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誰弄誰?JYP與中共的神鬼交鋒

在2016大選前夜十點發生的「子瑜事件」,各方都認為是對藍軍已經糜爛的選情補上了「最後一槍」。王金平也指出國民黨黨內評估此事讓藍軍再失五六十萬票。

隔了半個月後的現在,若我們再來回顧這個事件,還可以看出什麼呢?雖然多數人已把目光移開,但這事件的「實質」且「長遠」的影響,或許是從現在才開始發酵。

這個事件的主角,包括了在韓國發展的年輕台灣藝人周子瑜,以及其經紀公司,在韓國屬於上市企業的「JYP」。多數台灣人解讀這個事件,是從「黃安」大量檢舉「台獨藝人」的事件入手,但要看穿這個事件的本質,其實應該由「韓國偶像工業」的角度切入。

韓國的流行娛樂產業與台灣有非常大的差別。大約是從2004年之後,他們已成功把流行音樂偶像的產製過程「工業化」。台灣十幾年來都還是靠周杰倫等人的「手工業」撐起音樂產值,但韓國早已用集團作戰的格局,建立起龐大的人才庫、資金流,與技術創新模式。

這樣產業規模需要夠大的市場來養活,而光憑韓國五千萬人的消費力,仍不足以支撐起有國際競爭力的產銷體系。但市場在哪?除了韓國之外,誰聽得懂韓語呢?

與台灣只看到華人市場就滿足的心態大不相同,韓國早在二十年前就開始亂槍打鳥,只要有機會發展的地方,就都去試看看。他們在2005左右開始打入日本市場,2008年之後發展遍及整個東亞,甚至嘗試進軍歐美。

雖然真正能獲利的地域不多,目前「韓流」也非常仰賴中國市場,但他們已經成功突破語言的限制,把流行音樂產業鏈的觸手伸入多個亞洲國度之中。

韓國音樂產業打入他國的策略之一,就是在自身的偶像團體內加入能說外語或不同國籍的成員。純就JYP公司而言,他們上一階段的女團,也有兩名中國籍的成員,男團之中也有泰國人。而其他公司的女團中,也存在台裔的成員。

這種國際化策略,當然會牽扯到政治矛盾。先不論中台關係,現有韓國偶像團體中也有不少日本人,多數當紅團體也會去日本發片。碰到日韓的政治衝突(如獨島竹島爭議),也會有難以兩面討好的困境。

多數韓國經紀公司解決日韓政治衝突議題的策略,都是站在韓國本位的立場,但儘量讓發言簡短,或甚至不發言,寧願挨罵也要保持低調。他們已有一套可行的政治議題危機處理模式。

周子瑜事件當然相對特別。她所屬團體的非韓國籍成員,在2015年底參加一個當紅的網路電視節目《我的小電視》,其中有一幕是成員各舉著出身國的國旗。這本來沒什麼值得一提,因為韓國就算是無線電視台,也都會大方的播出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不過後來的發展正如各位所知,上述畫面的截圖,很快速的被中國網友炒作為台獨的符號。

因為中國網民揚言抵制該偶像團體,中國政府也開始限制JYP旗下藝人於中國的活動,所以JYP才由「書面聲明」快速「升級」為「道歉」,即造成台灣各界震憾的道歉影片。

先不談什麼「陰謀論」,JYP的策略其實相當簡明:你中國政府要用這種方式「弄我」,那我就用你們的方式「弄回去」。什麼意思呢?

中共對一個中國的堅持,放在政治的領域中,就是官話,可是放到一般場域,甚至是放在流行娛樂界,就是「鬼話」了。政治語言沒辦法進到其他場域,因為其本質就是政客縱慾的表現,是醜陋的。只有在政客之間,政治語言才能取得一種美學與道德的抵銷、均衡。「一中各表」就是這種抵銷、均衡。

因此,JYP的最佳反擊方式,就是由他們塑造的美形偶像親口講出這類政治語言,這政治語言就會顯得異常古怪、醜陋、臭不可聞。

中共很清楚周子瑜唸稿所帶來的負面效果,但JYP要做得這麼「用力」,他們也沒皮條,因為這種話語本就是他們一天到晚耍假掰的用語,現在人家照唸了,你能怎麼辦呢?你中共怎麼可能責怪JYP呢?

這種政治語言,本來就是用來騙騙自己人,但流行文化與偶像是跨國產業,是走國際共通的價值標準。你拿個政治框框架上去,逼偶像講鬼話,那死的不見得是對方企業,反而會讓自己難看。

對於JYP來講,這事對他們沒有太大損傷。他們所屬的其他團體,於中國有固定的迷妹市場,營業額變化不大,你中國人抵制也沒差。至於周子瑜所屬的團體才剛起步,也沒什麼好損失的。

因此,事件發生後,有台媒稱周子瑜「恐」被退團,就話就外行了。JYP不是只有中國市場,而這個女子團體是新人,成本低,光靠韓國也可以生存;更何況JYP已經照中共的標準政治語言來走,中國也不得不放他們一條生路。不然以後誰要講「鬼話」?

那JYP有何損失呢?台灣市場?他們本來就沒什麼台灣市場,而且這樣一搞,說不定反而還「搞出」台灣市場。

因此,最近開始有周子瑜快快樂樂上節目的畫面傳出來。這女孩不是飽受韓國與中國打壓嗎?怎麼看起來像是個沒事人那樣開心?

因為她本來就沒事,為何要不開心?這整個事件下來,就只有泡在政治語言中的中國人會不開心而已。中國人當然可以阿Q的覺得自己贏了,但大家都知道,在「真實的世界中」誰才是輸家。

我過去開設流行文化分析的課程時,大概會以一個小時來談JYP的公關與包裝技術。因為該公司在音樂性與人材選拔方面越來越與市場主流脫節,所以他們必須以更強的公關能量來包裝自身的「產品」。

有些評論者認為,JYP在事件發生之初的表現「荒腔走板」,但企業經營看長期效果,若JYP真的策略錯誤,那包括周子瑜在內的這些JYP「產品」,是「回不來的」。但「他們」在半個月後的現在,看來是活得好好的,活得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這就是公關策略有效的實證。

相對來說,在台灣,「一個中國」的話語,倒是因此被「放水流」了。中共的政治表述,放在自己封閉的國內沒有問題,拿到兩岸之間,或許也可以壓迫部份台灣人接受,但放到不同的領域中、放到國際的開放價值平台,就完全變謬論了。

在過去,台灣人也受到中共的影響,認為兩岸問題是種「內部」、「政治」事務,有其特定的,不可侵犯的價值標準。但周子瑜的道歉影片開啟了一道大門,把政治話語拿去依其他領域的價值標準檢視,這讓政治的「神聖性」開始崩解,政客的嚴肅話語經過再表述之後,成為低俗的笑話。

政客擬定的價值標準不會是正確答案,人性的共通部份,才是真實的價值標準與基礎。當周子瑜把政客的話語重述一遍時,不是讓她成為政治的附屬品,反而是讓政客看起來像白痴。

這或許才是周子瑜事件最大的影響,也是政客真正麻煩的開始。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