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永遠的0》:小確幸對軍國魂的逆襲

圖/明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圖/明采昌國際多媒體提供

《永遠的0》(The Eternal Zero)是日本十年來賣座冠軍,也先聽到很多好評,真的去看了有點落差,也覺得144分鐘至少該刪去40分鐘,配樂少二分之一,節奏與懸念會更好。

首先要說,這企劃還是難得,軍國思想的主旋律論述下,日本能推出反戰思維的小說與電影;沒看過原著的觀眾,都可以明確感受到主角宮部久藏(岡田准一飾演)簡單到不行的信念:「想拼命活著回去看家人。」

透過外孫和外孫女兩人,一一訪問外公同時代戰友,慢慢還原逝者的真面目,這手法並不新穎。訪問進展過慢,也讓我有點不耐。因為很明顯已猜到,那被稱為天才零式戰鬥機的駕駛員,絕不可能是普通懦者,必有一番隱情,而且會在結尾被平反成為英雄。

但我失落的,也正是因所謂的隱情其實太單一、太純粹,就是因為「想拼命活著回去看家人」。

片中同儕罵他懦夫,在我看來還客氣了,在那時候(以及全世界很多地方,到現在也一樣),一個職業軍人不肯壯烈犧牲,以家人小情小愛為繫,會被罵「不愛國」、「叛國」、甚至不只是被打、應該會被關禁閉、調職或起訴吧?

甚麼「覆巢之下無完卵」、「皮之不存,毛將焉附」、「沒有國哪有家」,我們聽來一點都不陌生,「你還是不是中國人(台灣人、日本人...)!」聽來也很耳熟吧?

所以我說片中同袍這樣數落或鄙夷他,非但有理,甚至到現在都可能是很多愛國愛黨愛單位的人,「義無反顧」會做出來的事。

本片對人道主義有著墨,可是對體制的批判嫌淺,宮藤後期面對一手訓練出青年學生卻白白擔任特攻隊送死,痛心憂鬱到乾脆也一死了之,很具戲劇性,但這行為完全稱不上對軍隊或國家的「死諫」,在編劇動機塑造上,反倒強調了他臨機一念拯救學生大石賢一郎(染谷將太飾演),好替自己代償照顧妻女這部分的浪漫情懷。

這時還要讓男主角喃喃說著:未來的日本會是怎麼樣的日本呢,你們這些優秀的青年該為戰後日本做些甚麼吧......我覺得只是落入熟悉的大和魂集體主義咒語。

明明讓主角軍職期間,好長一段時間脫出樊籠,當了長官、同袍與部下眼中的異己,可最後一場戲,讓宮藤露出俯衝即將成功的壯烈微笑,其實不符合我內心被編劇鋪排已久的主角個性;彷彿原先他一路反對殺人與被殺的生命哲學,在最後一刻完全輸給了技術本位達陣的快感(看吧,我躲過美軍射擊,可以比其他失敗的特攻隊成功抵達敵艦,這一生的功夫也算獲得最終驗證,我也可以安息了……)。

這,滿難說服我。這,算不算晚節不保?如作家木心揶揄:「蘇格拉底到最後,說了一句千古流傳的不良警句,託朋友還個愿心,欠神一隻雞。」

總在想:如果是我(或是我寫主角),會露出臨死前怎樣的複雜表情?我是清明的,還是墜落昏沉混亂呆滯的?是武士道一般的壯烈,還是自覺一生不過如小丑賣藝變節的瘋狂?

這,是否也偷偷透露出,儘管全片利用男主角端出小確幸信念,以證明「反英雄也是英雄」(或者,才是英雄?),作者還是無法忘情謳歌:暴力是必須,也是,一種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