出整體判斷有性別上的差別待遇傾向,但我們無法確認其中哪些個別判斷是真的出於偏見。

然而,這研究結果不只值得注意,還有點可怕。在台灣,每次爭論歧視問題,類似說法都會出現:「男女已經很平等了」、「現在社會已經沒有歧視同性戀了」、「現在原住民已經有正常地位了」。而照上述研究的後續推測,這些說法背後的自信,反而會讓我們失去警覺,成為更容易做出歧視判斷的人。

先有自省意識,才能避免歧視

雖然令人驚訝,不過退一步看,上述研究的結果,其實沒有超出我們對歧視的認識。

在這份獸醫領域研究之前,我們就已經知道人多半不會意識到自己歧視,甚至不容易意識到自己對人做出差別待遇。換句話說,歧視就像呼吸,會「自動執行」,就像人要有意識地干預才能暫時閉氣,人也要有意識地自省,才能避免自己做出歧視的判斷。

抵抗歧視很困難,因為這個任務違反直覺和習性。歧視既隱形又自動,若非經過提醒,很少有人會自動發現自己是歧視者。人需要努力才能發現自己歧視,需要更努力才能讓自己不歧視。

歧視別人是什麼感覺?答案是沒有感覺。歧視者往往不會意識到自己歧視,而且往往認為「現在社會已經很公平了,歧視是過去的事」,這是歧視可怕的地方。

面對歧視該怎麼辦?或許你會有興趣讀我的上一篇文章〈社會已經很平等了,為什麼還要讀女性主義?〉。

*感謝Reica、NiuKaLi和yocht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在台灣,每次爭論歧視問題,類似說法都會出現:「男女已經很平等了」、「現在社會已經沒有歧視同性戀了」、「現在原住民已經有正常地位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在台灣,每次爭論歧視問題,類似說法都會出現:「男女已經很平等了」、「現在社會已經沒有歧視同性戀了」、「現在原住民已經有正常地位了」。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