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勤勉和禮貌都是好事,渣男和破麻一樣糟糕——真的嗎?

勤勉和禮貌聽起來是好事情,但其實不見得。示意圖。 圖/路透社
勤勉和禮貌聽起來是好事情,但其實不見得。示意圖。 圖/路透社

勤勉和禮貌聽起來是好事情,但其實不見得,渣男跟破麻聽起來一樣負面,但其實不見得。這篇文章想要探索它們背後共通的概念結構。

勤勉是種美德嗎?

這幾年中國年輕人興起「躺平運動」:放棄努力,不期待成功,只要維持自己的溫飽和扶養等道德責任,除此之外不買房、不買車、不生子,排除額外的慾望,也不進行多餘的上進。一些中國人引用《讓子彈飛》裡的詞來描述這種心境:

站著掙不了錢,又不想跪著,那就躺著唄。

這種向後有違祖宗教訓、向前不利國家生計的生活風格,中國政府自然不喜歡,詳見吳介聲 〈不准耍廢!「躺平主義」風靡中國,為何遭中共迅速圍剿?〉。中國政府和企業鼓勵人們勤勉,因為他們需要勤勉的大眾製造價值才得以維持,但這不代表人們有理由勤勉:勤勉對你來說有多大好處,得要看你會因為勤勉而得到多大好處。

勤勉看起來是美德,這是因為我們預設勤勉的人能從勤勉所增加的價值當中得到公平的份額。但是不管是世襲的貴族社會,還是分配不均且缺乏流動機會的現代社會,都會威脅這些預設。當預設成立的程度太低,我們就會開始難以確定:勤勉到底是美德,還是既得利益者的陰謀?

這幾年中國年輕人興起「躺平運動」:放棄努力,不期待成功,只要維持自己的溫飽和扶養等道德責任,除此之外不買房、不買車、不生子,排除額外的慾望,也不進行多餘的上進。示意圖。 圖/路透社
這幾年中國年輕人興起「躺平運動」:放棄努力,不期待成功,只要維持自己的溫飽和扶養等道德責任,除此之外不買房、不買車、不生子,排除額外的慾望,也不進行多餘的上進。示意圖。 圖/路透社

禮貌:禮多人不怪?

「勤勉」這概念的特色是乍看之下相當正能量,但這種正能量仰賴的社會背景預設,我們卻不見得能注意到,以致於當這預設已經幾乎不成立,中國政府還是可以批評那些決定不再勤勉的人是「懶散、不努力、對不起祖宗」。

「禮貌」也有類似特徵,平常很少有人會說禮貌不好,中國甚至有「禮多人不怪」這種成句來為肉麻的過度禮貌辯護。然而在一些時候,禮貌也能成為讓人噤聲的工具,賴天恆在〈文明必須禮貌嗎?烤香腸與國際城鎮會議〉這篇文章有很具體的描寫:在民主社會裡,一般來說禮貌能促進溝通,但在程序不公正、發言權遭到壟斷的情況下,若真正需要發言的人硬要說話,反而會被說是不禮貌、不文明。

我們通常相信禮貌能協助維持秩序,讓人們順利互動,不過這同樣需要一些社會背景的預設。當這些預設成立的程度太低,我們就會開始難以確定:禮貌到底是美德,還是那些已經有發言權的人用來控制你的工具?

概念背後的預設

「勤勉」和「禮貌」的共通點在於:

  1. 它們乍看之下都是好東西,你很有理由照做。
  2. 然而,它們要發揮好效果,需要某些前提成立。
  3. 當這些前提不成立,它們往往成為人們欺壓其他人的工具。

若這分析有道理,這結構不太可能只出現在「勤勉」和「禮貌」兩個概念上,然而我們平常不會動不動開始抓概念來反思,看看它倚賴的前提現在是否已經失效,這就是為什麼當概念出問題,我們不見得會第一時間發現。

「禮貌」也有類似特徵,平常很少有人會說禮貌不好,中國甚至有「禮多人不怪」這種成句來為肉麻的過度禮貌辯護。示意圖。 圖/美聯社
「禮貌」也有類似特徵,平常很少有人會說禮貌不好,中國甚至有「禮多人不怪」這種成句來為肉麻的過度禮貌辯護。示意圖。 圖/美聯社

「渣男」和「破麻」

「勤勉」和「禮貌」看起來充滿正面價值,「渣男」和「破麻」則相反,但上述分析方向依然可以協助我們看出更多。

「渣男」和「破麻」都是罵人用的名詞,人用這些名詞來指涉要罵的對象,達至罵人效果。或許是因為這兩個詞都跟性有關,有些人認為它們是對等的。若你反對稱呼特定女性為「破麻」,這些人會反駁說,既然用「渣男」罵人沒問題,那用「破麻」罵人也沒問題。以下我想說明為什麼這種反駁是錯的。

