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網友:
為確保您享有最佳的瀏覽體驗,建議您提升您的 IE 瀏覽器至最新版本,感謝您的配合。

谷阿莫來宣傳紅樓夢的話:我今天要講一個一群工具人加一群宅男女神的故事

圖/新華社
圖/新華社

新北市府文化局日前為配合新總圖書館開幕,打算請文人楊照選出一些經典,再由網路名人谷阿莫以五分鐘來介紹其內容,以吸引年輕人閱讀這些書籍。

但這做法受到楊照強烈的反彈,他認為這種媚俗心態只會毀了經典,讓台灣更膚淺。他也指出政府官員該好好思考自己的責任。

這個案子最後不了了之,但楊照的強烈反彈,也引起藝文圈與影評圈的討論。多數人認為的確不應用谷阿莫粗淺或負面的方法來處理經典,可能導致年輕人的誤解。但也有人主張透過谷阿莫的人氣和幽默的表現方式,年輕人至少會願意翻翻經典,不這樣做,根本連翻都不會翻。

我認為這之中存在一些「目的性」上的混淆。新北市府想要的是「讓更多年輕人翻翻經典作品」,而楊照和其他批判者所想的是「讓更多年輕人依我們設定的方式來翻翻經典作品」。

前者其實是「宣傳」,後者是「教育」,這是兩回事。但問題就在於,很多人不清楚這是兩回事。

新北市政府請楊照,看來是希望透過他的學識專業找出最適當的文本,然後由「宣傳」技術較專業的谷阿莫來操刀。文人們當然可以不配合,也可以認為這種「宣傳」不合他們對「教育」的期待。

但他們又要如何「讓更多年輕人依他們設定的方式來翻翻經典作品」呢?

我們的國文課從小到大,用學院派的「教育」專業技術「宣傳」了那麼久,成效如何?

如果有用,那新北市政府就不用走「媚俗」路線了。

我自己算是一隻腳踏在學院之中。常有哲學外行人問我們一些專有詞彙或人物,並追問該從什麼書讀起。許多前輩大師總是像這樣回應:「海德格?那《存有與時間》一定要看完。看過再說。」

我認為這種建議實在是爛透了。全台灣哲學系的教授,幾個人有自信說:「我把德文版《存有與時間》看完了,也清楚裡面講得是什麼!」把自己都看不懂、看不完的鬼東西拿去當答案,「于汝安乎?」

隨便去找個哲學漫畫來看,培養初步的興趣與概念,再慢慢進入到純文字、學術書,最後掌握原典,不是比較好嗎?

你先看了《超譯尼采》或是超渡尼采,有了對尼采的興趣後,再去看尼采的原著,才發現原來超渡尼采寫錯了。這樣有什麼問題?這不就標準知識證成的過程?

一下丟出大部頭的東西,把人家嚇跑,然後在那「台灣人都好淺薄呦!」「台灣人媚俗哦。」「台灣人就是不懂要靜下心來讀書。」這只讓人想到「知識份子的傲慢」這幾個字。

或許這也不到什麼知識份子的傲慢,只是一種「阿宅心態」:「我們對這最專業了,這是我們私藏的秘寶,你們要接觸這個領域,一定要我們認證哦!」

很多迷二次元動漫的人,也認為外人的「髒手」不能隨便伸進他們的領域,因為「外人心中沒有對作品的愛」。

愛?

不是找「大師」「宅中之宅」推薦,人家就會買單啦!那找幾個理工系所大教授強烈推薦微方和電磁學課本,你就會定下心來,喜滋滋的讀三個月嗎?

問題的重點是,該怎麼讓年輕人拿起「你覺得是好書的書」吧?年輕人要不要照「你設定的方法讀書」是一回事,但要讀書,總要先拿起書吧?

文人學者教了半天,勸了半天,甚至罵了半天,年輕人就是不會看書。但由年輕人的意見領袖出手呢?

谷阿莫如果真搞了個《五分鐘看紅樓夢》,開頭就是「我今天要講一個一群工具人加一群宅男女神還有一個專殺宅男女神的宅男擠在一個很大的豪宅玩老爺不可以夫人會看到遊戲的故事。」

粉絲在心中暗笑「啥小」之餘,轉手可能就按開一個瀏覽器分頁,搜尋可下載的紅樓夢檔案。

如果像紀卜心之流的高人氣網美發了篇:「我記得以前看紅樓夢,裡面提到有個村子會有很多大狗狗跑出來汪汪叫,大家覺得是什麼狗狗呢?」

除了三小時立刻衝到五萬讚以外,各國高中圖書館的《紅樓夢》可能就被借空了,預約還排到五十幾號。

而網路情愛作家也來個幾篇〈寶玉看穿黛玉是假處女?〉〈紅樓夢床上表現排名〉〈最萌的是薛寶釵〉〈寶玉是童顏巨乳控〉,多少也能帶動一波2D考據熱潮。

現在的問題不只是沒人深入,是根本沒人碰。根本沒人想碰,就更不可能有人深入。一堆高僧大德、社會賢達還在矜持,那也無妨,但你到底是希望這東西有人看,還是沒人看?

還是看這種東西,一定要照你的方法和理路去看?

別小看年輕人。他們解析文本的能力,在網路、電玩與新媒體的刺激下,其產出新文本的速率比許多學者還恐怖。他們只是不去處理你保護在手心的那些經典而已。

谷阿莫不是文人,沒有崇高的價值理念,處理文本的手法也不特別,但他擁有推送資訊的關鍵技術。宣傳當然可以不靠谷阿莫,但你們自己手中有宣傳的關鍵技術嗎?

要求人家尊重文學藝術專業的同時,你們有尊重別人的宣推專業嗎?

反駁之前,想想《三國演義》為什麼被日本人「割稻尾」「整碗捧走」吧。

 

留言區
TOP