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胖子」坐捷運多佔半個位子,有道德問題嗎?

圖/取自肉彈甜心
圖/取自肉彈甜心

這幾天,數百則留言湧入討論胖子生活的臉書粉絲頁「肉彈甜心」,這些留言包括:「姐妹齊心,三百公斤」、「解決的方法就是你他X的去減肥」、「真的是世風日下,現在的人怎樣做胖子也不知道了,胖子就是用身型逼走其他人然後扮作羞愧爽坐兩個位,得了便宜又賣乖,裝作受害者,吃屎去吧」,還有人tag朋友,邀請他們「來看看這腦滿腸肥的邏輯」。

這些人這麼生氣,是因為肉彈甜心貼了一張照片:肉彈甜心的作者Amy和馬力,並肩坐在捷運的三人份座椅上。如果你是精於計較捷運座椅使用效率的人,不難看出他們兩人雖然只各覆蓋了1.3個座位,但剩下的0.4個座位空間,顯然也無法讓別人用了。

藉著照片,肉彈甜心試圖討論我們在公共空間「收納」自己來配合別人是多麼困難、勉強,不過這些文字沒有得到什麼迴響。從海量負面留言來看,多數人主要在乎的是:

他們怎麼可以多佔半個位子?

要合理批評胖子在捷運上多佔位子,我們必須證成:在一般情況下,一個人只享有在捷運上使用一個位置的權利,任何額外使用,都是侵犯了別人的權利。這聽起來滿直覺的,台北捷運的座椅雖然不是一個一個單人椅,但椅面突起的設計,顯然區隔了你和你旁邊的人可以放屁股的地方。然而,用現有的椅面設計來劃定人有權利使用的範圍,真有道理嗎?

不是殘缺,而是社會不友善

政治哲學領域,關於「平等」概念的重要文獻〈What is the Point of Equality?〉裡,哲學家安德森(Elizabeth Anderson)指出,當我們基於平等考量,考慮各種為了少數「障礙」(disability)族群而設計的便利措施,我們不應該認為這是為了補償那些障礙本身,而是為了去除「社會如此建構」對那些族群造成的不便。

這個洞見重要,是因為安德森提醒我們,如果討論的是社會該如何安排,就應該用社會脈絡來看殘缺。在社會上,障礙並不註定帶來不便,而是端賴我們是否把社會設計成對障礙族群不利的樣子。色盲的人過馬路會遇到問題,是因為紅綠燈對色盲不利。輪椅族沒辦法進大廳,是因為門口的階梯對輪椅不利。

各種通用設計可以解決或舒緩色盲和輪椅族的問題,讓他們獲得接近一般人的自由去使用公共設施,增加社會平等。在公共設施上,如果我們不選擇通用設計,代表我們選擇把社會設計成對特定族群不利的樣子,當他們就此要求修正,安德森主張,這種要求並不是要我們施捨他們什麼,而是要我們去除我們原先加諸在他們身上的枷鎖。

目前社會不認為肥胖算是障礙,你不會因為肥胖直接領到身心障礙證明。不過你不需要是障礙族群,也有機會被社會找麻煩。有了安德森的眼光,我們可以更公平地看捷運座位安排的問題。

胖子需要多坐半個位子,這讓可坐的位子變少。但是為什麼胖子要多坐半個位子?是因為把大腿放在座椅之間的突起部分很舒服嗎?當然不是,胖子要多坐半個位子,是因為位子被設計成對胖子不利的樣子,讓胖子付了錢上捷運,卻沒辦法像一般人那樣舒服坐著。

這就像紅綠燈沒考慮到盲人、階梯沒考慮到輪椅族、男女公廁沒考慮到跨性別。社會在設計通用設施的時候沒考慮到少數特殊情況者,這聽起來是社會應該要檢討,而不是他們要配合社會。

當然,說社會要檢討,並不代表我們就應該要把捷運的座椅再改大一些,讓一個胖子一個坑。如同許多討論者指出的,台鐵區間車的座位是沒有顯著區隔的長椅,大家排排坐,隨時互相體諒挪挪屁股,不會有誰佔了多少個位子的問題,也不會因為不得已佔據額外座位,而被幾百則留言謾罵。

當然,如果在某些地方,我們真的認為別人可以合理要求胖子為自己佔用的空間多付點代價,也可以讓它變成一種選項,例如私人航空公司商務艙裡的寬敞座椅。

幹嘛不減肥?

或許有人會指出,肥胖並不像其他障礙別難以改變。考慮到這一點,我們好像比較有理由可以主張說,胖子不能一直叫社會配合自己:如果你可以努力一些讓大家不用配合你,不是很好嗎?

我的三個回應:

首先,肥胖不見得是人的選擇。肥胖的可能原因有很多種,不見得每一項你都可以自由控制,例如基因、內分泌等等。有時候,肥胖是某些藥物的副作用,這時候說肥胖是人的選擇,等於是在暗示,這些人應該為了避免肥胖而停藥,忍受疾病的痛苦。

再來,肥胖之外,其實有很多會讓人佔據更多捷運空間的情況,真的是當事人自己的行為造成的,而在這些情況下,我們反而不會有一樣的抱怨,例如:

  • 玩滑板摔斷腿所以需要坐輪椅。
  • 把自己練到像館長那樣壯。

如果你譴責胖子佔用額外公共空間,但是對於輪椅上打著石膏,害其他四個人無法上車的人卻沒意見,可能代表你其實不是真的在乎人是否用了額外的空間資源,你可能只是純粹不喜歡胖子。

最後,假設你主張胖子應該配合社會減肥,讓可以坐的椅子變多,是因為你認為運送效率很重要,那你好像沒理由停在這。你大可以進一步主張拔掉捷運座位,叫那些體弱到沒本事站著搭車的人去鍛鍊自己,讓大眾運輸可以載更多人。然而,我們不會這樣做,因為身為聯合國幸福報告的東亞第一名,運送效率不是我們唯一重視的價值,要讓人舒服地坐車,多付半張椅子很划算。

話說到底

要論一個人在世界上對其他人造成的負面效應,肉彈甜心底下那些羞辱、嘲諷、幾近仇恨的發言對肥胖族群造成的傷害,應該遠高於一個胖子一天多使用幾個公共座位對社會造成的傷害。如果真在意人造成的負面效應,我認為,這些人應該做的是訓練自己的同理和對社會的理解,不是上網留言。

我們的捷運空間很夠,但對別人的容忍則不足。

*感謝 Sora Wang、PTK、Yi Wen Wang、木筱言、Vi-Naita Begonia、Kention Lin、HH Wang 閱讀本文初稿並給予諮詢意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