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一秒成「聖賢」?比道德自我沉迷還嚴重的事

這些自賢自聖者的生活是「支離」的,如滿口婚姻價值來反同,結果自身家庭狀況引人側目...
這些自賢自聖者的生活是「支離」的,如滿口婚姻價值來反同,結果自身家庭狀況引人側目。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作為倫理學研究者,總是會碰到諸如「有能快速培養品德的方法嗎?」「有沒有哪條道德規定是萬用又很容易做到的?」「在亂世之中有必定能成為好人的方法嗎?」這些問題答案其實再明顯不過,就是「沒有」。如果有的話,那也不用花時間研究倫理學了。

的確有很多人抱持這種「信念」,認為一定有快速成聖、成賢的方法,甚至認為這方法已被他們掌握。雖然這想法幼稚得有點危險,但在台灣人之中卻頗為常見。當台灣人自覺站上「道德置高點」時,像是認為自己信了基督,又或是支持台獨、主張統一、主張環保、主張有機無毒,主張任何一種感覺好像很稱頭的「高價值」意識形態,自己就會變得尊爵不凡。只要「站上去」,就成為聖賢了。

我曾經多次談過「道德自我沉迷」的現象,而在本文中,我要轉個角度,來看這種「自賢自聖」的社會現象。當這種現象越來越常見,或許代表社會存在著比道德自我沉迷更嚴重的危機。

自賢自聖:錯都別人的錯

不論是信東方宗教或西方信仰,在傳統宗教信仰者之中,通常都可以看到這種「自賢自聖」的人,而且他們還自認是「速成」的,也就是一信了這種教之後,自己就一秒變好人,或是一秒變智者。這種想法讓當事人失去正常的批判思考能力,也讓他們減少自省的行動,或是以非常古怪的方式進行自我反省。

像是反省之後的結論,總是「錯在別人身上」,或是「自己固然有錯,但別人的錯更嚴重」。各主流宗教信仰的正統形式當然不會持這樣的主張,也不希望信徒變成這樣的人,但有時基層工作人員為了「招生」,也顧不得這種細節,先把人弄進來再說,讓他們一進來就能獲得滿足感,之後再試圖慢慢改變這種自滿、「自高」的態度。

現在許多宗教團體就只是在招人,並未投入後續的改善工作,有時還搞到整個團體都是這種自賢自聖的人,人人都「覺得」自己(或自己人)比外人聰明且善良,也就形成一個強韌的同溫層,更加抗拒外界的質疑與批評。

生了這種病的,不只是傳統宗教信徒,因為台灣人真正主流的信仰,其實是政治。在「政治基進派」或所謂的「深藍」「深綠」之中,不少人也有明顯的「自賢自聖」情狀,他們不太自我反省,把時間都用來檢討别人;檢討別人的內容,也不是論理,都在檢討對方「沒有我純」,是拿自己的信念當做唯一的標準。

其中最神秘的現象,就是認為喊喊台獨,自己就會成為聖人;又或是大談中國的先進部分,自己就會是智者。他們沒做什麼好事,也不用創造價值,只要講一講,單靠嘴砲就能成為了不起的人。至少比不願嘴砲的人了不起。

這看來是比傳統宗教信仰中的自賢自聖者又差了一層,因為傳統宗教信仰至少有點儀式,就算水仙開不了花,也會「裝蒜」一下,但這些政治信仰者單純就是「一直嘴」而已。在他們的「努力」下,不論是台獨或統一,都沒有往前推進的跡像。然而他們又往往把這種失敗解釋成其他人缺乏信仰,連和他們「一起嘴」都不願意,才會讓他的聖賢之道如此孤單,也讓台灣缺乏方向,走向墮落與沉淪。

這種自賢自聖的現象充滿了腦補,就是信了一套價值觀之後,就自以為比旁人高出一等,講的都是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恆言,光是講講就功德無量,其他什麼事都不用做。

自賢自聖的道德病根

但要做好人,做好事,絕對不會只有「信一套價值觀」這種如此簡單的解決方案。價值觀只是起步,重點是如何透過行動,在自我價值體系之下創造出更多的價值。

雖然說話也是一種行動,但這些嘴炮統獨派講得也沒啥新意,更缺乏建構共識的能力,難以說服不同價值體系的人。嚴格來講,他們之所以講一堆統獨,也不是真正想要推動統獨,單純只想證明自己是個聰明的好人,而「別人」都又笨又壞,不肯學習,未潛心悔改。

這就是「信我者得永生」,但當事人並非真神,只是普通人。這道德問題比道德自我沉迷還嚴重:道德自我沉迷者會堅持某些善行,像是堅持環保而狂熱的投入生活中的各種節約與資源回收;道德自我沉迷者也會對其他人持批判立場,但他至少有做一些實事,也會批判自我,並以此為行動力量。但台灣的自賢自聖者呢?講的都是別人。

這類人的道德病根並不在於他們各自所持的意識形態,而是在於「一招成聖」的這種想法。在傳統宗教信仰中,的確有「一念成佛」「悔改即得救」的說法,但此修練功夫絕對沒這麼簡單速成。

若想「以德服人」「展現大智慧」,那就該以實際的卓越行動(包括德行與智性),來體現自己信奉的價值觀到底是何處厲害,讓他者覺得這一套好像真有點道理,而去慢慢親近,進而接受這種價值系統。你一劈頭就強調自己很懂、很好,別人都不懂、不好,正常人的反應,都會是「你什麼東西啊?」

這些自賢自聖者的生活是「支離」的:做為一個環保主義者,自己的生活品質卻引人反感;滿口婚姻價值來反同,結果自身家庭狀況引人側目;講說中國是夢想新天堂,可是一直都在領台灣人民的稅金;堅持台獨主張,可是除了貼了一堆貼紙之外,現實生活比前一種人還廢。這些「聖賢」,到底是想說服誰?

不論是好人或好事,都是要做,不只是講講就好。老是講講就自以為超人一等,那就只會是自身理念的最爛代言人。台灣近年社會風潮的轉變,其實都不是因為有什麼人獨領風騷,多數是因為代言人太爛,而造成一種意識形態的衰退和毀滅。這種情形已經多到不需再特別舉例,你,還不悔改嗎?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