不同的罵人名詞有不同的「內容」,這些內容預設上都是負面的,這是為什麼這些詞能光是藉由指涉就達到貶抑罵人的效果,這一點不管是在真實世界,還是在《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都一樣:

麻種

內容:沒有完全的巫師血統,且會用魔法的人

價值預設:沒有完全的巫師血統的人比較低等

你可以想像某個不崇尚巫師血統的社會,在那個社會裡,「沒有完全的巫師血統」並不伴隨負面的價值預設,因此那個社會的成員會比較難理解為什麼「麻種」能拿來罵人。在相聲劇《東廠僅一位》裡,馮逸綱和宋少卿比賽誰能說出最髒的髒話,拔得頭籌的是「你政府官員!」。這之所以能成為笑點,就是因為大家理解這個段子是在諷刺:因為政府形象不好,所以「政府官員」已經伴隨了負面預設。

「渣男」和「破麻」也各有內容,照一般用法:

渣男

內容:在性和感情上欺騙人的男性

價值預設:在性和感情上欺騙人的男性是差勁的

破麻

內容:不「潔身自愛」的女性

價值預設:不「潔身自愛」的女性是差勁的

對照這兩種罵人詞彙伴隨的價值預設,可以看出它們的不同之處。「渣男」預設的是一般人都會接受的觀點:欺騙不ok,就算你正在實踐開放式關係,恐怕也不會接受欺騙;而「破麻」預設的觀點不但限制女性自由,而且這種限制很有彈性:只要你有心罵某個女性「破麻」,不需要等到他跟十個不同的人上床,光是他在社群網站上有好幾個異性好友,都可以成為理由。當社會讓女性更需要「潔身自愛」,女性就更容易受到性羞辱、更容易在發生不幸的時候被「譴責受害人」。

「渣男」預設的是一般人都會接受的觀點:欺騙不ok,就算你正在實踐開放式關係,恐怕也不會接受欺騙;而「破麻」預設的觀點不但限制女性自由,而且這種限制很有彈性。示意圖。 圖/路透社
「渣男」預設的是一般人都會接受的觀點:欺騙不ok,就算你正在實踐開放式關係,恐怕也不會接受欺騙;而「破麻」預設的觀點不但限制女性自由,而且這種限制很有彈性。示意圖。 圖/路透社

限制女性自由不但糟糕,而且在現況下還是一種不平等的糟糕。我們很難想到用來辱罵「不潔身自愛的男性」的詞彙(我們可能甚至難以理解,說男性不潔身自愛是什麼意思),硬要找,也恐怕只能找到一些不確定到底是在辱罵,還是在稱頌其性能力的詞彙,例如「種馬」。在性方面,社會對男性和女性顯然有不對等的看法。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並不是在主張「社會既然有詞彙來罵不檢點的女性,也應該要有詞彙來罵不檢點的男性」。這種不對等值得重視,是因為它讓世界上佔據一半人口的男性,因為自己並非眾矢之的,而不容易意識到女性在這方面的困境,並容易認為「現代社會男女已經很平等了」、「是女生想太多」。

當然,用任何詞罵人,都有可能「罵錯」而出問題:被你罵「笨蛋」的人搞不好很聰明,被你罵「渣男」的人其實沒有劈腿,只是大家誤會。然而比起「渣男」,「破麻」在使用上多了一層不管如何都會出現的問題:我們每次用這個詞來罵人,都是在加深和肯認「不『潔身自愛』的女性是差勁的」這樣的想法,進而讓女性落入更差處境。

概念背後的東西

我們使用概念,一般不會去想這些概念背後有哪些東西。但是概念背後往往有東西,這些東西有時候讓概念能產生功能,有時候讓魔鬼安身。

「勤勉」看起來是好東西,但是在分配不均機會不平等的社會就不是;「禮貌」看起來是好東西,但是在可以用禮貌來把人噤聲的社會就不是;「渣男」和「破麻」看起來是差不多的罵人的東西,但考慮其價值觀預設,其實不是。思考概念背後有哪些東西,可以讓我們更了解自己在想什麼和在講什麼,避免成為自己不期待的人,促進自己不想要的社會。

*感謝Kevin Huang、陳紫吟、Chun-an Chan和Chen, Ching-Ray給本文初稿的諮詢意見。

思考概念背後有哪些東西,可以讓我們更了解自己在想什麼和在講什麼,避免成為自己不期待的人,促進自己不想要的社會。示意圖。 圖/路透社
思考概念背後有哪些東西,可以讓我們更了解自己在想什麼和在講什麼,避免成為自己不期待的人,促進自己不想要的社會。示意圖。 圖/路透社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