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當宗教團體可以繞過政治獻金法

最近有些與宗教相關的政治事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宗教團體領頭發動的「反同三公投...
最近有些與宗教相關的政治事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宗教團體領頭發動的「反同三公投」。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最近有些與宗教相關的政治事件,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宗教團體領頭發動的「反同三公投」,其次就是宗教政黨的候選人,就算不用初選,也在投票的半年前即已展開選戰動作,比各普通政黨還要熱血。此外,在管理宗教團體金流的《宗教團體法》遲遲無法通過的狀況下,政府企圖改依《財團法人法》來管理,卻仍遭到宗教團體的頑抗。不幸的是,在部分立委配合起舞的狀況下,該法極有可能再次將宗教團體排除適用。

《財團法人法》的立法原由之一就是要防治洗錢,因此外界多將此解讀為宗教團體「將成為台灣的洗錢黑洞」,但換個角度來看,宗教團體在此案中展現出強大的關說力道,也代表他們擁有的「資源」已非常雄厚,可輕易壓過行政官員的意願,直接改變大政方向。

若與前兩事件(公投與展開選舉)連結,更會發覺這「黑洞」比一般百姓想像要來得大。普通政治人物要投入選舉或發動公投,其「金流」會受到政府相當程度的監控,即便一些「逃漏」空間,但隨著數據電子化與勾稽制度越來越健全,走偏門的成本不斷提高,多數政治人物對於政治獻金也就日漸傾向「一切依法辦理」。

這當然會讓政治人物過得或選得比以往「簡樸」,但他們一轉頭,卻看到「實力雄厚」的宗教團體候選人或政治活動者,他們可以從宗教團體調借大量資源,卻完全繞過相關法規的限制,不受政府監控。這就不太公平了。

不受控的宗教團體與其危機

普通公司或財團法人要支持特定的候選人或推動公投,總是會有出現在帳上的部分,而他們也都會受到主管機關的監控,年年要進行申報並接受查核,就算閃得過一時,也很難閃得過一世。

而宗教團體不但帳務多半未受政府監管,許多團體的內控也做得很差,公私產不分,帳目更常止於「家庭記帳簿」的程度,只要「自己人」沒意見或沒發現,就可以矇混過關。

特別是在現金與高價禮品(黃金)的收受上,宗教團體有「香油錢」或「自由樂捐」這種查不到來源的收入管道,更能輕易打破政治獻金小額匿名捐款的限制,為有意涉入政治的宗教人士大開方便之門。

這種不公平並非現在才有,過去宗教團體就是政治人物最強大的支持者之一,但在其他資金來源受到法規限制而越來越「衰弱」時,宗教團體的影響力也就自然會被放大,並產生越來越強的政治壓制力。像是先前宗教團體法立法與同性婚姻修法的過程中,就可以觀察到宗教團體的巨大動員能量;而去年底的黃國昌罷免案,更是宗教團體與政治人物的直球對決,其所展現的選舉實力,已不輸給任何一個普通政黨。

而在「公投」這項目上,此類不公平就會更加明顯。公投制度的設計,原本是要讓民眾足以抗衡政治人物與政治團體,所以對於相關經費是持開放的態度;但百姓通常沒什麼錢來推動公投,就算是有錢人,其資金也會在其他領域受到政府監管,因此要推動連署與宣傳活動,並沒有想像中容易。

像是若要用公司的錢,就會被國稅局追殺;若要用財團或社團法人的錢,又會被主管機關質疑與設立宗旨不符,因此多數的公投案,最後往往又回頭用政黨或政治團體的錢,或是運用大量的志工。但就算是用政黨的錢,還是會在政治獻金法的管制之下,而政治獻金募款不易,各政黨會傾向將之優先運用在選舉與人事行政運作,不太願意將資源分給公投。

但宗教團體在推動選舉或公投事務上,就沒啥困難了,也不用擔心會被政府「抄家」。這會讓兩者的實力落差越來越大:宗教團體將可輕易打敗其他非宗教的政治勢力,並且將階段的勝利成果轉化為次階段的法律保障(或規避法律管轄)。

現在已經可看到宗教團體在立院的強勢關說,即可視為這種不公平競爭不斷強化的具體結果。而且不只是宗教團體本身的政治影響力變大了,許多政治人物更「西瓜偎大邊」,自詡為特定宗教代言人,或是與宗教團體結合以擴張影響力。如果局勢一路傾斜發展,會造成什麼樣的問題呢?

最明顯的惡性結果,就是「法律道德化」或「法律宗教化」。一開始宗教團體只是想避免其金流被監控,但達成目標之後,他們就有比其他各方更強大的政治銀彈,可推動將其特定信仰或理念入法,並破壞啟蒙運動以來的理性民主共和體制。

去年底的黃國昌罷免案,是宗教團體與政治人物的直球對決,其所展現的選舉實力,已不輸...
去年底的黃國昌罷免案,是宗教團體與政治人物的直球對決,其所展現的選舉實力,已不輸給任何一個普通政黨。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法律宗教化的現在進行式

上述這一切並非「預測」,而是「現在進行式」。台灣已有越來越多的宗教團體堅持把自身的道德觀點或信仰立為法律,並用來禁止、排除不同信仰者的基本權利,或是想辦法混入教育體系,將自身信念灌輸給非信徒的下一代台灣人。

雖然宗教界人士通常樂見自身理念成為舉國共同的意識形態,但這種「一元」做法不但會扼殺國家的發展可能性,該宗教團體自身也可能成為下一階段的受害者:當所有非宗教的政治團體都被消滅了,接下來就是宗教團體之間的自相殘殺。現在得意洋洋的是基督教團體,但如果佛教或民間宗教團體也展開立法或修法,將其信仰強制入法,那只佔人口數6%的基督徒,會有勝算嗎?

別說這不可能。許多曾經接受啟蒙思想並包容多元價值觀的亞洲國家,近半世紀在特定宗教團體取得政治權力後,先後轉變成為壓迫式的一元意識形態體系。這種宗教對政治「滲透」一旦超過某個臨界點,將會快速成為難以逆轉的集體悲劇。

台灣有信仰的自由,宗教團體也當然可以參與政治並爭取自身的合法權益,但前提是在公平競爭的狀況下,與其他競爭者受到相同的法律限制;現在宗教團體可以爽爽的繞過政治獻金法規,這已經是不公平,而這不公平,又會引發一連串的政治問題。

我個人認為,不論是以《財團法人法》來進行管控,或是針對《政治獻金法》或《公民投票法》進行補強,都是可行且應該立即著手進行的解決方案。

然而,正在吸宗教奶水的政治人物已經太多,是否來得及在超過臨界點之前踩煞車呢?就看意識到這問題嚴重性的台灣人到底有多少了。

台灣已有越來越多的宗教團體堅持把自身的道德觀點或信仰立為法律,並用來禁止、排除不...
台灣已有越來越多的宗教團體堅持把自身的道德觀點或信仰立為法律,並用來禁止、排除不同信仰者的基本權利。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

留言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